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2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小修)
  此刻,席慊房间内,刚才落荒而逃的人站在门后,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紧抿的唇角微勾,轻笑了一声。

  与其让她继续骗别人的钱,还不如花他的钱呢。

  秦明月没去查,所以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金额,但他可是几乎把他所有家当都放在了那张银行卡里,少也少不到哪里去。

  其中有投资股票赚来的,也有一些是席父席母给的。

  至少作为当红明星的慕斯看了都很眼热。

  他一听说他把银行卡直接给人了,语气里尽是不敢相信。

  “大兄弟,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在找秦明月之前,席慊明明就是杀气腾腾的,怎么过去一趟后,反倒被人给洗脑了?

  现在居然连工资卡都交出来了。

  还没见到秦明月,慕斯就已经对她深深佩服了,能在那种必死的情况下还能把人哄得服服帖帖,这手段还真是了得啊。

  席慊不想听他啰里啰嗦,酸里酸气的言语。

  单枪直入,直奔他这次打电话的中心。

  “有事就快说,没事我挂了”

  电话对面,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人知道他言出必行,于是急忙阻止道,声音有些气弱。

  “哎哎哎,别挂啊,我真有事找你”

  “你那栋公寓不是还有好多房子空着嘛,借我暂住几天呗”,慕斯的住址被那些疯狂的私生饭给发现了,这不,急着换地方。

  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想要见见把人迷得晕头转向的秦明月到底是何人物。

  可惜慕斯着实想得太多了,做梦都来得比他实际。

  以他的尿性,席慊怎么可能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出声拒绝了。

  倒也不是说真拒绝了,至少他给了他另外一个选择,谁叫席家房子多呢?除了席慊现在住的这一栋,他家还有好多空余并装修好的公寓。

  不过叫慕斯失望却是必然的。

  当他听到说要付房租时,一直在那边“渍渍”作响,感叹着两个人十几年的友谊要到尽头了。

  “果然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见色忘义”

  虽然席慊是什么都没说,但不妨碍他听懂他的意思。

  席慊:“我要赚钱养人”

  这养的人自然就是那个神神秘秘,藏着不许见人的小女友了。

  想到这里,慕大明星就在那边羡慕嫉妒恨。

  光是这几天,他听说周围的人脱单的消息就有好多例了,而自己却是母胎单身至今。

  本来还想着有席慊给他兜底呢,至少有个心理安慰,结果,提早动春心的是他,比他早谈恋爱的还是他,搞得慕斯现在都想谈恋爱了。

  然而,这个念头注定胎死腹中,谁让他签的合同里有禁止谈恋爱这条呢?

  两人并没聊多久就挂断电话了。

  隔壁,秦明月在楼下买完早餐,回来时就见到搬运工人上下进出楼梯,动静还是蛮大的。

  想起前两天没睡好的事儿,她皱了皱眉头,对新搬来的邻居没什么好感。

  在随便瞄了一眼对面大开的门后,秦明月从兜里拿出钥匙,回到自己家里。

  几个小时后,家具什么的都已经搬得差不多了,宫羡打电话找了个家政阿姨上门打扫。

  大概下午三点左右他搬了进来。

  看着没什么人气的房子,穿着休闲服装的青年想了想,最后拎起桌上在十五分钟前顺路买来的甜点,敲起了对面的门。

  说是顺路,可究竟真相如何,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听到门铃响了,秦明月打开门,看见陌生来人,她愣了下。

  “请问你是……?”

  准确来说,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她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什么感觉都没有,但宫羡不一样。

  从容外表下,看不出他内心的起伏,但实则上左侧胸膛处,心脏快得似乎要跳出来一样。

  “我是隔壁新搬来的住户,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还希望不要嫌弃”,整个人礼貌又谦虚,给人极好的印象。

  秦明月反应过来后连忙摆了摆手道了声不用。

  但宫羡的态度也极其强硬,两人推搡之下,袋子一不小心就掉落在地,里面的小蛋糕全散落出来,直接把打扫干净的地板给弄脏了。

  门口处,明显可以见到这个新邻居动作僵了僵,还保留着刚才伸出手的动作。

  而面前,秦明月盯着他,没说话,这眼神堪比死亡凝视。

  宫羡想道歉,又不知从何说起。

  就在这个气氛微微凝滞的时候,里头大厅里走出来了一个人,头发刚刚洗过,微湿,水珠顺着发丝往下流,最后进入脖子。

  因为被门还有她的身影挡住大部分,宫羡并没看到那人的脸。

  只是从那上下滚动的喉结,还有略显精壮的身材可以看出,里面住的是个男人。

  一瞬间,原先还觉得不好意思的人心情顿时觉得更不好了。

  “这才离两个人分手多久啊,她居然又找到了接盘的下一家,简直就是无缝连接”

  以宫羡的眼神自然看得出来,这个男人身上穿的那件浴袍的牌子,至少也得上万起步。

  哪怕动动脑子想想都知道,能买得起它的人不可能缺钱到跟别人合租的地步,除非是傻子。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就算不想想歪都很难。

  宫羡想看清那人长什么样,只可惜,秦明月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看清那人的脸,在敷衍了几句之后。

  只听门“啪啦”一声,关了上去。

  也是秦明月这次运气够好,哪怕她再多迟一秒,门外与里头的两人就会碰上面,到时候可不是如现在那么简单就能过去的。

  大厅里,席慊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嘴上随口问道刚才敲门的是谁?

  听到她说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后就没再问了。

  只是视线稍微在地上的小蛋糕顿了一秒。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她最喜欢的那个口味吧?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席慊想起自己为了跟秦明月做的那些事,突然不确定起来了,

  “万一那些被骗感情的人中真有人对她情根深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