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70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
  而此时,席慊现在想找的人正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大家以为不可能出现的游戏里。

  任谁也想不到,外面事情闹得这么大,她居然还有时间玩游戏?重点在于平时也没见她多经常上线。

  游戏里一如既往的热闹,人来人往,因为网上的事,秦明月又换上了刚进入游戏时的那一副装扮,看起来倒有点像一名柔弱的画师。

  虽然精致的衣裳惹人多看了两眼,但没有人怀疑她就是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月色微冷。

  作为《九霄问道》游戏的所有者,殷凡在秦明月一上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他什么优点都没有,就是小心眼,因为她,公司受到不小的波动,尽管最后稳定下来了,却还是损失了不少的资金,这笔账他还没跟她算呢。

  所以他在收到秦明月上线的消息后,就进入了游戏。

  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有一个内部的账号,所以他用的是这个游戏账号。

  巧合的是,这个角色的脸与殷尊长得一模一样。

  至少秦明月初见时,还以为见到活着的他了。

  不同于现代装,游戏里的角色一身尊贵紫色蟒袍,银色发冠将墨发束起,余下两簇碎发散落在两侧,看起来就是贵气逼人。

  但可能是因为特效的缘故,眼底的乖戾也就更加明显了。

  “既不像他,也不像他”

  秦明月仔细打量过后,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

  于是,殷凡就见到原本还一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人,忽的睫毛微颤,敛了敛眸,没再看他了。

  事实上,在自己刚出现在这里,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秦明月就一副怀念的眼神看着自己,甚至是抚上自己的脸时侯,殷凡就被她这一系列举动给弄得呆住了。

  “搞得好像自己跟她很熟似的”

  “不过,他真的跟那个人长得很像吗?”,面上没有露出分毫神情,可心中却出现了一丝疑惑,“在面试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地看着自己,仿佛是透过他在看谁的影子”

  可殷凡曾查过她,在秦明月的人生轨迹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

  虽然殷凡并不像席慊或是其他那两个人喜欢她,却还是为此感到不爽,任谁总是被人当作是替身也会不满的,这究竟是在恶心谁呢?

  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竟下意识脱口而出,待到反应过来,想要收回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看向秦明月。

  只听亲明月轻笑一声,声音若有若无,隐约带着一丝讽意,似是针对他刚才的那句话。

  此时,哪怕她口中的那句话还没说出口,殷凡大致也能猜到她想说什么,无非就是“你不是,也不配是”这等贬低人的话。

  如他所料,就在他心中念下这句话的时候,与此同时,秦明月一句“你不像他,你也不是他”也随之落下。

  字虽然不一样,但意思都差不多。

  不过出乎殷凡意料,他居然没有生气,甚至还有心思在一旁幸灾乐祸。

  幸灾乐祸什么?还不是温君芥三个人,任他们在圈子里如何呼风唤雨,到最后不还是被一个女人给耍了。

  以她对那个跟自己很像的人的深厚感情,他可不认为,一颗心还能掰成四颗用。

  不过接下来秦明月的这段话,又让他有些怀疑起来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对的,实在是秦明月的语气太怪了,让人忍不住心生误会。

  试问谁会用那种冰冷而又怀念的语气道出杀伐而又怀念的话呢?

  在殷凡的目光下,秦明月的视线再次落在了他的脸上,并且深深地看了许多眼,里面蕴含的意味让人捉摸不透。

  顿了许久后,她突然嗤笑一声,继续刚才未说完的话。

  “不过,你脸上的这张脸却是与他极为相似,如出一辙,让我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死了没有”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她声音微沉,不悦中总感觉夹带着什么,让听着的人不知道她究竟是跟那个人有仇还是什么的。

  至少殷凡猜不透。

  他本来还想问些什么,只可惜秦明月又再一次转身,背对着自己,任他说什么也没回应了。

  而在他们面前,赫然是一座桃林。

  如果殷凡一开始有参与游戏活动的开发过程,必然能认得出来,这就是当初活动中出现过的场景。

  而如今游戏活动已经结束,玩家是不可能进入那个界面,又哪来的一模一样的桃花林呢?

  只可惜他不知道。

  若是有人平时注意过秦明月的装扮,就应该能猜得出来她格外喜欢桃花,不管是羽衣霓裳裙,还是其它装备,上面都绣着朵朵桃花,绯色迷人又带着淡淡的春意。

  更甚至前几个世界,每次都会折下一枝桃花,放进瓶里。

  不过这里的喜欢并不是指真的喜欢,而是爱屋及乌的那种,如果真说喜欢,没有一项会比得上桂花。

  所以喜欢桃花的其实另有其人。

  这里的他并不是指殷尊,也不是指前几个世界里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一个她又爱又恨的人。

  那是她有记忆以来经历的第一个世界,也是她最不喜欢回忆的那个世界。

  因为,那个世界她没有记忆,而是真真实实的经历天道给定的剧本,甚至比上面原身所做的更为疯狂。

  因为她杀了那个世界的男主,并且是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的那种。

  也是因此,那个世界崩了,后面,天道才“大发慈悲”允许她带着记忆做任务。

  可是如今,秦明月却开始怀疑起来他到底死没死了。

  种种迹象表明,他还活着,而且似乎想要向她报仇。

  秦明月垂了垂眼。

  殷凡看着她身上的气息变来变去,随后又在顷刻间恢复了平静,不由感叹女人心,海底针。

  他不关心秦明月刚才心里想的是谁,也不想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说实话,她刚才气势爆发的那一瞬让殷凡一度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逝世的爷爷。

  同样的深沉,让人难以忽视,至少没有一点的阅历是锻炼不出这样的气势的。

  殷凡没有,跟他同一年纪段的青年也没有,这里既包括席慊也包括温君芥等人。

  其实,真正说来,秦明月并没有特意的去掩饰自己的怪异之处。

  好比如原主是个又宅,样貌丑陋,不喜打理的人,而她在短短时间就将自己改造成功,变成了一个虽然看起来只是清秀,气质却满分的人。

  如果说外貌这点,那倒还好说,一整容微调,二美白。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不是没有道理的。

  更何况原主的五官并不算丑,秦明月能发现的事,那些广大的网友自然也能发现。

  但气质、性格这点就不是很好说了。

  秦明月很会放大自己的优势,她知道这张脸有酒窝,笑起来会非常好看,所以她能笑则笑。

  即使不笑的时候,她也会利用声线,尽量做出娇气的语调。

  光是这两点她足以打败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女性了。

  每个人的气质、性格都是后天形成的,而如果不是遭逢巨变,精神受到冲击,导致性情大变,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可秦明月完完全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焕然一新,完全与过去割裂。

  这让许多人疑惑,但疑惑的同时却也不会多想,殷凡也一样。

  毕竟这是一个科学的世界。

  还记得他和秦明月两个人在公司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当时,他都那样针对人了,甚至都上升到人格侮辱上了,而身为当事人的秦明月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还有空在那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有时候殷凡还真想知道她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如果当初秦明月态度能稍微强硬一点的话,殷凡不是相信而是肯定,以她的能力,绝对有办法改变他当时的想法。

  可是她不仅没有,而且是不做挣扎地放弃了。

  就好像那场面试在她眼里也只是无聊时的一道消遣罢了,可有可无,并不是非常重视,所以她不在乎结果到底如何。

  游戏人间的态度一目了然。

  在殷凡沉浸思绪期间,秦明月这时候突然侧身,在看到他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你怎么还在这儿?”,她一直以为他已经走了。

  这话让殷凡无言以对,如果秦明月没问,他都快忘了此次前来找她是为了什么事了。

  “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来跟你叙旧的吧?”

  游戏中,他那个角色轻笑一声,玩笑话般地说道。

  不过听的人也不会把这个当真,毕竟秦明月跟他也没有旧可以叙。

  看到她眼神中带着疑惑,殷凡一直想说的话,反倒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了。

  其实,他这次进来游戏也不全是想找她算账,因为他不认为只凭她就能弥补公司这些天来的巨额损失。

  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想为难她,想看她怎么应对,是死赖着不还,还是硬着头皮上,亦或者是找温君芥等人借?

  想到一有这种可能,殷凡就兴奋。不过,这个兴奋也仅仅维持了几秒钟。

  因为以他这几次和秦明月的见面来看,她不是那样的人,也没那么笨,若真蠢,又怎么可能把温君芥他们耍得团团转?

  正如殷凡所料,秦明月听了他说的,倒没觉得他狮子大开口,那游戏的价值多少没有人比亲眼看着它问世的她更明白了。

  更何况,它还是国内至今为止仅有的一部全息游戏,无人超越。

  但也只是这样罢了,光凭这点就想让她赔偿,未免也太把她当傻子看吧?

  还是说他公司快破产了,只能从她这里薅羊毛?秦明月想到这里,狐疑的眼神看着他。

  水灵灵的眸子通透极了,像颗琉璃,晶莹剔透,苍茫中透着神秘。

  不得不说,她这个九霄第一美人的称号真不是吃素的,哪怕这时候她只是简单地戴着一块面纱,仅露出双眼,那眼底的风情也忍不住让人晃了晃。

  现实中,温君棠上线,顺着地图追寻过来时,便看到这样一幕场景。

  桃花纷飞,一紫色蟒袍男子与淡色青衣女人相互对视,看起来就像一对的。

  这时候,她只来得及闪过一句,“如果他们两个在一起了,那她堂哥怎么办?”

  都说世上没有比敌人更了解自己,温君棠将秦明月视为情敌,自然方方面面都将她观察个底朝天。

  别人认不出她就算了,她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秦明月都已经把她席慊哥哥和堂哥迷惑了,怎么?现在又想把主意放到她表哥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