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8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但从目前为止来看,秦明月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刚开始她还有点不习惯,可到了后来就变得如鱼得水,仿佛本能一般。

  无论是娇声娇语,还是嚣张跋扈,她演绎得十分完美,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连秦明月自己都觉得诧异。

  可越是如此,她内心的心虚感也就越重。

  三个人中,玄霖嘴硬心软,每次看似骂人,可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实意为她着想。

  苍白少年也就是生了灵智的傀儡为了护她,宁愿自断一臂。

  甚至连刚认识没几天的仙门弟子,中规中矩的桑夜,都对她关心有加。

  这是秦明月前几十年来不曾体会过的。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偷来的幸福,犹如泡沫,一触碰就会消失。

  要知道,人本来就是贪婪的,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过就不会去奢求,可一旦真正体会过,就会拼尽全力去维持那本不属于你的奢望。

  秦明月也不例外。

  因为她得到的东西太少了,所以这份真心才更加珍贵,尽管这是偷来的。

  可世上本来就不可能有戳不破的谎言,哪怕秦明月再小心翼翼,想要尽力地融入其中,可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真的就变成了她。

  最先发现秦明月的不是跟粉衣少女相处最久的玄霖,而是刚认识不久的桑夜。

  因为他拥有着前世的记忆。

  什么时候恢复的,秦明月不知道,又或者是幻境凭空捏造的?

  有的人认为死后轮回,虽然身份,生长环境,性格都发生了变化,可灵魂还是原来的那一个,那这个人还是先前的那个她。

  可在桑夜的心里,虽然秦明月灵魂没变,但其余的一切都不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人。

  更准确的说,他否定了秦明月,也否定了粉衣少女。

  而玄霖则是在看见她情急之下使出的剑法时发现的。

  粉衣小姑娘的一切功法全都是他教授的,而秦明月的剑法是御山宗独有的剑招,他根本就没教过她。

  当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那他先前疑惑的那一切行为都有迹可循了。

  如果说,这就是梦魔的噩梦,那么他成功了。

  没有什么在你付出信任的时候再捅你一刀来得更加难以接受。

  苏醒的梦魔,桀桀的笑声回荡在空中,似是在笑她愚蠢。

  不,他不是没有心,只是他在意的人不是她而已。

  脱离世界时,秦明月只感觉到无尽的痛,这种不是伤口上的疼痛,而是由心口发散至全身,苦得令人发麻的同时,痛得直掉眼泪。

  这是她经历的第一个世界,可惜,换来的却是满身的狼狈与不堪。

  在他们眼里,她是杀了他们心爱的人的罪魁祸首,万死也难辞其咎。

  理智让她清楚知道这只是元婴的情感,可是身体本能让她完全沉浸其中。

  于是,沈白,玄霖说的那些话犹如利剑一样,直插入肺腑,刀刀生疼。

  比起这冰冷,充满厌恶和杀意的言语,秦明月甚至觉得还不如一剑来得痛快些,至少只是伤口痛了些,而不是心痛。

  她知道她这种想法不对,可她就是控制不住。

  明明元婴就是另一个她,她所有的爱恨都与之息息相关,但秦明月还是嫉妒,嫉妒她所拥有的一切。

  凭什么?

  作为陈茵时,沈白对自己只是利用,打杀时毫不留情,而只是元婴的她却能得到他所有的关注。

  可明明自己才是正主啊。

  她只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一具元婴而已,秦明月想不通,也无法想得通。

  也正因为如此,最后她才疯魔了。

  比起输给旁人,她更无法接受的是输给自己。

  对于沈白,她不知道爱居多,还是恨居多,也不知道是因为剧情的缘故,还是自己由内散发的情感。

  她只知道的是,为了一具元婴,他们都想杀了她。

  所以,在这之前,秦明月先把他们杀了。

  这样,不管他们喜欢的是谁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这里的他们指的是沈白和玄霖。

  犹记得秦明月当时阴郁疯狂的模样,像个疯婆子一样,比肮脏地下水沟里的蛆虫还不如。

  这也是她自己都厌恶的样子。

  她与天道最初给她选定的剧本最大的差别在于,她杀了沈白和玄霖,与此同时,自己也付出了死亡的代价。

  不可谓说明,这一个世界给秦明月上了生动的一课,以至于她经历了无数个世界都难以忘怀。

  问她后悔杀了他们吗?她不后悔,因为如果不是她脱离了剧本控制,那么现在的她早就成为天道手中的一枚棋子,无数世界里男主的舔狗、炮灰,最后不明不白的死去。

  说到底,秦明月最爱的人还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