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装绿茶招惹豪门大佬后我红了 >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周尧与人合开的度假酒店开始试营业,他邀请一伙人去玩。郁初也在受邀之列,可他想多陪陪郁心,打算拒绝。

  江洐野找人联系的脑科专家正好从国外进修结束,带着团队抵达国内后迅速安排郁心看诊,做了各项检查、研究以往病例之后,给了郁初一个“有希望”的回复。

  无论这个希望是百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九十九,郁初都满怀信心,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任何一点可以治好郁心的可能性。

  江洐野觉得这小事一桩,语气散漫:“把你妹妹也带去不就行了?”

  “这好像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那边环境不错,你妹妹不是喜欢画画吗,多去看看风景体验生活有什么不好?”江洐野劝他:“赵安缇也去,让她陪你妹妹。”

  郁初还在犹豫。

  “你总不能天天把郁心关在家里吧。”

  郁初听到这便不服气,反驳:“你这样说得好像我在虐待她一样!”

  “差不太多。”

  “......”

  最后郁初决定遵循郁心本人的意见,结果这小孩二话不说点头答应,显然是想出去玩肖想了很久。

  度假酒店位于H市,离景城不远,周尧特意备了辆设施齐全且足够宽敞的房车,保证各位“大爷”出行的舒适度。

  一车人里,郁心最兴奋,高兴得像个要去春游的小学生。

  到了酒店,已经是晚上,行李员上前替他们拎包。

  周尧计划周到,先是带大家吃了一顿好的,再各回各房好好休息。他给李明辙、彭滔安排的是单人房,赵安缇和郁心一间,江洐野和郁初一间。

  江洐野当即不满:“为什么我们两个不是单人间?”

  周尧冲他暧昧地眨眨眼:“你别装了,郁初在,你还愿意一个人睡?”

  郁心似懂非懂:“因为哥哥和洐野哥哥是好朋友所有要住一起吗?就像我和安缇姐姐。”

  郁初:“......”

  李明辙捧腹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你这么说也没错。”

  江洐野踹了他一脚,担心这人说话没遮没拦带坏小孩。

  “我心里有数。”李明辙做了个闭嘴的动作。

  江洐野本想重新去开间房,可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岂不是显得“不合常理”,难保周尧他们不多想,只好暂时作罢。

  赵安缇哄孩子很有一套,郁心很喜欢她,一股脑地跟着她走,连自己亲哥都不管了。

  彭滔幸灾乐祸地安慰他:“小姑娘嘛,当然不喜欢跟一群臭男人玩。”

  江洐野冲他脑门狠狠拍了一掌:“只有你臭。”

  “......”彭滔揉揉脑袋,“你开心就好。”

  周尧给他们订的自然是最顶级的套房,那张双人床大到能足足躺下两个江洐野和两个郁初。

  江洐野要在床上搞个分界线,威胁郁初:“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手动脚。”

  “为什么不可以?”郁初上前两步,“那岂不是浪费周总的一番好意。”

  江洐野瞥了他一眼,不搭理他,从行李箱中拿起一套新睡衣,径直走进浴室:“我先洗。”

  “哦。”

  郁初在屋里转悠了两圈,见院子里有私人温泉,便推开落地窗,走近看了两眼,没注意脚下,一不小心摔进了池子里。

  他迅速从水下冒出头,正好江洐野推开浴室门出来。

  郁初从池子中起身,单薄的毛衣紧贴身上,显出纤细的腰身,黑发湿漉漉地垂下来,脸上泛着潮红。掉下去的时候呛到了点水,他咳了两声,泛出点生理性眼泪。

  “你在做什么?”江洐野出声问。

  郁初觉得这事太过丢人,并不想多加解释,跟对方对视了一眼后便匆匆收回视线,低下头往里走。

  这模样落在江洐野眼里,则是□□,那不好意思的回避视线则被当成是害羞。他想:“灯还没关,这人就已经开始勾引我了......”他得冷静。

  郁初完全不知道对方脑补的这些玩意,他只觉得身上不舒服想赶紧去冲个澡换身干爽衣服。

  江洐野伸手扯住他的胳膊,又看了一眼温泉池,损他:“你还有穿着衣服泡温泉的特殊癖好呢?”

  “......”郁初无语,他扭头对江洐野笑,抓住衣服下摆,做出要立刻脱衣服的动作,说:“嗯,我还喜欢当着你的面脱衣服呢。”

  江洐野立刻松开了手,背过身去,沉着嗓子严肃道:“别闹。”

  郁初如他的愿,没跟他闹下去,闷声进了浴室洗澡。

  期间,郁初的手机一直在响,许是有什么急事,江洐野便凑过去看了两眼——是周尧在不停地发视频。

  手机未解锁,看不见具体的内容。

  江洐野:???

  大晚上的,周尧为什么要一直给郁初发消息???

  就很耐人寻味。

  生怕被绿光笼罩的某人十分迫切地想点进聊天详情一看,可又觉得趁着郁初洗澡偷看他手机,像极了狗血电视剧里主角寻找对象出轨证据的戏码。

  这一点都不酷,江洐野放下手机。

  可手机刚沾上桌面,那消息提示音又响了,还是周尧。

  有完没完?

  江洐野忍无可忍。

  他敲了敲浴室的门,说:“你手机一直在响。”

  郁初关掉水龙头,有点听不太清江洐野刚刚说的话,问:“你说什么?”

  “周尧给你发了几条微信。”

  “周尧?”郁初也挺纳闷,他和周尧自加上好友后,几乎没聊过天,这人怎么会突然给他发消息。

  他说:“会不会是喊我们出去?”但这大半夜的也不太可能。

  “不知道,他发的是视频。”

  “那你帮我打开看看吧。”

  江洐野就等着这句话呢,迫不及待地打开聊天界面,结果发现一连串都是不堪入目的“男性深入交流视频”。

  忍住想举报对方传播淫|秽色|情视频的冲动,江洐野发了个问号过去。

  “性骚扰?”

  周尧看见这条消息乐了,没想到郁初这人还挺会开玩笑,直接发了条语音:“好好照顾我们江少爷。”

  那声音带着调笑,落在声控耳里怕是还能得几句“耳朵怀孕了”的夸奖,然而对江洐野来说却是“这他妈说的什么几把玩意”。

  他直接用郁初的手机给对方拨了个语音通话过去,那头的人还挺惊讶,接起来:“郁初,是有什么不懂得要问我......”

  话还没说完,江洐野就开口:“傻逼,是我。”

  平白挨了骂的周尧:“我惹你了?”

  “你发这些视频什么意思?”

  “就一些新姿势啊,我发给郁初,还不是想让你们两更□□。”

  “你操心得还挺多。”

  “好兄弟嘛。”

  “滚吧!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再有下次我举报你。”

  周尧:???

  这人怕不是有病?

  这么“肮脏”的视频,江洐野并不想被郁初看到,正试图删掉聊天记录毁尸灭迹,然而郁初已经洗完澡出来,站在他身后问:“怎么了?”

  身上还带着好闻的沐浴露香味。

  江洐野毕竟单身多年,手速极快,瞬间就把十几条记录删得干干净净,嘴上回他:“没什么。”

  “周尧找我什么事?”

  “他说他发错了。”

  “哦。”

  江洐野盯着他:“怎么我说什么你就信啊。”

  “嗯。”郁初弯腰坐到床上,特别乖巧。

  江洐野也跟着坐下,拿了一个枕头放在最中间,提醒他:“别越界。”

  郁初觉得好笑,这未免太幼稚了点。面上,他委屈地撇撇嘴:“你不可以抱着我睡吗?”

  “?”江洐野关灯躺下,异常冷漠:“不行。”

  “我害怕。”

  “安保措施很好,也没有鬼。”

  郁初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揪着对方的睡衣:“到陌生地方我会做噩梦。”

  “别吵我。”

  “而且我有点冷。”

  “让服务员给你送被子。”

  郁初放弃与不解风情的直男沟通,闭上眼准备酝酿睡意。

  而身旁这人的手机忘关静音,没几分钟后,轮到他的手机叮叮叮的响个没完。

  又是周尧。

  江洐野憋着火气打开,同样是视频,只不过这次的封面却很正经,写着“泡温泉的十大注意事项”。

  考虑到旁边躺着的这人刚刚去温泉里“游”了一圈,江洐野还是决定打开这无聊的视频。

  “有非常多的小伙伴们喜欢泡温泉,它既可以放松心情消除疲劳,又可以活络筋骨减轻酸痛......”

  都是些常识,江洐野没了兴趣,正打算关掉,然而视频画风一转,音量也突然由小变大,变成了男人□□的□□,以及某个不可言说但懂自懂的撞击声。

  沉默。

  又沉默。

  郁初翻身仰起头,光明正大地偷看对方的手机屏幕,满是疑惑不解,开口:“我在你身边你不理我,但是却喜欢偷偷看这种片子......你好奇怪。”

  江洐野:“......”他并没有喜欢,也没有偷偷!这只是个恶作剧!

  郁初又仔细打量了一眼视频的主角:“我觉得我长得比他好看,你为什么宁愿看他却不愿意看我?”

  “......”

  “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可以告诉我,我不会嫌弃你的。”

  “不,我没有。”事关男人尊严,江洐野当即否认。

  郁初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他,显然不信他的说辞。

  暂时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江洐野:“......”我杀周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