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网王Ⅳ·终章]蓝色桔梗 > 第 67 章 花好
  千藤特意嘱咐龙马不要让迹部过来。

  因为她说蝶裳喝醉了,还不让迹部跟着,龙马以为蝶裳醉得不像样,又担心又着急,一个人驱车到了千藤说的地方,下车的时候还差点撞到人。

  龙马一路跑到千藤说的餐厅,走近房间时听到千藤的声音:“越前马上要来了,你别哭,别哭啊……”

  龙马一边听着一边焦急抬手开门就进去了,然而入眼的一幕却让他有点莫名。

  千藤跟哄小孩一样蹲在蝶裳面前安慰着她,这倒没什么,重点是蝶裳看起来有点怪。她并不像龙马想的那样酒品不好,反而是乖乖的坐在座位上。让龙马奇怪的地方也就是这里,蝶裳的坐姿非常规矩,腰背挺得直直的,膝盖并拢,手放在膝盖上。这个坐姿,严谨端庄,看着好像不像是喝醉酒的姿势。

  所以龙马进门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顿下脚步,他心里松了口气,但随即看到蝶裳眼眶微红,抿着唇无论千藤说什么她都不开口。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由得喊了一声蝶裳的名字。

  千藤猛地回头,一副得救了的样子。蝶裳也抬头,看到龙马,明显眼睛亮了一下,站起来朝他这边走过来,走了几步速度放慢,似乎是有点害羞,龙马一把把人揽过来,搂进怀里以后才托起她的脸细细的瞧,嗯,果然眼圈是红的,真的哭过了。

  蝶裳似乎因为自己的红眼圈而不好意思,不让他看,挣脱他的手,把脸埋进他怀里,然后不动了。

  龙马一愣,突然有点想笑,把人抱紧,也放了大半的心。

  千藤一脸歉意又焦急的跟他解释:“我真的没有灌她酒哦!就是一瓶日本清酒,她喝了不到一杯就醉了,刚才一直掉眼泪,说想你。”

  虽然他俩才离开了几个小时而已。

  龙马嗯着,眼睛一直看着怀里的蝶裳,他摸着蝶裳的头发,蝶裳乖乖的依然不动。龙马神色温和,听到千藤的解释浅笑了一下:“没事。”

  顿了一下龙马又说道:“迹部在外面等你,不放心你自己回酒店。你去找他吧。没事,蝶裳我来照顾就好。”

  一听迹部过来,千藤皱了皱眉,小声嘟囔:“不是不让他来了嘛……”

  千藤打电话时不让迹部过来是为蝶裳考虑,觉得小姑娘醉酒让其他男的看到不大好,更何况是迹部。千藤心思细腻,也知道迹部和蝶裳之间有点不对盘,所以就想等把蝶裳交给龙马后她自己搭车回去就好。

  迹部哪能放心。龙马也不可能让千藤一个人搭车回来,就让迹部在外面等着。龙马多少猜到了千藤的心思,可哪能让人家女孩子自己回家,现成的司机在这里等着呢。

  蝶裳给龙马照顾,千藤放心了,她把蝶裳买的衣服交给龙马,龙马瞄了一眼那个小袋子,也不问,谢过千藤。等千藤离开后,龙马去看蝶裳,他以为蝶裳是困了,结果发现蝶裳只是偎在他怀里,并没有闭上眼睛,只是看着某处发怔。

  龙马揉揉她的发,低声说:“走了,我们回家。”

  蝶裳抬头看他一眼,她眼睛是亮的,还有莹莹水光,一双剪水瞳在灯光下楚楚动人。

  龙马情动,刮了一下她的脸,忍不住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

  蝶裳有点抗拒,喃喃着:“我喝了酒……”

  龙马终于笑出来,拥着她离开。坐到车里,龙马给她系好安全带,发现蝶裳一直是盯着他看的。

  软软的,很依赖的目光,看起来还有难过。

  龙马眨了下眼睛,不动声色,启动汽车离开。

  车开到路上,龙马发现蝶裳还在看他,双手抓着安全带,微侧着身体,抿着唇,乖乖的模样像个小学生。

  他心里微微一动。

  刚才他一直觉得蝶裳只是醉得没千藤说的那么厉害,但现在看好像不是。平时蝶裳虽然也依赖他,但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他看……

  估计醉得不轻,只不过酒品好。

  龙马瞄她一眼,忍不住逗她:“你叫什么啊?”

  蝶裳双手握紧安全带,一点都没觉得龙马的话有问题,反而认真回答:“蝶裳!”

  尾音略抬,仿佛得意自己能回答这个问题,一副乖学生模样。

  果然是醉了……

  龙马肩膀颤抖笑出声来。然后看过去,蝶裳还是在盯着他,似乎不理解他为什么笑,困惑的眨了下眼睛。

  龙马继续逗她,不由得放软声音诱哄道:“那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出乎龙马意料的,蝶裳依然坚定认真的回答问题,只不过多了一些害羞:“越前龙马。”

  说完,伸出一根手指戳戳他的肩膀,笑得眉眼弯弯,好像在说,在这呢。

  龙马被她一戳,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趁着红灯,用力捏了捏她的手。

  与此同时,迹部也开车载着千藤回酒店,听到千藤说蝶裳醉了,他觉得很奇怪,不由问道:“就你那三杯就倒的酒量,能把蝶裳灌醉了?”

  千藤点头,理所当然:“对啊。”

  虽然她三杯就倒,但架不住蝶裳一杯就醉啊!

  迹部一顿,突然大笑:“原来这蝶裳酒量不行!”

  他跟发现了蝶裳什么致命点一样得意。

  千藤非常严肃:“不准笑。”

  迹部立刻收了笑容,顿了一下,睨了千藤一眼:“所以你不让我来接你,是怕我看到蝶裳醉酒?”

  千藤点头:“小姑娘嘛,脸皮薄呢。”

  迹部不由得叹气:“你还真是对蝶裳考虑周全。”

  想想,迹部又开口:“那在你心里,究竟是我重要,还是蝶裳重要?”

  说这话时,迹部专注开车。

  千藤闻言非常诧异的看他一眼,好像不明白他这迷惑发言是为哪般。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蝶裳可是女孩子呢!”千藤忍不住笑,轻轻捶一下他的肩。

  迹部也不再说话,抿着唇,别别扭扭。

  他也不知道自己问这话是为什么,吃女孩子的醋,他也很汗颜。但他的确没见过千藤对人这么上心过,他觉得她对自己都没这么上心。

  两人回了酒店,进了门后,千藤唤了迹部一声,扑到他怀里。

  迹部下意识抱住她。

  她鲜少这么主动投怀送抱,所以迹部有点惊讶。

  千藤脸有点红,但她直视着迹部的眼睛,认真说道:“蝶裳是我好朋友,亲人一样的好朋友,我心里很重要的人。”

  迹部一怔,别开眼,哦了一声。

  千藤又凑到他耳边,轻声的说道:“你是我想要一生都在一起的爱人,唯一的。”

  千藤说得脸颊发烫,她从没这么认真的跟迹部告白过,当初两人滑《一步之遥》,算是心照不宣的表明心迹定了关系,但真正这么直白的话,从没说过。

  千藤心思简单,虽然听得心跳加快,但迹部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她以为他还在闹脾气。不过这番话,倒是让迹部知道了她的意思。

  千藤这姑娘,虽然也是豪门千金,但有不少自己的烦恼。小时候父母婚姻关系紧张,她常年跟母亲呆在英国,没什么知心朋友,回国后最初适应不了在日本生活,加上性格原因,一直过得挺孤单。

  她前面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因为不是一起长大,跟哥哥姐姐还有父母都不算亲熟。最近她父母倒是对她不错,但千藤知道,那不是因为什么亲情,而是因为她和迹部的交往。迹部财团的地位,才是让她父母兄妹对她生出敬重的原因。

  而到了外面,又因为富家女的身份和迹部的关系,经常被一些怀揣心思地的人靠近。千藤对这些人难以应对也疲于应付,所以很少理会,还因此一度让人觉得她是很高冷的人。

  算来,蝶裳算是千藤生活里第一个,以平等的身份来面对千藤的人。在千藤面前,蝶裳一直都很坦荡,会不愿搭理她,会怨她开着豪车来青学找她,但也会默默关心她,给她编舞,给她和迹部牵线搭桥。蝶裳日常在她面前板着脸,但千藤的请求,她也鲜少会拒绝。也是因此,让她们逐渐建立了友情。

  千藤是很珍惜的。

  但她也不想让迹部生气,虽然觉得迹部生气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千藤一直觉得蝶裳跟迹部莫名有点不对付,中间过节她也有些了解。迹部生来骄傲霸气,蝶裳虽然不是气场逼人,但除了龙马,别人在她眼里都不值得忍让。

  直到现在,蝶裳和迹部偶尔对视一眼都有一种磁场不和的别扭。千藤看在眼里,这让她有时候觉得为难。所以但凡两人有可能的摩擦,她都想去解决。

  迹部悄悄的笑了,他握住千藤的腰,明知道千藤的意思,但还独自矜持,傲娇的非要让千藤此刻多顾虑他一会,只高深莫测的说知道了,然后低头吻她的唇。千藤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腰际轻按,一边承吻一边红了脸。

  千藤只知道蝶裳和迹部不对付,但她并不知道,其实不管是迹部还是蝶裳,都已经在默默的做让步和和解了,无他,因为千藤是蝶裳的朋友,因为千藤是迹部的爱人,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