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3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玄霖的眼神掠过秦明月腿上的小人,移至她的脸上,看着她,挑挑眉,“我们的小明月怎么了,怎么这般看着哥哥?”

  锋利的眉眼,疑惑的语气,像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样。

  见过他暴脾气的人哪里会想到他会对个小孩和颜悦色,声音柔软?

  可是秦明月却一点也没他声音安慰到,她眼睛酸涩,泪水沾湿了眼,小嘴一撅,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见此,玄霖没有继续追问。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无聊时逗弄的一个小玩意罢了,可有可无,并没有那么重要,根本不值得他花费心思。

  自然也就错过了她眼神里的惶恐,那个神情就好像一个眨眼,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不见的模样。

  秦明月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有一天,他突然丢下她自己走了,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背影决绝,冷漠惊人。

  她把这个梦当成真的了,所以一醒来,就急急忙忙,连衣服头发都没整理,就跑来找他。

  静默的柴房里,小秦明月擦了擦眼睛,

  鼻子一抽一噎的,还是有点恍不过神来。

  玄霖看着她,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里闪过一丝烦躁,“行了,小祖宗,你别哭了”,话语中隐隐带着无奈。

  谁能想到未来盛极整个修仙界的明月仙尊,小时候居然是一个小哭包?

  本来他想着小孩子,哭一会儿,没人安慰,自然就停了,谁想还哭个没完没了了,尤其是边哭边打嗝,让他十分的嫌弃。

  似乎察觉到他眼里的嫌弃,在玄霖话语刚落下的下一秒,他的大腿就被一个柔软的小手抱住了。

  玄霖的身子一僵,他低头看着小团子,这小胳膊小腿的,感觉动一下就能将她弄碎一样。

  只见小明月昂着头看着他,眼睛红通通的,充满希冀。

  “哥哥,你如果要走的话,可不可以跟明月告一下别呀,就一下下”,她手舞足蹈,声音奶声奶气的,怪心疼人的。

  她实际上不想让他走的,但她知道自己是个小拖油瓶,娘亲爹爹都不喜欢她,哥哥不喜欢自己也是正常的。

  夫子曾经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想让哥哥知道,明月也是懂事的小宝宝。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讨厌她?”

  小明月呜咽着,像个小可怜,然而嘴上是这么说的,双手却十分实诚,死死地抱住玄霖不放。

  密闭的空间里,年仅一岁的婴儿抱着五岁的小粉团的腿,被拖着走,小粉团再抱着他的大腿,这个画面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盯着面前的小人儿,玄霖平淡如水的心有一丝的波澜,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点酸软,是他几百上千年来不曾体验活的。

  无关容颜,只在于她这个人。

  “至少这种被人信任、依赖的感觉还不赖,他不怎么讨厌”

  他脑海中思绪一闪而过,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盯着秦明月的小脑袋,玄霖揉了揉她的头发,带着一丝笑意道,“喂,小不点,抱了这么久了,也该放手了吧?”

  然而,底下的人没有丝毫动静,要不是他看到她耳朵动了动,他还以为她睡着了。

  秦明月不说话,玄霖也不说话,屋里寂静沉默,就在他想着怎么把抱着自己的人给拉开的时候。

  一声小声的“不要”从埋着头的小人口中传了出来。

  她抬起头,鼓着脸望着自己,神情别扭,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

  然而还不待她继续说什么,一道寒风吹过,她打了一声喷嚏。

  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笨重的身材也掩盖不了这空气中刺骨的寒冷。

  大冬天的,外面下着雪,她还是穿着秋天的衣服,单薄得可怜。

  玄霖虽然知道秦母不喜欢这个女儿,下人们也是看主人家的脸色行事,却还是因此皱了皱眉。

  “看来教她修炼的事又要提上行程了”

  若是旁人知道他的人连个御寒决都不会的话,怕是会被人笑话。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似乎忘了,这里只是个幻境,没有人会认识他。

  反正在这里,玄霖也闲着没事干,于是教导秦明月怎么修炼就变成了他日常生活中的一件小事。

  就这样,秦明月脱离原来的轨迹,早早的就踏上了修仙的路程。

  只不过她修的是一条与前世截然相反的道,杀生道,以杀证道。

  杀亲人,杀朋友,杀爱人,所有一切皆可杀。

  早在之前与明月仙尊交手的时候,玄霖就知道她是变异天灵根,先天道体,只能修炼仙门功法。

  当时他还遗憾着她不是魔宫的人,要不然有这样一员大凉在,统一三界指日可待。

  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自然不会放过。

  因为,他发现秦明月身体里面还蕴含着一丝魔种,这丝魔种倒不像是天生的,反倒像是后天植入的,看这年份,已经有两年了。

  若不是玄霖自己是魔,对这些气息敏感的话,怕就被它浑水摸鱼过去了。

  虽说是幻境,但教导仙道第一人,这种成就感足以盖过所有。

  玄霖在其它方面或许比较好说话,但在修炼这一边却极为苛刻。

  偏生,秦明月又是个极为娇气的,不给点颜色就容易瞪鼻子上脸的,小时候,他板着脸或许还会害怕,可长大后,整一个混世魔王。

  以至于,他教了半天,她连一点长进都没有。

  反倒是从自己那里,骗到了不少的仙门功法。

  这让玄霖又气又笑,有时候他都被气到忘了这只是个幻境,跟在她后面,追着她打。

  哪里有半分魔君的样子和派头?

  小院里,他看着远处蹲坐着,一边给白菜浇水,一边嘀嘀咕咕,在说自己坏话的人,摇了摇头。

  玄霖就纳闷了,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在他手里怎么教成这样了?

  如今的他跟十年前长得一模一样,没有半分变化,唯一变了的就是气息。

  温和平静,不见丝毫暴戾。

  “不温和平静的话,这么多年,他早就被秦明月给气死了”,玄霖想道。

  远处,粉衣女子笑着冲他挥了挥手,态度十分热情。

  可向来了解秦明月的人知道她心里肯定在想什么坏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