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靠剧本杀翻红了[无限] > 第 124 章 有间客栈·下(24)
  已有的证据就这么些,马打工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她范青罗又被编剧耍得团团转而不自知吗?

  游戏可以输,求人不能求。

  明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很可能看出了些许端倪,范青罗还是学着他的模样,面无表情地送他出去,继续一个人憋在房间里发功。

  音乐是最好的调节剂,范青罗点了一首《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手上的粉笔杂乱无章地在黑板上乱涂乱画,宛如一条蚯蚓一样到处爬行。

  什么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啊,范青罗此刻只想大吼一声印在我脑海里的你们的脸什么时候能够烟消云散。

  实验结果狠狠打了自己的脸,却不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有问题。

  凶手应该是个没有力量或者说仅凭力量难以完成上吊手法的人,否则这一堆证据根本不会出现在大家面前。

  假设凶手把人挂上去移动了,为什么没能做得更完美一些呢?是半路发生了意外情况?还是实际情况不允许?

  窝在审问室里半天没有新发现的范青罗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没东西了,我找不出来了。”

  “编剧这是在歧视我们的智商。”

  “马打工,你有啥新发现吗?”

  “没有。”

  “你都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办啊!”

  范青罗:“……”

  早知道应该晚点出来。

  无视叽叽喳喳的麻雀们,范青罗又一次重新审视着案发现场。

  假人和尸体模型早就被随手扔在了一边,范青罗盘腿席地而坐,双眼死死地盯着挂在横梁与竖梁柱交叉点的套环。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范青罗瞬间明白了凶手的为难之处,欣喜的因子刚刚跃动起来,新的问题又来了。

  系统:第二次搜证时间已经截止,情侦探组织集体嫌疑人进行第二次集中讨论。

  哎……这条消息来得真不巧。

  范青罗哀叹了一声,不得不被迫暂停自己散发的脑细胞,无奈地召集起众人二度落座。

  “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呢。”莱明星拍了拍范青罗的肩膀安慰道,“饭啊,没啥大不了的,不就是阴沟里翻船,找不到犯人……”

  “犯人是谁我不知道,范围可以锁定。”范青罗打断了莱明星天马行空的猜测,缓缓抬头道,“我的推断并没有错,凶手就是没有办法凭力量完成的三个人之一。”

  “什么?”

  “你确定吗?”

  “怎么会……”

  怀疑的声音纷至沓来,范青罗一脸平静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毫不动摇:“不必怀疑,我说的就是凶手在你们三位之中。有间客栈的故事差不多该落下帷幕了,既然大家有疑惑,我们不妨从头开始梳理一遍案情。”

  “首先凶手在某种条件下知道了甄千面明天一早会被警方带走的消息,焦急万分的凶手并不希望甄千面仅仅接受法律的制裁就能被轻易放过,为此,他需要尽快制定出一套可以实施杀人计划的方案。”

  “事发突然,可以供凶手利用的资源并不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凶手想到了利用有间客栈的门作为密室的核心机关,设计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以此把这案伪装成甄千面被迫自杀的假象。”

  “反过来站在凶手的角度思考,在这么急迫的情况下,你们会花那么大功夫设计复杂又容易翻车的手法吗?”

  众人闻言均是摇头。

  马打工似乎听懂了范青罗的言外之意,总结道:“简单来说,凶手费尽心机无非是想达到两个目的:第一,让我们相信甄千面是畏罪自杀;第二,即使被人发现是他杀,怎么也查不到自己头上。”

  “这样听起来,凶手的形象很不好啊。”江记者下意识看了一眼响老板道,“害怕被抓不是犯了事的犯罪分子最常出现的心态吗?在我们之中完美符合凶手形象的不就是……”

  “打住,江记者。我不替自己辩解几句,你倒越说越离谱了。”响老板摇摇手指,“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不假,但不代表什么坏事都是我做的。侦探都说了,凶手的力量不够,所以我一开始就不在凶手范围之列哦。”

  啧……再看一次响老板嚣张的嘴脸,还是怎么看怎么不爽。

  “虽然侦探和马打工都这么认为,不过鉴于某人那张罪孽深重的脸,会有人怀疑也挺正常的。”莱明星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吧,看来我们侦探还有新的想法,比起我们这群在外浑水摸鱼的混子强多了。”

  “不必那么谦虚莱明星,我的想法还是托了你和响老板的福才想到的。”

  “我们俩?”莱明星和响老板面面相觑,显然不解。

  范青罗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快速画出了甄千面上吊的简易示图,解释道:“我在和大家一对一交谈完后,发现这一案可供搜查的证据相对比较少。在没有办法搜出更多证据的前提下,我们不如换个思路复盘一下为什么实验会导致失败。”

  “重心不稳。”陈私家第一个反应过来道,“作为辅助用的充气式游泳池在充气到一半的时候就失衡了,实验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范青罗:“我们进行不下去,凶手一样进行不下去。陈私家,你如果是凶手会怎么调整呢?”

  陈私家尴尬抓头不知所措。

  “呵……是这样啊。”马打工盯着简易图上的某处细节,豁然开朗道,“不是怎么调整垫子的问题,怎么调整都无法改变失衡的局面,所以凶手一开始就没让充垫物品处于失衡的边界线,这么思考会更加自然。”

  “一开始就不在边界线?不可能啊。”江记者整个头都快钻进黑板里去了,盯了半天犹豫着说道,“如果一开始就不在边界线上,尸体为什么最后会被吊在床沿正上方呢?总不见得是死后闹鬼,灵魂漂移吧?”

  “漂移是不可能的,移动还是可以移动的。”范青罗用粉笔在横梁和竖梁的交叉点画了个圈道,“甄千面上吊的绳子是悬挂在这里的,当时我们都没注意到这个细节,那么现在我们重新来思考一下会不会存在着这么一种可能性:甄千面的尸体一开始并不是悬挂在床沿的正上方而是床铺的正上方,尸体是在凶手利用完高低差后才平移到床沿上方的呢?”

  “这确实说得通。”响老板同意范青罗的看法,“凶手不是不想把整个现场变得更有说服力,而是那根竖梁的存在把横梁劈成了两截。正如凶手不可能穿越房门隔空逃脱密室一样,尸体也不可能进行跳跃式转移,所以才会呈现出最后这么不伦不类的现状。”

  “一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产生了。”陈私家无奈道,“侦探的理解是说得通,那么侦探,你有想过凶手是怎么平移甄千面的尸体吗?按你所说凶手并不具备力量,可移动尸体也需要一定力量,何况绳子上套上了一具尸体更需要小心谨慎,这一点凶手是怎么办到的?”

  “借用工具就好了。”马打工旧事重提,再次帮众人温习道,“从整个案件设计和证据考虑,凶手的临场应变能力极强,他利用的一切道具和机关几乎都是就地取材,同时他又清晰地考虑了事后处理,这点从他利用门上的机关自由出入我的房间和杂物间就能看出。”

  他顿了顿,又道:“没有那么多复杂密室机关和复杂的手法,凶手巧妙地利用了我们思维的局限性和搜证的盲点把我们耍得团团转,自以为天衣无缝,事实上正是因为他过于算计和精巧的布局一步步把自己的真面目暴露了出来。”

  “不错,我也是相同的想法。”范青罗放下粉笔,移步道陈私家和江记者两人面前站定,“莱明星粗枝大叶什么都不知道,响老板和马打工根本不需要那么复杂的手法,凶手只能是你们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了。你们二位一位是经验丰富的记者,一位是身经百战的前私家侦探,论可能性不相上下。二搜没有发现决定性证据,我不想最后投票出现翻车或者大逆转的情况,在此我就挑明说了。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二位自行辩解吧。”

  “这……你突然要我辩解我也说不出什么啊。”江记者一天玩下来精神几近崩溃,“难道要我学响老板那套说我很可疑,但我不是凶手吗?哎……密室我是真的不知道,之前忙着写威胁信,后面忙着偷值钱东西,中间还闹了回肚子疼,我真没那么闲也没那么多脑细胞去折腾这些东西。我要是有那么高智商和缜密的心思,我在甄房客那边就不会翻车翻得那么厉害了。”

  “挨下来是我的意思?”陈私家更是一脸无辜,不知从何说起,“我知道我的职业和经历很容易让大家产生一种我具备条件的错觉,但是这案恰恰在告诫我们不能有刻板印象和先入为主的观点。从时间上来说,我来有间客栈是头一遭,人生地不熟,发现密室的可能性比江记者要低得多;从身体条件上来说,我一个七十岁又身体不适的老年人又能做多少呢?多余的话我也不想一一重复了,请大家相信我的清白,我不是凶手。”

  两个人最后的辩解完毕,范青罗站起身道:“至此我们团体行动到此已全部结束,关于最后的个人三搜我能提醒诸位的是请从凶手如何移动甄千面尸体这个角度入手或许会有发现。最后祝大家投票成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