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1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小修)
  不过她并没有在房间里面呆多久,因为现实教她做人。

  对于一个不修边幅,平时缺餐少顿的人,患有胃病是件很正常的事。

  秦明月一开始没有想到原主还有胃病,所以当她感受到左侧腹部传来的阵阵疼痛时,只想骂人。

  这个人自然就是原主了。

  “你说你有胃病,为什么不买药呢?她搬房子的时候,根本没看到它的影子”,否则也不会在这时间掉了链子。

  于是,坐在外边的黑t桖青年就看见这样的一幕。

  秦明月上一刻,神气赳赳地走进去,下一秒脸色苍白的走出来。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看见她额头上直冒冷汗。

  随着胃里疼痛的进一步加重,她对席慊的不满可以说是达到顶峰了。

  察觉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秦明月努力做出凶巴巴的眼神,可是极其虚弱下,在旁人看来,只觉得是只虚张声势的小奶猫。

  爪子都没了,还想伤人?

  然而,作为本人,秦明月丝毫没发现。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胃疼啊?”

  她边说边灌了一杯热水进去。

  就见到席慊听到后,似乎生气了,面无表情地左转,直走,消失在视线里。

  见此,秦明月咬了咬唇,心里忍不住闪过委屈神色。

  她不想理会他是一回事,可见到这一幕心里是怎么想的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不是他把她外卖吃了,她何至于落到现在这样?

  大厅里,秦明月极力想忍住疼痛。

  只见,她一边吸气,一边念经似重复一句话。

  “我不痛,我不痛,我说什么都不痛”,仿佛这么说真的能不痛似的。

  然而,胃里一抽一抽的,是她再怎么忽视都忽视不了。

  本来,秦明月想着睡一觉也就过去了,可是她才刚刚睡一觉醒来,现在精力充沛得很。

  此刻躺在床上,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她一手捂着左侧腹部,只觉得胃里更疼了。

  柔软的床上,秦明月龇着牙,翻来覆去,痛得睡不着觉。

  门外这时候传来几声有规律的轻叩声。

  她不用问都知道是谁,可是现在肚子疼都快疼死了,谁还想下床开门?

  所以秦明月没有理会。

  原本以为他会自动放弃,没想到过了两分钟,他还在敲。

  生气之下,秦明月把枕头蹂.躏了一番,头发凌乱的过去开门,声音比人更早出现。

  “你最好祈祷着有什么重要的事,否则……”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她抬头便看见一个水杯端在他手上,右手掌心还有两粒药片,显然是给她的。

  然后“否则……”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空气莫名安静。

  见着青年送完药后,不发一语,默默地走进隔壁房间里,秦明月感觉自己好像恶毒女配似的。

  而席慊就是被她欺负的小可怜。

  盯着手上的杯子,她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但思来想去,秦明月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或者需要道歉的。

  “本来就是他的错嘛”,看在送药的份上,她颇有些不情不愿道,“大不了下次不对他那么凶了”

  因为药效有让人嗜睡的副作用,吃了药后,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秦明月恢复了平时的生龙活虎。

  也不知道哪来的推销电话那么多,在打扫房间的时候,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没完没了了。

  秦明月被烦得厉害,顺手把它静音掉了,所以她没有接到宫羡打来的一通电话。

  而这行为在桃花眼青年看来,就是继她把他删掉后,故意不接他电话了。

  高楼大厦上,从墙壁玻璃可以看到底下的楼层,壮观宏伟,然而宫羡的注意力一点也不在这上面。

  他盯着手机里熟悉的电话号码,咬牙切齿道,“好得很”,对电话主人更是生气。

  “你以为不接我电话就没办法了吗?咱们走着瞧”

  与此同时,正被念叨着的人右眼皮忽然跳了跳,闪过不好的预感。

  趁空闲下来的时候,秦明月仔细想了想跟谁有仇,只可惜原主得罪的人似乎有点多,她有点数不过来。

  把这事放到一边,八点的时候,她准时戴上游戏头盔,进入了游戏。

  集市里,npc的吆喝声,铁匠的打铁声,酒楼的饭香味,一切充满了生活气息。

  秦明月顶着“九霄第一美人”的称号在道路中央尤其显眼。

  才刚走几步,几名彪形大汉拦在了她的前面,猥琐的笑声,一下子引起了周围玩家的注意。

  不过比之更显眼的是她头顶上的另一个称呼。

  “君十一的夫人”

  酒楼二楼,窗户角落,宫羡呢喃这几个字出声,心里有片刻的后悔。

  “他要是早知道他那女朋友是骗子,在做随机任务,就不会弃权了”

  这样不仅可以得到一枚神戒,还能白得一位夫人,明显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即使有如果,红袍男子也未必如他心里想的所做。

  宫羡手执一杯酒,视线不离下方,一饮而尽。

  他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因为底下已经有人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温君芥在一收到系统自动发送的夫妻上线消息,就动用了传送符传送到她身边。

  不用秦明月动手,几名拦路的大汉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

  在周围众人的目光下,青衫貌美女子牵住了温润修道士的手,冲他恬静一笑,眉眼弯弯,十分动人。

  一对比自己,宫羡心里像是吃了苦瓜似的,涩得火气四起。

  “怎么上哪儿都能碰见狗粮?”

  这已经是他今天遇上的第四对情侣了,看到她们,他就想到了自己被人网骗的悲惨经历。

  本着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好过的心理,一下线,他就打通了中介公司的电话,直接买了秦明月对面的公寓。

  速度之快,堪比神速。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厨房里还没装修好,不过这对宫羡来说只是件小事。

  在斥巨资的利益诱惑下,他得到了三天后就可以入住的保证。

  他高兴了,秦明月势必苦了,她的房间离厨房最近,受到的噪音也就越大。

  在陪君十一刷了一整天的副本后,她一下线就听到对面传来噼里啪啦的装修声,本想着睡觉时候总会停吧,结果一整晚上都吵个不停。

  凌晨两点半,秦明月抓了抓头发,实在睡不着。

  于是,她去厨房下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吃。

  闻到香味,隔壁房间里走出了一个黑色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秦明月的身后,差点没把她吓个半死。

  “你走路没声音啊?”,披头散发的女人,脸上看起来很憔悴,暴躁地冲席慊发脾气道。

  面瘫的人自动忽略她说的话,盯着她,嘴里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吃”

  “吃吃吃,你怎么就知道吃?”,大概觉得他太好脾气了,秦明月一点都不觉得大晚上孤男寡女在一起有什么危险。

  这让穿着深色睡衣的男人皱了皱眉头。

  “虽然她长得一般,但起码要有身为柔弱女生的自觉吧?”,如果他此刻真想做什么,她根本就无力反抗。

  仔细的看着秦明月的侧脸,席慊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她长得丑比较好,至少看起来安全。

  但他不敢把这话讲出来,生怕被眼前女生打。

  换做别的女生不可能,但在秦明月身上却是有很大可能。

  吃完面后,本着吃人手软,在她准备收拾碗筷的时候,席慊把活抢了过去,只可惜,秦明月还没来得及夸他,在她心痛的眼神下,新买来的碗又碎了。

  厨房里,两人面面相觑,见秦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连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到了她手上。

  然后在女人呆滞的目光下,席慊顶着一副淡定至极的脸,三秒钟消失在秦明月的视野中。

  秦明月:“我…………”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卡,再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最后呐呐出声,“有这么吓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