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83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属下无能”

  “十八年前,沈家被那御山宗的仙尊给灭了之后,就再也也没有佛令的消息了”

  “不过同年,她从山下带回了一个男婴,也就是如今座下唯一弟子,沈白”

  “属下怀疑他很可能就是当年沈家的幸存者,佛令很有可能就放在他的身上”

  穿着黑色魔族盔甲的人恭敬地冲上首的人道,适时地露出一丝疑问,声音阴冷,“魔君大人,需要属下去把他给绑回来吗?”

  他问这句话是出于职责所在,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越权,尤其是霸道集权的魔君陛下了。

  只是玄霖注定领会不到他的好意了,不喜欢归不喜欢,可作为下属,有时候还要学会看人脸色。

  苍云问的太不是时候。

  听到这句话后,他眉眼中积蓄的阴沉又多了一分,濒临爆发阶段,只不过被他极力给压制下来了而已。

  然而那暴风雨快来前的宁静让人心中更加害怕了,苍云想到他以往的手段,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只见玄霖轻描淡写地瞥了他一眼,声音一如他神情,轻飘飘的,但无法让人忽视。

  “这还用得着本座对你说?”

  这句话在苍云听来,就是来自恶魔的声音,阴鸷充满戾气,深知魔君德行的他连忙找了个借口退了下去。

  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在心里暗道自己太难了。

  “果然前几天看到的魔君大人是自己的幻觉。”

  “这个陛下还是那个当年以暴力征服整个魔界,阴晴不定、生杀予夺的魔君陛下,不是先前看到的那个二傻子”

  如果此时玄霖知道他底下的人在想什么的话,怕是把他头捏碎了都有可能,只可惜他不知道,所以苍云也逃过了一劫。

  殿中,他沉思了一会儿,下一秒化为一道黑雾,消失不见。

  御山宗,一处简陋的木屋里,沈白站在那里,身姿挺拔,只是气质与以往大不相同。

  尤其是那一双竖眼,冰冷的不像是人类。

  更确切的说,他也不是人族,沈白体内拥有一丝魔族血脉,而在不经意中出现返祖现象。

  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仔细把玩着,让人担心这块玉石会不会被他不小心摔碎。

  “毕竟这可是仙魔两道的人疯狂要找的佛令啊”,脑海里,贺老看见这一幕,心都在滴血。

  沈白自是听见了他的声音。

  不过他无视了脑海里一直怂恿着自己的声音,转而低头望着跪在地上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眼神充满敬畏的黑衣人。

  眉心一道竖眼冷漠无情。

  掌心魔气蓄积,一道吸力直接将黑衣人吸到手中,无视她的挣扎,像是要把手中之人掐死的趋势。

  “少主人,属下知错了”,蒙面下,女人痛苦的声音,依稀能听出原来的声音好听的。

  然而沈白听着她的求饶,神色没有半分波动,反而闪过一丝愉悦之意,绝对力量的感觉让他不由沉浸在这种快感之中。

  若不是体内的那个人一直在那边吵吵嚷嚷,他还真有可能杀了她。

  这种不受控感,让沈白忍不住皱眉,就在黑衣人快要被自己掐死的时候,他突然力道一松,下一秒直接把她丢了出去。

  身后,木制屋子大片毁坏,足以可以知道他并没有手下留情。

  “若不是他还用得着她,他不会留着她活到现在”

  沈白眼中冷意一闪,似是感觉没能杀了她有点可惜。

  他没有看向黑衣人那个方向,无视了她楚楚可怜望着自己的眼神。

  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块丝帕,低眉仔细地擦拭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同时又让人觉得高高在上。

  语气里的威胁之意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多余的事,下次就不只是这么简单了”

  “茵茵,告诉我,你会识趣的,对吗?”,仿佛只要她回答不是,那后果不是她所能承担得起。

  就连贺老都不由替陈茵觉得可怜,一颗芳心全喂了狗,“这么漂亮的美人,怎么说打就打?”

  “是,属下知道了”

  黑衣人忍住喉口的铁锈味道,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在沈白道了声“滚”后,然后拖着伤体走了。

  在黑衣人走后,沈白才有时间处理脑海里的那个人,一个身受重伤,只能寄居在他意识里的废物。

  两个人意识共享,就在沈白这样想的同时,里头的那个人立马不乐意了。

  “喂,沈小子,老子在江湖混的时候,你连出生都还没出生呢?就你现在这修为,换做以前,我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你弄死”,贺老气呼呼道,只得到沈白嘲讽的嗤笑一声。

  幸好贺老早知道他那狗脾气,索性也不怎么生气,如果他敢对他那个师尊也这么个语气的话,那他才佩服他。

  说实话,当第一眼看见秦明月那个人时,贺老明明知道她看不见他,却还是忍不住发怵。

  不只是因为在他当初那个天才遍地走的时代,她是绝对最顶尖的那一层次,足以跟那些天骄们睥睨,还因为她那双眼睛太通透了,让人不禁自惭形愧。

  只是让贺老觉得不争气的是,她为什么眼神那么不好,谁都没看上,居然看上这么一个孽徒。

  修魔道,试图掀起仙魔大战,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报仇,可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的贺老又怎么不知道,他只是为了一己私欲而已。

  “你敢对着天道发誓,你对你师尊没有一点点私心?”,贺老问道。

  沈白没理会他,他也不在意,因为,从沈白不回答这个问题就可以看出他的答案了。

  “我告诉你,对付女人,不能像你这样,虽然你师尊跟普通女人不一样,但本质还是一样的”

  “想当年,……”

  等到沈白走远了,他脑海里的那个人还在那里絮絮叨叨,只不过沈白一个字都不信。

  一个修鬼道,身上煞气那么重的人,如果他真信了他,那才是傻。

  他可没忘了,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要不是身上的血脉突然返祖,被夺舍的就是自己了。

  回去后,沈白像以往一样,每天都去寒殿那边朝秦明月问安,即使被拒之门外,也照样日复一日过来。

  寒殿里,秦明月盘膝坐在冰床上,本来被压制住的那丝悸动又再次爆发,攻心之下,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吐出。

  眉心红纹隐隐欲现,最后在她睁开眼的时候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