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88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这一点,一直盯着她的玄霖也注意到了,他眼神顿时变得莫测起来,心中刚生出来的几分歉意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走不出这里的”,他实话实说道,没有掩饰来自骨子里的霸道,强劲又火热的眼神让人无处躲藏。

  如果魔宫就这么随随便便就能闯的话,那仙门正道也不会视他们为大敌了。

  秦明月知道,但那又如何?既然她敢只身闯这魔宫,自然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扶着沈白的手微紧,代表她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平静。

  她低眼看了昏睡过去的人,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无论如何,师父都会将你安然无恙地带出去”

  “正如,当初你从那尸山遍野中把我带走一样”,秦明月眼神恍惚了一瞬,似乎回想起了当年的情景,可下一秒又回到了现实。

  “呵,执迷不悟”

  玄霖隐约觉得这一幕有些碍眼,但又不知道为什么。

  儿女情长是世间最可笑的东西,女人么,玩玩还行,但若与这天下大业相比,根本不足一提。

  他的确是对秦明月感兴趣,但不代表他分不清孰轻孰重。

  若废了她的修为,这魔宫尚可存有她一丝容身之处,甚至是只有她一人,但那也只是废了她修为的前提。

  黑衣盔甲,冰冷刀具,暴戾面容,依稀是那个令魔族上下所有人胆寒的魔君陛下。

  御山宗里,当秦非知道秦明月为了她那个徒弟,一人便去闯那魔宫,气到骂粗口。

  “他现在信她们真没有什么才有鬼了”

  “屁tm的圣人之道,骗人的吧”

  陈茵端着一碗茶进来时,就听见圣人之道这四个字,眼里闪过疑惑,她知道她师父修的是武道,衡华师叔修的是画道,但圣人之道的确是闻所未闻。

  她本来还想多听几句的,可是秦非在看到她时就连忙住了嘴,只不过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

  见此,陈茵没自找没趣,相反露出一副担忧神色,声音弱得可怜,“师父,仙尊一个人去救沈师兄会不会出事啊?”

  一下子把秦非原本平息下来的怒气又给升了上来。

  “出事?她堂堂仙道第一人,多风光的人啊,怎么可能出事?就算我们整个宗门的人都死绝了,她秦明月也不会出事”

  出口快了些,以至于他都把她名字都说了出来。

  而听到这三个字的陈茵,此时却低下头,心中闪过一丝悸动,忽视了那突然而来的熟悉,她小声呢喃这个名字“秦明月”

  怕是给她取这个名字的人对她抱有极大的期望吧。

  天上明月,孤高不可接近。

  不像她,陈茵,草长得再茂盛又如何,始终都只是一堆随人践踏的杂草。

  就连这张脸也不属于她。

  秦非虽然嘴里骂着,可到底还是行动起来了,号召起了仙门中人,起码输人不输阵。

  陈茵也想去看看,但被自己师傅阻止了,所以也就没见到令所有人心绪大乱的那一幕。

  毗邻边界上,秦明月身姿飘渺,裙摆在这尸山遍野中摇曳,洁白的脸上沾染了一丝血迹,平添了一份妖娆。

  不远处,玄霖坐在肩舆上,饶有兴致地望着远处那一幕,鲜血与尸体浇灌出来的美人,着实令人惊艳。

  当然,如果她怀里没有抱着另一个人就更好了。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沈白的话,他这些手下加起来说不定还伤不了她一根汗毛。

  轮番的车轮战,加上一批批不畏死亡的魔兵,秦明月清楚自己已经到极限了,但手上的招式已经成了本能,麻木地动作,犹如一台杀人不眨眼的机器。

  可是没过多久,她的动作就停住了。

  而与此同时,玄霖挥了挥手,同样让人停止了进攻。

  只见刚才还一副杀伐果断的女人神情怔愣,低眸看着自己怀中浑身血迹,极其狼狈的人,沉默不语。

  在所有人的视线下,原先被她判定为手脚筋脉尽断的人手里此时正持着一把匕首,而那把匕首刚好没入秦明月的心脏,分毫不差。

  沈白看着秦明月还沉浸在被自己徒弟刺伤的眼神,不在意地笑了笑。

  一边身子向她靠近,连带着手中的匕首往里再深入几公分,嘴里挂着冷意,“师尊,你早该有今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