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2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没想到才刚按那个仙长说的话,将孙女放在偏远的小院子里,秦家夫妻就很快安然无事。

  这让秦家祖母深信不疑秦明月就是个天煞孤星,于是对她渐渐不喜。

  然而秦父秦母不相信,只认为是碰巧而已,坚持要把女儿接回来,秦家祖母呕不过两个人,没有办法,只能认了。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才刚把秦明月接回来一个月不到,家里的生意就遭到了重创,岌岌可危,眼看着就要倒了。

  在这情况下,秦家祖母一想就想到了罪魁祸首是那个天煞孤星,于是建议要把她送走。

  俩夫妻自然不同意自家母亲的意见,眼见的生意衰败,不仅赔得血本无归,还欠下了一次债务。

  刚好这时候秦母怀上了子嗣,这般刺激下,孩子差点没了。

  因为这件事,一向疼爱妻子的人也对年仅四岁的女儿产生了不喜,借着陪伴外婆的借口将秦明月送到了乡下小村庄里。

  结果这么一送后,家里的情况逐渐好转,没过一段时间又恢复了盛状,并且更上一层楼。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终究还是被爱女的秦母知道了。

  原本她坚持着一定要把女儿接回来,可是秦父哪敢赌?

  只能敷衍说等她平安生下孩子后再把秦明月给接回来。

  于是,这一等就是一年,后来还是秦母以死相逼才让几人同意自己女儿回来。

  然而,前期爱有多深,后期恨就有多深。

  想到最新听到的消息,街道上几个人叹了一口气,其中有怜悯,但更多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

  距离这里不远的秦家,原本富丽堂皇的住所外面披上了层层白布,就连看门的护卫都头戴一条白巾,整个府里哭声一片,散发着浓重的悲伤气息。

  在灵堂中间,一个穿着粉嫩衣裳的小女娃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人和物,心生恐惧。

  她看着一直以来对自己和颜悦色,笑得温柔的母亲一边哭,一边拍打着她喊道,“你把我的珣儿还给我”,声音悲伤欲绝。

  “娘亲”,软糯的声音响起,还有一丝的害怕。

  虽然被打得很疼,小女娃仍鼓起勇气拉着面前的女人,眼神孤慕,希望她不要哭了。

  可是沉浸在恨意和悲痛里的人丝毫不领情,她甩掉她的小手,尖酸刻薄,话语恶毒,疯狂道,“谁是你娘亲,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看着摔倒在地,秦母不仅没有心疼,反而闪过一丝痛快,想到自己的儿子连这世界都还没见过几眼,就死了,对秦明月的厌恶更加深了。

  她把自己对死去儿子的愧疚转嫁到秦明月的身上,这愧疚有多深,对秦明月的恨意就有多深。

  “如果不是她,她儿子健健康康的,又怎么会死?”

  有许多次,她在心里想,为什么死的人不是她?

  那厌恶的眼神,犹如利刃,尽管秦明月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却也知道她不想要她。

  小声的抽噎,还有哭得红通通的眼睛,让本就弱小的人更加可怜了。

  小孩子对周围人的气息更加敏感,谁讨厌自己,谁喜欢自己都一清二楚,一次抗拒,两次受伤,下一次就不会抱有希望。

  下人们盯着被逼跪在地上,赎罪的小女娃,唏嘘不已,同情归同情,可是听说府里的传闻,一副望而却止的样子。

  玄霖出现时,就看到这一幕场景,按理说,这里面的人应该是看不到他才对,然而刚才小声哭泣的人停止的泪水,黑色眼睛圆溜溜的看着他那个方向。

  然后在他的目光下,眨了眨眼,定定地盯着自己。

  “原来这就是她小时候的样子”,看见这一幕,玄霖不仅没有觉得她可怜,反而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除了有时看见女人的粗鲁时皱眉。

  *

  拥挤的柴房门口,秦明月被下人一把推进了里面,然后门被关上。

  玄霖穿了进来,引起她的注视,“原来她还真能看见自己啊”,他还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居高临下看,小小的秦明月还没到他膝盖高,一身粉嫩的衣裳沾满灰尘,看起来十分狼狈。

  只见她轻扯着玄霖的袍子问道,“哥哥,你是神仙吗?”,眼里新奇,不见被人赶到这破旧柴房的悲伤。

  “是啊”

  听到他这一声敷衍的回答,她眼神亮了亮,“那你能不能让阿珣弟弟不要睡了?”

  小小年纪的她还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娘亲因为弟弟一直闭着眼睛生气了。

  只要她把他弄醒了,一切都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看见秦明月期望的眼神,玄霖想要拒绝的,结果突然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拒绝的话语一转,笑着问道,“只要醒来就行?”

  粉嫩小团子点了点头,亮晶晶的眼神着实漂亮。

  在这里,他虽然一身实力没有发挥的用处,可是记忆里堆的是数不胜数的心法。

  但要知道,玄霖是魔,他能有的心法又怎么会好到哪里去?

  玄霖交给小秦明月的是一门傀儡秘诀,只要她把他练成傀儡,她想要他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不过他一点也不心虚,“反正她说只要她弟弟醒来就行,而他不仅能让他醒来,还能让他能唱能蹦能跳呢”

  “至于之后的事可就跟自己没任何干系了”,玄霖心想。

  在他眼里,这里只是个幻境,人自然也是做不得数的。

  却不知,就是他这么漫不经心的举动造就了未来秦明月的心魔。

  如果佛令只是那么的简单,那天下人也不会趋之若鹜了,它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穿梭阴阳。

  而这个地方,不仅仅是梦魔沈白给铸造的噩梦源头,同时也是古今的回溯,玄霖只不过在这噩梦上又添了一笔而已。

  但是他不知道。

  因为无法离开这个地方的缘故,所以大多时候玄霖都是跟在小秦明月身边的,一天天的,肉眼可见她把他当成亲人一般依赖和信任。

  直到有一天,喜欢冲自己撒娇,糖衣炮弹苍白着一张小脸,愣愣地看着自己,腿上还挂着一个小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