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冲喜娘子超甜哒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暗示
  “如若要是朕的饮食方面出现了问题,朕定当唯你是问。”

  李承志说着,也算是给韩玉娘一些压力。

  韩玉娘当然知道这官职非同一般,而且,伴君如伴虎,哪怕韩玉娘再相信自己的医术,足以胜任这个官职。

  韩玉娘都不可能只身犯险,没有任何保障就接下委任,更何况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和裴砚的孩子。

  韩玉娘思酌许久,李承志也静静的等她回复。

  “臣妇可以接受任职,但是臣妇有一个条件。”

  “哦,说来听听。”

  “我要一块免死金牌!”

  韩玉娘淡定的说道,李承志闻言倒是吃了一惊。

  这免死金牌数量本就极其有限,直接就交予韩玉娘一块李承志当然不乐意。更何况韩玉娘只是一介平民。

  再加之她负责的是皇家饮食,万一韩玉娘哪天对皇家子弟下手,朕岂不是还得给她免死!

  李承志虽这样想着,但是却不能直接说出来,只得婉言道:“不是朕不给你金牌,这金牌本就数量极少,而且朕已经允诺过会护你们周全,君无戏言啊,你莫不是不相信朕?”

  韩玉娘一直看着李承志的神情,他心里怎么想到,多少也能看出一二。

  “既然皇上都已经说了会护我们周全,那给一块免死金牌又如何,况且皇宫这样大,总有皇上管不到的时刻,若正好那时臣妇被有心人陷害,夫君也不在臣妇身边,臣妇又该何去何从呢?”

  李承志一时语塞,虽说这韩玉娘满是道理,但是对于李承志而言,只有他自己是理。

  见李承志还未为之动容,韩玉娘又接着说道:“皇上自己也知道您让臣妇当个这个官职,本来就破例,而且这官职非一般人能接手,既然皇上想让我任职,想来也是极其相信我的,难不成,我要了这免死金牌还能辜负您的信任了不成?”

  李承志有些犹豫不决,但相较于之前松弛了许多。

  韩玉娘见有些效果,也不容李承志有任何喘息反驳的机会,就继续推进道:“臣妇只身一人来此皇宫,无权无势,与外界隔绝,只有在特定的时期才能与夫君相见,您说,我夫君又怎么能放心得下我与孩子呢?”

  “朕会派能人异士在暗中保护你,也会派人在与你一同打理尚食局,你的人身安全尽管放心!”

  李承志这样说,实际上就是在监视韩玉娘,韩玉娘心里跟明镜似的,也不恼。

  “皇上为臣妇考虑的当真是周全,只不过,若是有心人位高权重,仅凭下人,怕也是救不了臣妇的一条性命,哪怕是救得了臣妇,臣妇肚子里的孩子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韩玉娘的概不让步,委实让李承志有些为难。

  “皇上可是觉得臣妇何处说的不对吗,还是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和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会对皇上您有什么不利呢?”

  韩玉娘没再多说,静静的看着李承志,期望他能给出满意的答复。

  李承志也是被看着有些无奈,做出了最后的妥协。

  “朕可以把金牌给你,朕也有一个条件。”

  韩玉娘微微点头,示意李承志继续说。

  “给你金牌之事,定不可声张,另外,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个金牌,万不可让它落入歹人的手中。”

  李承志说着,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块免死金牌,递给韩玉娘,

  韩玉娘收下,谢过李承志。

  “皇上所言,臣妇都记下了,还请皇上放心。”

  李承志点点头,只期望自己不要信错了人。

  “既然如此,你就暂且先行回府收拾一下,择日进宫。”

  李承志叮嘱道,随后便让太监将韩玉娘送出宫。

  韩玉娘应了,也没再过多停留,李承志也考虑甚周,早就备好了车,送韩玉娘回裴府。

  待韩玉娘回到裴府,裴砚立刻去马车边搀扶着,也不论马车夫的想法,眼里只有韩玉娘,生怕韩玉娘磕着绊了。

  “怎么样,皇上没有为难你吧,身子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晕不晕车,难受吗?”

  裴砚也是刚下值的时候听府里的人说韩玉娘被李承志叫去宫里了,他担心李承志叫韩玉娘过去是有什么事情,一直在门外等韩玉娘回来。

  才刚下车,裴砚关切的就来了个连环问,丝毫没给韩玉娘回答的机会。

  韩玉娘看着傻里傻气的裴砚,不禁笑了。

  “夫人还没回答为夫的问题,笑些什么?”裴砚有些不解的问道。

  韩玉娘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发声,没想到竟被裴砚误以为是染了风寒之类的,又是一阵嘘寒问暖。

  “怎么了,嗓子不舒服吗,可是舟车劳顿,惹了风寒,哪里难受?”

  “噗呲,没有不舒服。”

  韩玉娘说着,一时竟觉得裴砚有些可爱。

  “真的吗,那......”

  裴砚又想问一连串的问题,韩玉娘也看出来了,及时打住裴砚的一番说辞,说道:“首先,皇上没有为难我,你夫人我也不是什么善茬,哪怕他是九五至尊,我也不会让自己吃亏的,这一点你可以绝对相信,其次,我身体没有不舒服,我也会些医术,知道怎么能照顾好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宝宝,然后就是,我不晕车,也没有觉得难受。”

  韩玉娘一一做了解答,裴砚才堪堪松了一口气,而后有些委屈的说着:“那我方才问你,你怎么不说呢,害我白担心一场,还笑话我。”

  “我没有笑你,只是觉得你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而且我一直想回答你的,但是你都不给我开口的机会。”韩玉娘无奈的耸耸肩。

  裴砚傻傻的摸了摸头,想着似乎一直是自己在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扶韩玉娘进了家门,坐在了床上。

  安顿好了韩玉娘,又去端来一碗温水,让韩玉娘饮尽。

  “皇上诏你进宫到底所为何事,当真没有为难你吗?”

  裴砚又一次看着韩玉娘问道,他确实不信皇上会没事诏韩玉娘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