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4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不过知道归知道,他的视线落在秦明月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上,顿了几秒,在听见她连续几声催促后,敛了下眸,还是朝她走了过去。

  “怎么了?”,玄霖低眉问道,时间把他的性子磨平,但眉眼却依稀可见锋利,只不过这丝锋利从不曾在面前的少女展示过。

  “阿玄哥哥,我能不能出去玩啊?”,粉衣少女拉扯着他的衣袖问道,语气撒娇,甜腻的嗓音是个人都受不住,更何况她还长了一副让人无法拒绝的容貌。

  只见秦明月一身淡色的粉,浑身精致,娇俏的样子每一处都长在自己的审美上。

  嘴唇粉嫩有光泽,越长越勾人。

  玄霖不着痕迹地掠过她的脸,片刻间移开了眼,看向虚空的眼神有片刻的恍惚,不经意间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

  说实在的,当初他把傀儡术教给秦明月的时候,紧紧只是出于一种恶趣味而已。

  玄霖虽然知道秦明月天赋异禀,修炼成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却不曾想到她的悟性会如此之高,不过短短四年的工夫就把它练成登峰造极的境界。

  想到这里,他目光望向她身侧站立的人,凛了凛眼。

  六年前,秦明月就已经成功地把秦珣练成了傀儡。

  不,也不完全是傀儡,更准确的说是死尸,一种比傀儡更高级的存在。

  少年肤白的可怕,一双眼睛苍白灰暗,那是不属于活人的眼神。

  在察觉到玄霖的目光时,他转了转脑袋,朝他龇了龇牙,尖锐的獠牙显得整具躯体极其的凶。

  两个人的视线对上,气氛有一瞬间的压抑。

  然而,置身于两人中间的少女毫无所觉,又或者是知道了,却无动于衷,没心没肺到让人看见她的笑容,沉迷的同时,又觉得浑身发寒。

  表面上,掌控权是在玄霖的手上,可实际上,这座牢笼是面前笑得十分开心的少女亲手布下的。

  她自己可以自由进出,唯独他只能固守这一片土地,寸步不离。

  而这一切的原因只因为秦明月发现他不属于这里,并且试图想要离开这里。

  玄霖依稀记得当时的场景,破旧的柴房里,少女身着朴素衣裳,少女初长成的风华绝代。

  目光下,她歪了歪脑袋,神色单纯地看着他,然而眼底里没有一丝笑意。

  不过无辜的声音,总是透着一副天真无邪。

  “阿玄哥哥,你想要哪儿呀?”,轻飘飘的声音,却让人无法忽视,尤其是隐含的丝丝不悦让自以为了解她的他十分震惊。

  娇纵中,执拗的眼神固执且霸道。

  不得不说,这一点倒像是他养出来的人。

  回过神来,玄霖闭了闭眼,敛去心中所有的思绪。

  他的脾气已经好太多了,要是当初,若是有人敢这样对待他,他早就一刀过去了,哪还容得她这般肆无忌惮?秦明月也只是仗着他不舍得伤她罢了。

  这一点,没有人比玄霖自己更加清楚了。

  毕竟只要实力够强,世上没有破不掉的阵法。

  他是不懂阵法,但不代表他破不了这阵。前提是,他舍得让自己一手教大的人受到阵法反噬,在床上躺个三五个月。

  而恰恰,他不是很忍心。

  平常秦明月擦破点皮,都会痛得窝在一边直掉金豆子,要自己哄半天,才肯停歇。

  如果他真的为了破阵伤了她,怕不是要哭个没完没了?

  玄霖承认,自己心疼了。

  他把过去的秦明月和未来的明月仙尊分得很开,未来的她只喜欢她的徒弟沈白,然而过去的她只独属于自己一人。

  可也正因为此,他越发清醒到眼前的这一切、所有的温柔乡,都是假的。

  有许多次,玄霖都如今天一样信誓旦旦,想要彻底离开这个幻境,但是,没过一会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假的就假的吧”,顿了许久,深色衣服的男子叹了口气,语气有点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意味,“都在这里陪了她十年,也不在乎多花一点时间”

  他口中的多花一点时间自然不是三两天的工夫,而是永生永世,甘愿沉沦幻境。

  简单的院子里,秦明月不知道他心里做的决定,看着他的脸色,还以为他不同意,下意识鼓了鼓两边腮子,双手环胸,转身背对着玄霖,做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搞得好像他委屈她似的。

  一旁的死尸随着主人,灰白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盯着他,虎视眈眈,看起来有点吓人。

  玄霖还能怎么办?他也只能答应了。

  听到这声回答,秦明月这才心满意足地露出笑容。

  临走前,玄霖像所有的长辈送别亲人一样一样,嘱托秦明月不许跑得太远,怕她在外面出什么事情。

  秦明月被这喜悦冲昏了头脑,随口应了几声,就赶紧走了,

  身后玄霖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看着她渐渐地消失在院子里。

  直到一缕微风吹过,刚才没有动作的人睫毛颤了颤,有了一丝动作。

  他抬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原本秦明月站立的地方,继续刚才未完的话道,声音有些低沉,透着一股低迷。

  “还有,早点回来”,

  院子里,空荡荡的一片,分外安静中只有这一道声音显得极其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