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6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
  在秦明月离开后,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一瞬间沉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温君糖听说殷凡为了她把那个女人给刷下去了,兴冲冲地跑到公司里,彼时,他正在开会。

  听助理说她来了,殷凡放下手中的事,让她进来。

  “表哥,我真是爱死你了”,还没看到人,坐在办公椅上的他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激动的巨吼。

  随之温君糖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粉红色的公主裙,看起来十分天真,没有心机。

  “都多大的人了,还毛毛躁躁?”,见此,殷凡训斥了她一声,只可惜温君糖平时被自己宠得太过了,导致她即使听到也不在意。

  “我这不是高兴嘛,那个秦明月把席哥的心给牵走了就算了,现在连我堂哥都在护着她,如果连你也不帮我的话,那我真的是孤苦无依了”,温君棠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故作可怜兮兮道。

  “得了”,听到她讲起秦明月,殷凡莫名想起她当时看自己的那一眼,似乎是透过他在看谁的影子。

  但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本来从一开始她就不可能出现在面试会上,如果不是他想看看一直被温君糖碎碎念的人是怎么样的,给她出一口气,否则以她不知道哪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历,秦明月根本连初试都过不了。

  所以他淘汰掉她也是必然的。

  地下停车场,秦明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刚刚震动的信息,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她分不清这个电话号码是谁的,在瞧到先前停在这里的车已经没了影子,心里虽然有猜想,但不确定,万一是什么钓鱼电话呢?

  所以她没有立刻打过去,总归如果真出事的话,那车主绝不会置之不理。

  在这之前,秦明月看了眼自己的车,那刮痕尤为清晰明显,让刚买回来的车顿时掉色了不少。

  想了想,她还是开去店里维修,保养一下。

  因为这辆车才刚买不久,而且又是极其昂贵的价格,所以店里的人员对秦明月的这张脸有点印象,看见她立马迎了上去。

  不巧,温君芥的车就是在这里买的。

  秦明月随意一瞥就看到熟悉的车牌号和车身,还有跟售后的人员在说些什么的车主。

  犹豫了会,她走了上去,“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我是中午某某地下停车场另一辆车的车主,十分抱歉把你的车撞坏了,这一件事我全权负责”

  “你算一下修理费多少,我到时候转账给你”

  说的时候,她睫毛一颤一颤的,心神有些不宁,总感觉眼前人是豺狼虎豹似的,她不知道的是这是面对男主的危机感。

  温君芥也没想到撞他车的人居然会是她,看见秦明月,他没有拒绝她的赔偿。

  碍于两个人不熟悉,而且也无话可聊的,秦明月说完后,就走了。

  见她人影消失,温君芥才从兜里揣出了一张纸条,那是秦明月夹在车窗前的电话号码。

  盯了许久,他把这个电话号码输入手机通讯录里,然后坐上司机的车回去,只留下一辆车孤苦伶仃地落在4s店里。

  而某鱼软件里,宫羡仍锲而不舍的加秦明月为好友,每次加好友的备注都不一样。

  秦明月看着心烦,就把软件给卸掉了,若说欠,对不起他的也只是原主,而不是她。

  她从他那边坑来的钱都已经还他了,两不相欠下还一直打扰人,未免另人生厌。

  虽然秦明月没有刻意去算计,但想要绿茶的对象是谁却是一刻也忘记不了的。

  她从席慊那边拿来的钱,只能说是暂借的,直白点说,除了她日常花销的那部分,银行卡里剩余的钱几乎都被她投入股市里。

  经历了这么多的世界,这点本事秦明月还是有的。

  但她自己知道归自知道,别人却是不知道。

  温君糖听说她堂哥在游戏里给她转了一百万,对秦明月的厌恶更是到达了顶峰。

  若不是为了钱,她怎么会在游戏里跟排行榜第一的温君芥结缘?更别说她游戏里的那张脸跟现实里完全不符,连圈里长相一般的人都比不上。

  别人傍男人起码还有张漂亮的脸蛋,可秦明月却是啥都没有,仅凭一张虚构的脸还有花言巧语的嘴把人迷得团团转,这样的人居然大家还把她当个宝。

  温君糖觉得自己三观尽毁,她到底哪一点比不上秦明月?

  当她把这一切告诉自己最好的闺蜜时,女生淡笑一声,嘴唇靠近她耳边,悄言悄语,可掩饰不了话里的胆寒。

  温君糖有些犹豫,眼神不断闪烁,“这样做真的好吗?会不会太过分了?”

  对面的女生握住她手,一副为你好的样子,“糖糖,你就是性子太弱了,面对这样子的人,就应该下手狠一点才对,你就舍得把自己心心念念的席慊哥哥拱手让人?”

  “更何况,她做的那些不都是事实吗?我们又没诬赖她”

  “可是……”,温君糖犹疑了一瞬,却被女生给打断了,“没有什么可是,还是说你觉得我会害你不成?”

  这话让原先犹豫的人一下子着急起来了,“阿笙,你知道我不是这么想的”

  “那你就听我的”,女生声音柔柔弱弱,却看起来一点也不是个善茬,一口把这个主意敲定。

  待到温君糖彻底离开后,沐笙才低头看了眼手机相册里朋友在4s店里偷拍下来的一张照片。

  上面的女生五官平平无奇,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即使在大马路上也无法让人一眼注意到,只配沦为背景版。

  那张脸赫然是秦明月的脸。

  看着照片里的人,她缓缓勾起一丝阴暗的笑容,眼底阴郁可见,声音更是冰冷,“就凭你也配跟我争?”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秦明月恐怕早就死千百遍了。

  顺着手机屏幕,她的目光落到照片的另一角,也就是秦明月的近手边。

  那个位置站着一位容貌极其俊美的男人,身旁的车还有一块熟悉的英式腕表无疑暴露了他的身份。

  看到这个人,沐笙眼神柔和,情意绵绵,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就连自以为是沐笙好朋友的温君糖都不知道她喜欢自己堂哥居然喜欢了好多年。

  不然,以沐笙的性格又怎么会特意跟这天真、单纯到愚蠢的大小姐交好?

  想到这里,沐笙弯了弯唇,转眼又恢复了惯常伪装的面容,而这幅样子一向是温君芥最喜欢的样子。

  若是秦明月在的话,便会觉得这一幕十分的熟悉,与林晏那个世界自己伪装的样子尤为相似。

  温柔,没有攻击力。

  然而这时,身为本人的她却早已回到了自己合租的公寓里,对这一幕丝毫不知情。

  一进门,秦明月就把手中拎着的菜,酱油,醋等东西放在了地上,随手拿起鞋柜上的拖鞋,准备穿上去。

  可是很快,她手中的动作就立刻顿了下来。

  因为她感觉到屋里的气息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一念头刚下,她的动作就犹如慢镜头一般,缓缓地看向了沙发方向。

  只见在她平时躺着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年龄看起来三十多的样子。长长的黑发用一根玉簪盘起,手腕上还戴着一块价值不菲的翡翠玉镯,看起来成熟又知性。

  公寓里,两个人面面相觑,秦明月在疑惑这个人是谁,而席母却是在打量眼前住在自己儿子公寓里的女孩子。

  长相非常普通,没有任何辨识度,这让原本还有些怀疑他们俩关系的人打消了念头。

  毕竟她儿子眼光高得连圈里的那些名媛千金都看不上,怎么会看上这么普通的人?

  但公寓钥匙在她手上却又是真的,这让席母肯定中又带着不确定起来。

  因为从小到大,她都没见过席慊带哪个女生回家,更别说同居了。

  如果说是借给她住的,这更不可能了,因为席母不瞎,这屋里的种种摆设足以说明住在这里还有一个男的。

  这一思考下,两个人都没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