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7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席母率先开出的口。

  “你好,我是席慊的母亲,这次专程赶过来看他的,没打扰到你吧?”

  她看着比自己还沉得住气的女生,心里其实微微有些诧异。

  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高看了秦明月一眼,觉得她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一无是处。

  不过就凭这点,还不足以让席母对这个眼前很有可能是自家儿子喜欢的人感到满意。

  在她看来,能当她儿媳妇的人最起码家世要门当户对,配得上席家的地位。

  只见坐在沙发的贵妇人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手,慢条斯理的动作,在秦明月看来透着轻慢,可是又让人觉得理所应当。

  听见她的声音,秦明月脑袋有片刻的懵,差点没转过神来。

  为什么她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句话有点怪呢?可究竟是哪里怪,她又暂时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秦明月就没继续想了。

  只见她摇了摇头,连忙道了两声“没有”,毕竟是合租室友的母亲,她总不可能跟她说你打扰到我了吧。

  视线落在席母面前空空如也的桌上,发现连杯水都没有的时候,出于主人对客人的礼仪,秦明月去沏了一杯茶给她喝,顺便把买回来的东西放进厨房。

  而坐在一旁的席母也没闲着,从秦明月开门进来的那刻开始,她就一直在观察着她。

  从相貌到行为举止,再到语言艺术,都可以看出她至少曾经受到过良好教养,起码家里应该是不缺钱的。

  她自然也瞧见了秦明月的动作,不过并没有多加在意,在看到她端着一盏茶走出来时,只是简单地瞧了一眼,身子连动都没动。

  倒不是她不想喝,而是因为平时席母的口味早被养得太刁了,这等劣质的茶自然入不了她的口。

  至于还有另一种可能,席母连想都没想过。

  尽管如此,但多年来的修养还是让她矜贵地点点头,冲秦明月道了声“谢谢”。

  然后,只有两个人的大厅里,再一次陷入了寂静。

  秦明月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氛围,因为太过压抑了,透着一股尴尬。

  她自是也瞧见了席母的拒绝,但豪门出来的果然是豪门出来的,面上没有表示出来,神情做得滴水不漏,若不是秦明月观察细致,说不定就直接忽略过去了。

  在送完茶后,秦明月随口客套了两句,就想借口回房间,而这个客套话没有什么比端出来的茶更合适了。

  不过令秦明月诧异的是,刚才还一脸拒绝的席母听了她的客套话,居然还真的端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

  席母原本没对她泡的茶抱有多大的期望,所以只是轻抿了一口,顶多只够润唇。

  可是当她感受到舌上苦中微带甜,还有那清淡中又泛着的茶香味时,眼神突的一亮,在秦明月的视线下,她又抿了一口。

  比起刚才的浅尝辄止,这回,她喝了一小口,足以见得对这盏茶的喜爱。

  等到席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女人在那边聊得十分投机,俨然是一副姐俩好的架势。

  说真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他这个眼高于顶的母亲待人这么的亲善,让他差点以为被人调包了。

  不过到底是亲母子,以席慊对自己母亲的了解,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隐藏在和善面容下的心机。

  简单的话语里透露出来的试探之意,也就只有秦明月不但没想到,而且还把事情想歪掉。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谁让她本来就跟他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好不容易把席母送走,席慊的视线落在了秦明月身上,却见她一直盯着自己,面无表情,更准确的是用打量的眼神来看待他这个人。

  从席母口中知道,这整栋楼层都是席家的房子,可当初他是以合租的身份住进来的。

  秦明月不得不怀疑,他是故意接近自己,而目的是想要报复原主,想归想。这句话她并没有问出来,有些事摆在明面上说就有点不好看了。

  但心里其实已然有了搬出去的想法。

  这个念头不是刚生出来的,而是很早就有的,她之所以合租不就是没钱,为了省钱?

  如今席慊银行卡里投入股市那笔的钱以好几倍的收益回馈回来了,秦明月已经不差钱了。

  只要还了他的钱,她完全可以立马提包走人。

  在秦明月思考间,席慊一句“你面试得怎么样?”把她的魂给拉回来了。

  说起这件事,秦明月这时才开始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那个小殷总,明明两个人先前没有见过才对?

  可看他的那副架势有不像,明显是在针对自己,否则为什么连她的情况都知道,要知道面试档案里可没有这些资料。

  这一心思在脑海中一转,转眼就被秦明月抛在了脑后。

  说来,她已经有好些天没有登陆游戏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明月总感觉这个游戏蕴含着一些十分重要的信息。她曾经也在科技方面专研了许久,虽然不是针对游戏,可一些流程还是看得懂的。

  但,当初殷尊真正做成这部全息游戏的关键一步,她到至今都没想明白,因为光凭那些纯粹的代码是不可能构建这么一个宏大的精神世界的。

  游戏里,秦明月伸出手接住了一朵花瓣,栩栩如生,除了在游戏里可以无限重生外,这无疑就是另一世界。

  又或者说这就是另一个世界?

  似乎摸索到了什么,秦明月睫毛一颤,然后就被身后逐渐走近的脚步声给打乱了思绪。

  其实,早在温君芥一上线的时候,她这里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只不过秦明月只是简单地看了一眼,什么动作都没有。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男主,她根本就不会靠近他。

  反正最后都是渣了他,敷衍就敷衍点呗,难不成还指望她真上了心?

  温君芥这次来是为了解除两个人的夫妻关系,毕竟他并没有被人耍着当猴玩的兴趣。

  本来以为月色微冷最起码也会装着挽留两句,却见她仿佛只是听见了寻常话语,眼皮连动都没动一下,道了一句“好”。

  这让他隐藏在衣袖下的手有片刻的紧握,随后又松开了。

  若说他心里不难受是不可能的,但这点情绪他自恃还是能抑制得住的。

  看着一如既往,伪装成与世无争的面容,温君芥声音微沉,甩下了一句话,“你是一个没有心的人”,而这句话在秦明月听来,只觉得莫名的讽刺。

  “心?那是什么东西?”,当你一次次的充满希望,却又陷入失望,最后进入绝望,你就会发现“心”的存在毫无意义。

  它只会让你痛苦,像个疯子一般,徒添人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