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5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正如玄霖疑惑的那样,秦珣已死,即使秦明月把他练成死尸,也不大可能让一个不足两尺的人长成如今的少年模样。

  更别提它眼底总是一股凶意。

  这股凶意不只是针对自己,有时也会面向着身为操控者的秦明月。

  而所有的一切原因不过是因为里面的人是梦魔罢了。

  黑雾沈白在这个世界已经呆了很久了,只不过一直处于无意识的状态。

  从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躯简单不能再简单的傀儡,但不知何时已换了个芯子。

  这里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制约着他。

  无人的院子里,它握了握拳,僵硬的肢体许久没有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桀桀的笑声,听起来有点可怖。

  “姐姐”

  生涩的声音,偶尔露出的一点纯白,让它散去了一点戾气。

  这些年来,秦明月在其它事上或许不上心,但在这具傀儡上却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

  一开始,她的确是被玄霖给骗了,竭尽全力修炼这傀儡决。按道理,在知道这心法是用来干什么后,她应该露出生气,愠怒的神色。

  然而,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介魔君培养出来的人,即使再正又能正到哪里去?恐怕也只有心有滤镜的人才会觉得这只是娇纵了点,替她所做的举动进行自我辩解。

  这里不仅是指她杀了秦家大宅里的全部人的这件事,还有囚禁了他自己这件事。

  代表着可爱、甜美、明快、娇嫩的粉穿在秦明月的身上成了杀人前的戏耍与玩乐。

  而死尸就是她手中的一把刀,一把所向披靡,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锋利的刀。

  大街上,秦明月眨了眨眼,落在了远处的一个小摊上,舔了舔唇。

  不过几息工夫过去,她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手上拿着一大串的冰糖葫芦,身后,那贩主望着面前空荡荡的,用来装糖葫芦的木架,哭丧着一张脸。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遇上了这小阎罗出来了?”

  秦明月这个混世魔王封号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可以说这镇上没有人不畏惧她的存在。

  上一秒还跟你笑嘻嘻地说话,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性情变化无常,阴晴不定,天上的气象都没她脸变得快。

  唯一让人放心的是,她生起气来虽然不好惹,却也好哄。

  简单给一些小玩意儿或吃食就能把她送走,至少比起收那些小费的流氓青年好解决多了。

  贩主看着秦明月的背影,脸上看起来没生多少气,心中却还是忍不住闪过几分肉疼。

  街道旁,桑夜不经意间听到他的碎碎念,顺着他的视线,落在了远处,只来得及看见一道粉色裙摆消失在拐角处。

  似是注意到他疑惑的眼神,旁边的贩主冲他解释道,“这位公子,你是刚来我们镇上的吧?”

  只见青年约莫二十出头,简单的粗布滥衣看起来就是个进京赶考,暂时路过此地的穷书生,所以也不难怪这个摊主这么想。

  见桑夜点头后,他才继续道,“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小姑娘是一年前才来我们镇上的,你如果遇到她就绕着走就对了”

  “实在不行的话,多说一些好听的话,事事顺着她,总错不了”

  桑夜听此,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他想问清楚些,可是眼前的人不预多言,收拾了下摊子就离开了,徒留一道略有所思的眼神。

  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他望了眼刚才秦明月离开的方向,转身向相反的方向离开。

  不过小镇也就那么大,不出这镇,绕来绕去,也就那么几个地方,偶遇到也是正常的。

  一盏茶功夫过去了,客栈里,秦明月出现在了桌上,满桌子的菜肴,十分丰盛,一个人绝对吃不完,然而没人敢对此提出异议的,没看到店里的伙计和掌柜的都一脸陪笑的吗?

  有陌生的开客见到这一幕,生起了打听的心思。

  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了几枚铜币,侧耳倾听。

  其中,桑夜静静地坐在角落,手里举着茶杯,一饮而尽。

  虽然他不曾认真听他们讲的那些八卦,但细碎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地落入他的耳中。

  这镇上居民原来安居乐业,日子过得很轻松祥和,但突然就发生了一件事,把这宁静祥和都打破了。

  百鬼夜行,白幡摇曳,报丧声响起,同时还有一顶红色的新娘轿子,只要这顶轿子停在哪家人门口,哪家里的女儿第二天就会消失不见。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所以每到夜里十二点,家家门窗紧闭,都不敢出门,甚至发出声音。

  短短的三个月,对于镇上的百姓可以说是如同地狱。

  他们也请过不少的大师,然而要么就是招摇撞骗的骗子,要么就是道行不够深,一见到那场面就匆忙推脱告辞。

  而秦明月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在众人最灰暗,心灰意冷的时候,尽管那场面也不会唯美到哪里去。

  黑夜里,一道恐怖,不似人的吼叫声响彻整座小镇,伴随的是电闪雷鸣,把已经入睡的众人给惊醒了。

  窗外,风声鹤唳,同时还有东西撞到,凄厉的惨叫声,以至于平时听到的哭丧声完全被打散。

  然后耐不住好奇的众人透过窗孔就看到这样一幕,少年皮肤死白,散发着死气沉沉的气息,尤其那眼珠子在黑夜和乍然闪现的白光映射下显得极其可怖。

  而原先在他们眼里强大的那些鬼怪不堪一击,全部倒在它的手下。

  众人以为这是一个比之前更不好惹的人物,吓得脸色都白了。

  然后就看到凶得一批的怪少年走到一个他们先前不曾注意到的少女面前,扯了扯嘴角,露出有点吓人的表情。

  当他们以为这个人要遭殃的时候,只听见少女夸赞了它一句,“干得漂亮”,眼底笑意弥漫,带着女子应有娇气,“我就知道阿珣最棒了”

  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下,她一只手伸出来,那姿势分明是要揉那个少年的头。

  而给了全部人极其不好惹的存在此时温顺得像只小绵羊,甚至为了能让秦明月更好地揉自己的头,特意弯下腰,呈现顺从的姿态。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一点,“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伙的”

  客栈里,大概是跟人讲了许多遍了,伙计业务熟练,讲得时候眉飞色舞的,让人更加想知道后面剧情发生了什么。

  听到这里,桑夜大概知道为什么了。

  虽然那粉衣少女是无心的,但从另一层面来看,她相当于间接的救了他们镇上的人,所以众人才对她那么客气,把她当成供奉一样。

  不过他的注意力并不在秦明月身上,而在于伙计所说的那个怪异少年身上,皮肤死白,眼珠子灰暗,这倒是跟藏书阁里讲的死尸有点对上,但还是有所差异,似是产生了灵智。

  座位上,桑夜食指轻叩了下桌面,分出点心神放在远处那桌正在大吃特吃的人身上。

  “能驱动这样的东西,那她也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可是,他为何却从来不曾听说过?”

  似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秦明月偏了偏头,看向他那个方向,两个人的眼睛对上,她冲桑夜瞪了一眼,凶巴巴的,但不引起人厌恶,反倒感觉有些可爱。

  桑夜愣了一下,不过这时候秦明月这时候已经转了回去,没看到他眼里露出的丝丝笑意。

  若说沈白淡漠疏离,梦魔阴狠凶桀,那桑夜就是温良谦逊。

  往好听里说,他仁慈,善良,始终保持着一颗仁善之心。

  难听点说,他就是个迂腐豆腐脑袋,装的都是那些名门正派的洗脑式发言,无聊程度跟那些念经的僧人有得一拼。

  而秦明月最讨厌的就是跟这样的人牵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