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81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在秦非走近的时候,秦明月就已经察觉到了,不过她没有睁眼。

  秦非也不引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她在听着。

  他扫了周围环境一眼,最后把目光放在秦明月身上道,“你还是跟从前一样,一有什么心事或不高兴,就会来到这里冷静冷静”

  “没想到一眨眼,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

  隐隐有白发的掌门声音中隐隐有一丝怆然。

  他比后来入门的秦明月大了半百,但天赋总不如她优越。

  每次师父检查修炼时都拿她来说事,以至于秦非表面上对比自己小很多的师妹十分客气,实则心中还是有一丝芥蒂。

  然而,若说以前他对秦明月尚存嫉妒之意,如今却只剩下庆幸。

  因为站得越高,担的责任也就越大。

  秦明月听了之后,闭着的眼睛下睫毛一颤,却仍然没有睁开。

  不过,秦非也不在意这些,他就站在旁边,眺望着那道飞流的瀑布。

  “我还记得你被师父带回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当时你睁着大大的眼睛,怯怯地看着众位师兄弟”

  “如今想来那一幕依稀历历在目”

  秦非随之把视线又放回了她的身上,“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师妹,有时候你不需要把自己逼得这么紧的,过犹不及,最后只会落得个伤人伤己结果”

  他再怎么不济,却也没废物到看不出她身上的气息不对,灵气隐隐有溃散的趋势。

  这不禁让秦非有些怀疑,世上真的有圣人吗?如果没有圣人,又哪来的圣人之道?

  见到秦明月不予理会,他叹了一口气。

  在走之前,秦非留下了一样东西放在秦明月身侧。

  那是他们师父生前留下的一个物件,一个香襄,具有宁神镇静的作用,最适合调理灵气了。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秦明月睁开眼,她第一件事便是低眸瞧了它一眼。

  秦非不知道的是,这香襄还是她亲手做的送给师父的,如今兜兜转转,却还是物归原主了。

  她并没有将它拿起来,而是漠然地收回眼神,定定地望着前方的悬崖峭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起刚才听到的那些,秦明月垂眼,遮挡住眼神下的茫然与不解。

  “哪怕明知道这件事不可为,还是要一意孤行?”

  平淡的面容下,她的眼神一点也不从容,连带着身下的水流都被失控的灵气结成冰块。

  若是秦非知道她把他的意思理解成这样,怕是会后悔到痛心疾首。

  断崖下,过了半晌,秦明月踏着水走了出来,一道清洁术过去,不出一会儿,身上的衣服已然全干。

  远处,风声微动,隐藏在暗中的某个人见到这一幕,气息不小心岔了一瞬。

  也是这一瞬的不对劲让秦明月发觉到了一丝极淡的魔气,她下意识眉心一拧。

  与此同时,右边衣袖一甩,蓄积的灵力径直地往某一方向击去,声音轻柔中又带着一丝冷然。

  “堂堂魔尊,居然也会做出这般宵小行为,说出去,未免让人贻笑大方”

  “还是觉得我御山宗留不下你?”

  之所以秦明月知道对方是因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呆这么久,还不被发现的魔族之人,除了新上任的魔尊之外,别无其它可能。

  此时,在她视线望去的那个方向,一黑袍男子站在那里,妖异的魔纹布满整张脸,平添了几分戾气。

  此人正是新任魔君玄霖。

  他不像往届的魔尊后宫佳丽三千,心中野心勃勃,一心只想着称霸三界,实力不可小觑。

  虽然秦明月未曾跟他交手过,但从他杀了上任魔尊这件事,便足以让她提起谨慎之心。

  只见他随手散去秦明月刚才的那一击,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漫不经心。

  但年轻的魔尊大人到底道行还是太浅,又或者是涉世未深?

  当玄霖听见远处的人的质问,红眸敛眸,面上表现得极为镇静,被披散下来的发丝遮挡住的耳尖却是红透了。

  他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没想到这个古板,迂腐的仙道魁首,包裹的玄袍下竟是这般……这般”

  “活色生香”

  他只能用这个词来描述了。

  本来玄霖来御山宗是想讨教一下仙道第一人明月尊者的实力的,然而如今是兴致冲冲的来,狼狈十足的回去。

  魔殿里,他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广招大量的美女。

  起码要做到不会出现上次见到秦明月那一幕时,被吓得乱窜,连实力都发挥不出一二的场景。

  一回想起当时那情景,玄霖脸色黑得跟什么似的。

  而面对向来不沾女色的魔君大人的要求,一旁两位护法互看了一眼对方,面面相觑。

  “为什么他们感觉魔君大人从御山宗回来,整个人就像是被迷了心智了一样?”

  不过疑惑归疑惑,两个人却还是按照吩咐办事。

  自从玄霖杀了上一届的魔君,上位后,朝中大臣恨不得给他后宫塞满美人。

  只可惜他暴戾,一言不合就杀人,最是看不惯别人干涉他行动,其他人即使不甘心,在见多了血后,也逐渐歇了心思。

  所以突然一个疑似选妃的命令下来,大臣们欣喜的同时,也犹疑不定。

  不过就算是魔君大人暗中有什么计划,他们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于是两位护法在短短时间就召集了许多美人。

  玄霖一开始还饶有兴致的,然而当看到殿下罗列的一群各有千秋的魔族美人,其中不乏美艳,清冷,柔弱风格的女子时,却半分兴趣都没有。

  尤其是看见搔首弄姿,试图引起他注意的人,眉头更是紧皱,暴戾之色哪里可见先前面对秦明月时的不知所措?

  “真是见鬼了?”

  少年魔君瞧了几眼后,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她们全部退下。

  当大殿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才从怀中取出了一样物件,赫然是秦明月没有拿走的那个香襄。

  玄霖仔细打量这个略有些粗糙的小物件,略微嫌弃。

  这是他得到的“战利品”中最不值钱的那一个。

  果然,剑修都很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