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5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
  回到公寓后,目送着秦明月回到自己房间,席慊从兜里揣出了一部手机,滑了两下,送入眼帘的是刚才拍的那几张照片。

  不过他的视线却落到了其中的一张照片上。

  由于角度的缘故,那笑容甜美的女生被自己虚纳入怀,却毫无所知。

  “这怕是有史以来自己离她最近的时候吧?”,席慊心里想。

  在他认真看着它的时候,原本紧闭的房间门突然咔的一声打开了。

  秦明月望着跟刚才自己进去时位置没有丝毫变动的人,在路过他时,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最后揣着一杯温热的牛奶重新走进自己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她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下身是个包臀短裙,右肩上背着一个小包,看样子明显是要出门的节奏。

  席慊看见她这幅打扮,皱了皱眉头,“你要出门?”

  “对啊”,秦明月眨了眨眼,不懂他为什么这幅表情看着自己。

  平时的时候,她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随意了点,但今天可不一样。

  上个星期的时候,秦明月在网上看到了一份挺有意思的工作,所以就投了一份简历上去,本来以为过了这么久了估计凉了,没想到早上的时候那边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过来说让她下午过去面试。

  这不,当然是要正式一点了。

  然而,席慊get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他想到的是上个月才刚把卡给她,这个月就全花光,没钱了?

  不然以她宅在家里,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性格,怎么会产生出去打工挣钱的想法?

  当然,玩笑归玩笑,他可不是真的就这么认为,只是诧异罢了,毕竟以他的身家,虽然比不上全国首富,但也不少,至少是普通人几辈子都花不完的。

  去时,秦明月是开着昂贵却不失低调的车去的。

  虽然她的车很低调,却还是惹来不少人艳羡的目光,好歹是四个轮子的车,而且新的仿佛在发亮一样。

  开了半个小时,最后这辆车是在一家科技公司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

  不过不是自然停,而是紧急刹车。但即使如此,秦明月还是把别人的车给刮了。

  因为赶着去面试的缘故,她留了一张电话号码贴在那辆车的车窗上,停好车位后,拎着包,急冲冲地跑了。

  而在她离开后不久,一个男子从相反的地方走了过来,面容温润,气质成熟中带着稳重。

  他按了下车钥匙锁,准备上车,然而车门没有丝毫动静,见此,于是他又再按了一次车钥匙锁,仍然没有动静。

  “坏了?”,温君芥在心中生出这一想法。

  在他准备叫人过来拉车的时候,温君芥才注意到了旁边车窗上贴的便利条。顺着纸条上说着的那个车位置,他看了一眼被刮到的地方,沉默了许久。

  这叫只是刮了一点吗?整个车头全部凹陷进去,这得是加多大的油门?

  也不知道碰到哪里了,导致车失灵了。

  此时,坐在会议室里,正面对着好几个面试官的人,感受到包里手机传来的消息震动感,下意识敛眸。

  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就放在了一旁从门外走进来的人身上,一身黑色西装,

  入眼便是修长的长腿。

  能在大家讲话的时候,连敲门都不需要敲门,直接进来,怕是在公司里担任不小的职位。

  诚然,如秦明月所想,在他一进来的时候,刚才还对着她们几个面试的人员摆着严肃脸色的那些面试官,立刻冲他恭敬点头。

  “小殷总”

  只见被他们称为小殷总的人挑了挑眉,随意道,“你们继续面试吧,不用管我”,然后就大次咧咧地坐在了中间为首的空位上,玩起了手机。

  会议室里的人没有一个对他的行为有意见,甚至还让人端来一杯美式咖啡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这一举动让来面试的人都有点分心了,一方面他们在好奇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这几个面试官会对他这么恭敬,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出众的容貌,光靠这张脸都足够出道了。

  秦明月在这些来自各顶尖名校毕业或留学回来的面试人员中并不起眼,她盯着低头认真玩手机的人,眼神里有片刻的恍惚。

  这个小殷总的人让她想起了一个人,他们两个有七分的相像,可那截然不同的气质又让她清楚明白眼前的人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人。

  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虽是上个世界的延续,却是已经过去了一百年了。

  或许是秦明月的目光太过复杂,殷凡顺着这道视线落到了她的脸上,因为太过突然的缘故,秦明月一时之间来不及收回眼神,两人视线正正好对上。

  对上的同时,她眼神中蕴含的复杂神色也被他尽收入眼中。

  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刚刚好这时,上一个人结束了回答,轮到她回答面试官的问题。

  秦明月原本以为面试内容无非是刚才那几个人的题目,包括但不限于你为什么想来这里上班?给公司带来什么样的价值等等。

  却不想,从刚才一直都没有出口的人,在她准备大显身手的时候,先旁边几人一步问出了面试内容。

  “据我所知,你身上穿的这身衣服是当季最新款,价值不下二十万,而你手里的包全球限量只有三个,不能用钱能衡量”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以你孤儿的身世,怎么挣到的这些钱?”

  听殷凡说起这个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往秦明月身上的衣服看去。

  这是穿一件衣服,拎一个包的问题吗?换算成金子,她已经是一小座行走的金矿了。

  羡慕嫉妒的眼神扑面而来,秦明月忍不住拧了拧眉。

  这次她看出了隐藏在他眼神下的兴味,更确切的说是对微不足道人物的漫不经意,秦明月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他,面对刁难,她反问道,“请问这与这次的面试有关系吗?”

  殷凡笑了一声,“怎么会没有关系呢?我的公司可不收道德低下,私生活混乱的员工”

  虽没有直言说出来,却也没有给秦明月一分脸面,在场的人哪个人不知道他是在说她不知检点。

  这种羞辱是个人都受不了。

  秦明月站了起来,大家以为她会大骂一通,或生气的跑走,无论是其中哪样都只能体现出她的狼狈,让人觉得殷凡说的对。

  但秦明月像她们想象的那样,连面色都没有丝毫变化,她静静地看着他的那张脸,隔了许久才道了一句,“你终究不是他”

  “可惜了这张脸”

  怅然的语气,让人忍不住心中一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