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78章 修仙界里的杀徒师
  待沈白走后,秦明月望着他的背影,直至他消失才收回眼神。

  整座大殿只余阵阵冰冷,还有那满屋的寂寥。

  世人皆知御山宗的明月仙尊向来不理会宗门里面的事物,只有在重要的门派大比上才会出现。

  然而他们不知的是,她主修太上忘情道,讲究的是不为情感所动。

  而身为人修,七情六欲是人之常情。

  所以,与其说秦明月常年居住在寒殿中,倒不如说在大道未成时,她只能靠这座大殿来镇压体内的七情六欲。

  “可是最近,万年寒石隐隐有镇压不住它的趋势了”,秦明月敛眸,压制住眼中的波涛汹涌。

  因为在她之前,从未有人修过太上忘情道,所以她并不知道,如果失控起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秦明月不敢赌,也赌不起。

  于是,三天后,半途中,沈白收到了来自.自家师尊的传讯,说要闭关一段时间。

  正好,旁边有一位师兄就在他身侧,听到了传讯里面的内容,诧异跟羡慕同时出现在脸上。

  他认识沈白,自然也知道给他传讯的人是谁,仙道第一人的明月仙尊,谁不知道呢?

  虽然于辉曾有幸见过仙尊几次,但从未听见她这么温柔的语气。

  谁不道御山宗的明月仙尊犹如一块冰雕,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稍一靠近,就会被她周身的冷淡给灼伤。

  却没想到她对待自己唯一的徒弟竟是这般,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恨。

  只可惜这种运气是羡慕不来的,于辉摇了摇头,不过不妨碍他对秦明月的大肆赞美。

  “论天赋,她是近千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天灵根天才,论毅力,这宗门上下,乃至于整个苍云界也少有人及”

  “沈师弟你能拜在她老人家门下,真的是太幸运了”

  “如果我什么时候能得到她指点一二,就算做梦恐怕都能笑醒”,于辉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道。

  这不仅是他的心里话,同时是御山宗上下所有人心里想的。

  表面上,他们虽然都在感叹沈白的天资卓绝,可暗地里想的却是他能有这般成绩,还不是赖于有个好师尊。

  早年时候,沈白还是个稚子,的确是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师兄弟看待,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变成了现在这般,让人艳羡嫉妒的同时,又充满畏惧。

  沈白自然听见了他的话,不过,他只是简单地笑了笑,并不做多语。

  然而在于辉望不见、低垂的眼眸下,却带着一丝讽刺。

  “如果你知道收自己为徒的人和杀你全族是同一个人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份殊荣?”

  至少沈白并不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

  当他再次抬头时,又是抿着唇,一副温润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模样,格外具有欺骗性。

  陈茵从远处瞧到他时,白衣修士便是一副虽身处红尘,却置之度外的超然,让她有一阵感到心慌。

  不过,下一秒沈白身上的气息就消失了,让她以为刚才那一幕只是她的错觉。

  虽然陈茵只见过他三面,然而对他的好感出奇的高。

  毕竟长得好看,修为又高的人,谁不喜欢?更何况他还救下自己的性命。

  这样一想,她脸上本来就挂着的淡笑愈深了。

  远远的,两个人就看见师门新来的小师妹抿着唇淡笑,叫“沈师兄”时,声音悠然之中,仔细听,可以听出来的喜悦。

  看见她,沈白二人停止对话,礼貌性地点点头,冲她颌首示意道,“陈师妹”。

  这时,陈茵才注意到他身旁还站着一个人。

  似是知道她眼神中的疑惑,姓于的这位师兄自报家门道,“我是衡华长老门下的大弟子,于辉,论辈分,你叫我一声师兄便可”

  “于师兄好”,陈茵反应过来后立马道。

  说完后,又把视线放在了沈白身上,眼神黏糊,生怕别人看不出她的心意。

  于辉见了,不由苦笑一声。

  虽然他早就知道跟沈师弟站一起,最先被注意到的肯定是沈师弟,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这么酸呢?

  尤其,眼前站着的还是一位极其绝色的大美人。

  为什么在这里他只用了大美人来代替,而不是惊诧其容貌与仙尊如出一辙呢?

  是因为整个宗门上下,实际见过秦明月的没多少人。

  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掌门秦非觉得她容貌太甚了,会影响到门中弟子心神,不益于实力的发挥,所以每次出场的时候,都尽量让她掩藏容貌。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认出来陈茵和明月仙尊长得一模一样的缘故。

  陈茵是沈白上次下山除魔带回来的女子,被测出来是水属性单灵根,是最适合当炉鼎的体质。

  秦非可不愿意见到跟自己师妹长得一样的人受到旁人欺辱,加上除却炉鼎体质,单灵根天赋算上等的了,所以才把她收入门下。

  而正好赶上秦明月闭关,所以来不及跟她说这件事。

  不过按他想,沈师侄既已见过陈茵,应该跟她说过这事,谁能想到他提是提了,但关键点没提到呢?

  其实在秦非第一眼见到陈茵时,他受到的冲击力绝对比沈白看见她还要大。

  他与秦明月一同长大,自然知道她过去的样子,而陈茵不仅容貌像,甚至连常挂着的笑容都像。

  说实在,他有点想念当年的小师妹了,而不是现在冰冰冷冷,试图断绝所有情感,问鼎大道的她了。

  可是,秦明月为什么变成现在这般,没有任何一个人比秦非更加清楚了。

  太上忘情道又称为圣人之道,而能修炼这种道,并且没有半分阻力的人,势必拥有大爱无疆精神。

  整个苍云界的命运都系在她一人身上,若不如此,她怎么应对两年后的仙魔之战?

  正因为对秦明月的不忍,看见陈茵,掌门秦非难免想到当年的她,所以对她稍微纵容了些,没那么严厉。

  但索性陈茵也懂得分寸,并不惹是生非。

  但她对沈白的恋慕之意,以及时刻纠缠的举动,还是让他一度紧皱眉头。

  虽然说沈白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然而十八年前的灭族之仇,还有沈家勾结魔族的事让秦非始终对他生不起喜欢,总感觉是个隐患。

  本来他是想悄无声息解决掉他的,只是秦明月一直暗中护着,他没办法只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