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84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门口处,沈白无聊地站在那儿,当听见殿门开启的声音时,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略微一愣,墨色暗眸里闪过思索神色。

  “奇怪,按她以往闭关的时间,起码要等一个月才会出来,现在才多少天?”

  “还不到他原定预测的一半”

  沈白隐约感觉到里面有一点不对劲,然而他来不及多想,因为这时候一道熟悉得不能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进来”

  这话明显是对他说的,而往常秦明月从来不会以这样命令的语气来跟他讲话。

  犹豫了下,沈白还是走了进去。

  他刚一走进去,殿门就迅速的关闭,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亮光,黑暗中,隐约见到前方有一道人影。

  “师尊?”,他试探性道。

  脑海中,贺老也不嫌事多,在那边瞎起哄。

  白衣修士拧眉,在心中朝他道了声,“闭嘴”,随后往人影那个方向走近。

  与此同时,眼神中的疑惑也愈加深了。

  尤其是殿中一丝光亮也无,这实在不像是她的风格。

  不过沈白这丝疑惑在他听到秦明月比先前更加清晰的“过来”声音时,逐渐消散。

  连暗中生起的警惕之意也伴随着已经蓄积好的灵气,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为什么呢?

  因为沈白知道谁都有可能伤害他,唯有秦明月不可能,况且以她的实力,如果真想对自己做什么,他也无法反抗。

  也正是因为此,他才毫无防备。

  沈白向来算无遗策,可是这次,他却失算了。

  在离秦明月只剩下一步之遥距离的时候,原本坐在榻上不动的人影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力道之大,让重视体修的沈白忍不住一皱。

  不过一刻工夫的停顿,情势已然颠倒,白衣修士被一柔软压制在榻上。

  桂花味的冷香铺面而来,然而他却只能闻及那急促的呼吸声。

  “师尊”

  他想说着什么,然而下一秒,声音就止于痛苦的闷哼声中。

  唇上的铁锈腥味浓郁得惊人,两相撕咬下,伴随着还有几句呻.吟。

  黑暗中,隐隐可以见到他惊诧的眼神,还有暗藏在深不可见中的欲.望。

  当秦明月恢复意识时,就只见满床的狼狈,淫靡味道整个房间都是,而在榻上,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让她瞳孔微缩。

  凌乱不堪的场景,再加上自家徒弟眼角的一滴泪,让刚醒过来的她顿时头痛欲裂。

  秦明月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昨天的一切,明明她待在寒殿里闭关得好好的,怎么一眨眼醒来就看见徒弟躺在自己榻上,一副惨遭□□的样子?

  即使她再不知世事,该知道的也都知道,秦明月一眼望过去就知道,沈白的元阳已泄。

  而整个房间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破掉他元阳的人是谁,不用说她心里都已经很清楚了。

  于是,愧疚,对自己的不耻,各种情绪,一起浮上她的心头。

  同时的还有那隐秘的心思,只不过尚存的一丝理智让秦明月在这中间摇摆不定。

  她道沈白的情况极为凄惨,可她却不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肤如凝脂的身上没有半块完好,像是被虐待过的一样。

  只不过比起外表上的狼狈,精神上的更让人担忧。

  秦明月近三十几年来,从未感到这般心慌过,像个小孩子一样无措。

  沈白醒来时,周围已然被人清理过,干净整洁,空气中很干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窗台边上,那道人影站在那里不知道有多久,一双手脚冰冷,只等待着接受审判。

  但事实却不像她一早就预料的那几个结果。

  秦明月倒宁愿他骂她恨她,却不愿意见到这个样子的他。

  只听见沈白整理好衣物后,面色极其自然,语气恭敬一如既往,但多了分疏离。

  “师尊,如果没有事的话,那弟子就先告退了”,企图将那一夜的荒唐直接翻篇过去。

  背对着他的秦明月嘴唇微张,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沈白即将一脚踏出寒殿的时候,一道略显沉重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件事,师父会给你个交代的,但,不是现在”

  “所以,再等等吧”,疲惫的面容连带着声音都透着乏力。

  这其中的意味,沈白不明白,秦明月也没有解释的打算。

  听着他离开时毫不留情的步伐,她喉咙中突现咳意,抬眼看去,手帕上血迹斑斑,鲜红得刺眼。

  秦明月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情况。

  周身灵气溃散,境界正处于倒退的边缘。

  斜照的阳光下,她下意识握了握手心的丝帕,将它捏成一团,这皱得看不出原来面目的样子足以可见她心中的不平静了。

  半晌后,她望着窗台上一株清然的霜花,但心思明显不在它上面。

  “说实话,她从没想过太上忘情道一旦失控,会是这般模样”

  “能将一个人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而自己没有丝毫印象,包括发生的事,见过的人和物,比之前她意图斩断自私,却被自私操控,差点害死沈白时更甚”

  所以,她真的能完成师父“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期望吗?

  怆然的神情,带着一股忧郁,从前,秦明月一向很自信,然而在这一刻,她有点不确定了。

  她怕,她所做的一切都头来都只是一场空。

  秦明月敛了敛眸,从小到大,师父一直耳提面命,说她有一颗圣人之心,最适合修练太上忘情道。

  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甚至不会收她为徒,就连秦非师兄讨厌她,秦明月自己心里其实也是清楚的。

  但正因为难得糊涂,有些事情如果计较得太真,到头来难过的还是自己,所以每次她都装聋作哑,故作不知。

  想到这里,突然有一水珠从秦明月眼睛上掉落,她轻轻碰了一下,看见泪水时,神情怔愣。

  也不知道是修炼太上忘情道的后遗症还是什么,她感觉自己的情感变得更加丰富了。

  因为哪怕是小时候,周边亲人灭绝,孤身一人,受尽欺负,过着有着上顿没下顿日子时,她都没掉过一滴眼泪。

  而现在却由于一件小事,流起了眼泪,秦明月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寒殿中,白色仙裙美人仙姿玉容之下,泪珠如露,近看,却有种被拉下凡尘的感觉。

  美而不俗,艳而不妖。

  只可惜,这冰冷的大殿里只有她一人,无人能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