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90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新)
  秦明月根本就不在意下方的那些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连眼神都没分去一丝一毫。

  体内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红了眼,几欲疯狂。

  在她自己看不见的脸上,一道魔纹印记闪现,若有若无的,惹得众人一片惊呼。

  秦非手下意识握紧,老脸微变,先不提她刚才说的是真还是假,即使是真的,御山宗也绝不可能承认她的存在。

  仙道第一人堕魔,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早知如此,她还不如死在那个孽障手里。

  在看到秦明月这个样子时,秦非就猜到了她没有成功修成圣人之道,因为古书上记载,圣人大善,功德遍身,哪怕一句话都会有天道降下旨意附和。

  可面前的人,不人不鬼,不妖不魔的,谁知道她修出个什么鬼来?

  在场上,几个有身份的人互望了一眼,已然有了决断。

  杀心悄然生起,一副风雨欲来的感觉。

  秦明月自然也察觉到了这股杀意,神色下意识微敛,闪过略有若无的嘲讽,还有在意料之中的神情。

  “看吧,这就是你想要守护的天下,苍云众生”,她对身体里,苦苦挣扎,想要挣脱自己束缚的人,极尽一切恶意。

  世上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圣人,自然也就没有圣人之道。

  这也是秦明月在修炼的最后得出的结论。

  而现在的她还能不能称是她,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只斩断了七情六欲,还是连把原本的自己也杀了。

  但这重要吗?

  秦明月不在乎,却有人在乎,而那个人就是沈白。

  山洞里,他被束缚在一边,眼睛中血丝遍布,恐怖如斯。

  在对面,秦明月盘膝坐在地上,调理自己的气息。

  为了从那些人手上把沈白带走,她本来就受了点伤,再加上中途玄霖突然出现,意图重伤她,于是,两方夹击下,她受的伤更重了。

  虽然说救他非自己所愿,但在那种情况下,秦明月没有其它的选择。

  那具元婴不想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她喜欢的人好过,秦明月睁开眼便见到他仇恨,充满杀意的眼神,忽略那一瞬间的刺痛,愉悦地笑了。

  看“她”越痛苦,她就越开心,哪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恢复冷静的秦明月无辜地看着沈白,抿着唇,神情颇为恶劣。

  她坐起身子,一手勾起地上浑身动弹不得的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评头论足道,“倒是生了一副好长相,怪不得她会看上你”

  两个人都知道她口中所说得她代指的是谁。

  见着沈白浑身紧崩着,秦明月继续道

  ,这次多了几分真心实意,“不过我也是该感谢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或许到现在还醒不过来”

  扑面而来的桂花香缠绕在沈白周身,让他恍惚了一瞬,但当他感受到女人的动作,瞳孔一缩,望眼欲穿,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只见一道吻轻轻落在他的唇上,柔软且冰冷。

  淡淡的气息扑在自己脸上,泛起一阵热意。

  有一瞬间,沈白沉迷在这道吻中,直到唇上刺痛还有铁腥将他惊醒。

  “她不是师尊,是她杀了师尊”

  他一直在心里这样想着,生怕自己会心软或者什么。

  然而心里却还有一个人在反驳刚才他所想的话。

  “难道不是你杀了你师尊吗?”

  这道声音阴郁且沉默,让他无法接受。

  按正常情况下,魔族之人不可能会有心魔,但因为沈白有半个人族血脉,所以是个例外。

  早在之前沈白受刑的时候,贺老就想趁他最虚弱的时候夺舍,可是还没付出行动,就被不知何时诞生的心魔给压制住了,甚至隐隐有被吞噬的架势。

  意识海里,他缩在里面某个小角落,惊惧地望着那一团几乎可以凝聚成形的黑气,那道黑气浓郁得让人见了都觉得窒息。

  贺老一直以为他只是有一丝魔族血脉,因缘际会发生了返祖现象而已,却没想到他竟然是魔族某个始祖的轮回转世,而看样子他隐隐有苏醒的趋势。

  他绝对不怀疑,如果这个人苏醒,第一个开刀的就是自己。

  层层紧迫感让贺老不禁想尽一切办法,试图逃离沈白的意识海。

  但当初为了夺舍这幅躯体,他没有给自己留下丝毫退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黑气一步步壮大。

  而自己却连给沈白本人传迅的能力都没有。

  外界中,秦明月对他身体内的情况一无所知,并还在不断挑战眼前人的极限。

  距离上次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她被仙门中的人下达追捕令,现在几乎整个修仙界都在寻找她。

  不仅如此,魔族的人也在追杀她。

  可在这样的境地下,秦明月却一点也不慌,还有兴趣逗弄沈白,像对待一只小猫小狗一样。

  她这样自我认为的。

  不过秦明月似乎忘了,即使是从前,她

  拥有正常人七情六欲的时候,也没有这般的好兴致。

  尤其是她不问世俗的态度倒更像是隐姓埋名的感觉。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日子平淡的像是一切从未曾发生过,安逸自然,让人仍不住沉溺于其中,不可自拔。

  也许是秦明月太过自信,认为沈白逃不出自己掌控的原因,当她抓了一直野山鸡回来时,就看到了空无一人的茅草屋。

  魔气肆意,可她却从里面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陈旧又古老的气息,一股古朴的气息铺面而来,让人心生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