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85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新增)
  这事过后,两人一直维持在疏离而又冷淡的师徒关系中,就像中间隔着一条线,泾渭分明。

  至少秦明月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跟她共处在同一片空气下会让他这般的痛苦。

  记忆中,沈白隐忍又克制的眼神,时不时透露的屈辱神情,犹如一柄利刃直插入她的心扉,刀刀见血。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杀人诛心的滋味,只不过一个眼神也能折磨得人痛不欲生,心尖苦涩得令人发麻。

  所以这半年来,对于沈白来说是煎熬,对秦明月来说也同样是煎熬。

  哪怕现如今的这幅样子不是秦明月所愿,却是因她而起,说到底,终究是她欠了他的。

  空荡的房间里,只余一声叹息。

  第二天,秦明月只身一人下山,身边没带任何人。

  其中也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寒殿里头的冰石没了。

  而在她离开的这段期间,宗门里陈茵小师妹和沈白的绯闻传的到处都是,连小话本都出来了。

  身为师父的秦非一开始坚决不同意两个人的事,到了后来,劝解的人多了,心思也逐渐开始摇摆不定起来了。

  以至于后面看见自家小徒弟去找沈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嘛,只要沈白不做多余的事,秦非自认为还是很好说话的”

  秦明月并不关注这些,她回来后就把自己关起来了。

  然而,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有想知道与不想知道。

  她原以为自己忍得住的,然而在听见掌门师兄说起陈茵师侄和沈白两个人的事,甚至还想跟她商量其订婚事宜,心中的嫉妒与杀意霎那间汹涌澎出,似乎只需再加一把力就能当场爆发。

  修仙之人第三感很敏锐,在秦明月气息停顿的时候,秦非就察觉到了一丝怪异。

  不过他没有当场问出来,只不过对秦明月的疑惑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深了。

  回去后,他越想越不对劲。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是在他说两个徒弟之间的婚事时变了脸色”

  “正常的师徒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悦。”

  越想,秦非的脸色变得越难看。

  他试图想尽一切理由来反驳这个猜测,可是都不能让人信服。

  平时,秦明月再如何纵着宠着她那个徒弟,秦非都可以不去过问,但只有一样事情他怎么都不可能赞成,那就是师徒禁恋。

  因为秦非先是一宗之主,然后才是她的师兄。

  若是这事被外人知道了,秦明月只会被世人唾弃,哪怕她是仙道第一人也不例外。

  而御山宗丢不起这个脸,整个仙门正道也丢不起这个人。

  从门外走进来的陈茵第一眼就看到他秦非坐在那儿,正想打声招呼,可是临到头时,又很有眼色的停住了。

  她从未见过自己师父身上气息这般阴沉,漠然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像是看一个物件。

  当她转头把这件事跟沈白说起的时候,只见面前竖眼男人轻“哦?”的一声,看样子对这挺感兴趣的。

  木屋里,众人以为一对的两人,失去了在外面逢场作戏的样子,距离几米远,维持着陌生又冰冷的上下属关系。

  以前陈茵还仗着好看的面容,试图勾引他,可自从上次他阴狠的一句“你再用她的面皮露出这幅表情,信不信把你的脸撕碎?”的话,她慢慢歇了这个心。

  甚至还为被人算计在手中的秦明月感到怜悯。

  但更多的是释怀,“就连堂堂的仙道第一人都被他耍得团团转,那自己也没什么好不甘心的”

  她可不想把这张好不容易得来的脸皮给毁掉,心中想道,陈茵一只手抚在脸上,满眼都是对这张脸的满意。

  那个神秘人跟她说,只要她能完成它给的任务,这张脸就永远属于她,而她也一直按照它的吩咐办事。

  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完完整整拥有这张脸,她眼中的失落瞬间被喜悦取代。

  而魔宫里,玄霖抓着再一次从某个人身上抢来的一根发绳,眯着眼笑了。

  不过他也没忽视下方的人,随意问道,“我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这件事自然就是上次他让人把沈白绑回来这件事。

  他一问,下面的苍云护法整张脸都是臭着的,甚至还有些扭曲,“魔君,属下打不过他”,说这句话时,他明显闪过别扭还有对败了的不服气。

  如果不是他使诈,他怎么可能被困在那边三天?连交手都还有交手,就被人耍得团团转。

  可是这句话苍云不敢跟上首的人说,因为废物在魔宫没有利用价值,而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毁掉。

  这一观念倒是有点与秦明月相似,但她是出于现实。

  沈白觉得光凭灵根来决定人去留太不近人情,可是御山宗本来就是修仙门派,不收有修仙天赋的,难不成还收凡人?

  哪怕陈茵有一丝天赋,即使是最差的五灵根,她都会让人留下,更别提她天赋还挺好的。

  若换做一个没有丁点灵根的人,即使秦明月同意她留在宗门里,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法则也绝不会让她活的安然无恙。

  这就是修仙界的残忍。

  就像仙门正道里,也并不是所有人认为的风平浪静,为了一个首席弟子的资格,各种手段尽出的比比皆是。

  但这些只要不闹到明面上,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秦明月没想到沈白有一天也会如他们一般做出这等为人所不耻的事,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当她被秦非因为这件事叫到执法堂时,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

  然而种种证据加上他自己供认不讳,直接将这罪名落实了。

  坐在尊贵的檀木椅上,秦明月看着他,眼神中冷意仿佛下一刻就能结冰,“沈白,你可想清楚了”

  只要他说一声不是,哪怕所有人反对,她都可以一力保下他,无论对错。

  旁边坐着的掌门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脸臭得要死,“我看她是被这小子迷得神魂颠倒的”。

  “她当着宗门法令是什么?是拿着当摆设?”

  在他努力维持着掌门威严的时候,下首跪着的垂首,不发一言,而身旁女子也同样跪着为他求情,尽管所有的事情都是沈白计划筹谋的。

  这一副师兄妹情深的场面,让秦明月心中直冷笑,“好一对郎情妾意”

  刻薄的嘴脸,哪里还能见到过去几十年来的样子,整一个被嫉妒和愤怒弄昏了头的妒妇形象。

  就连秦明月自己都知道现在的样子很丑,可是她控制不住,有一瞬间她居然生出了杀了两个人的想法,可怕到令人胆寒。

  明明现在正处严热夏日,秦明月却只感到浑身发凉,冷气只冒,一双手冰凉得像个死人。

  她听到狠毒的声音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可意识却好像盘旋在半空,只看着下首这一幕。

  “你既然承认挖了宋师侄的灵根,那你的就赔给她吧”

  她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齐地看向她,用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因为这惩罚太狠了,堪比挖心。

  陈茵哭着跪着往前移,想要抓住她的裙摆,求她收回这个命令,却被秦明月一句“不若你来替他?”给搞得哑口无言。

  就连秦非也觉得这个惩罚是不是太严重了。

  姓宋的内门弟子只不过双灵根,而沈白是上品的天灵根,用一个已经毁了的废材来换取将来可以问鼎大道的天才,未免太亏了。

  担架上一身受重伤的女子泪水哗啦啦地流出来,丹田出一个窟窿十分明显,伤口处鲜血还在那边留着。

  但在场的人除了一开始看了她一眼,注意力就全在沈白和陈茵身上。

  秦明月听了秦非的话像是听了一个笑话,“怎么?师兄始终觉得他的天灵根就是灵根,她的双灵根就不是灵根了”

  无论身旁的人怎么回答,都感觉里外不是人。

  执法堂里,秦非这个掌门在秦明月的威势下形同摆设。

  陈茵这是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明月尊者,却没想到竟是个这般杀伐果断,狠毒的女人。

  难怪沈白一直在暗中算计她。

  换做是她的话说不定也忍受不了她的霸道。

  对于修仙的人来说,灵根意味着什么,陈茵非常清楚,否则早在秦明月说“不若你来替他”时答应了。

  修为尽废是小事,生命线比普通凡人还短暂,即使侥幸可以活到寿终,往后余生也只会病痛缠身。

  更可怕的是看着以前修为比自己弱的,爬得更高,过的更好,这种落差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