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60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
  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人才抬起头来,往他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真的只是随便的看了一眼,就收回眼神,中间没有逗留。

  即使是这样,秦明月还是注意到电视机前的亮光,既然她没开,那就是席慊开的了,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按到的。

  她拿过遥控器,正准备关掉,就听到电视里男二对女主深情满满地问道,“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

  然后女主就在那边诉苦,说男主怎么怎么对她。

  下一刻,两人不知怎么的,就抱在一起了。

  看得秦明月一阵莫名其妙。

  正如隔着一个手机屏幕,宫羡给她发来的消息一样。

  此时,她盘膝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仿佛能盯出朵花来。

  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我很想你,你呢?”

  这语气腻歪得让她只想原地去世,偏偏她还不能不回,但回什么又是一门艺术了。

  “如果想他的钱也算的话,那姑且是吧?”,秦明月不确定道。

  心里想着,手上速度一点也不慢。

  电脑前,宫羡看着没多加犹豫就发送过来的消息,看了那个字好几秒,眼神阴彻彻的,又爱又恨,其中犹以愤怒居多。

  最后怒极反笑,硬生生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骗子”,桃花眼里尽是对秦明月的不满。

  他一想到自己被这么粗劣的手段耍了这么久,真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本来他只是让人查一下照片的问题,结果顺藤摸瓜查到了秦明月的身份。

  看见跟照骗天差地别,让人看了就想吐的照片,宫羡整整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梦里全是秦明月顶着那张脸,撅着嘴巴,追着喊他羡哥哥,阴魂不散。

  他也不是说非要找个美若天仙的,但起码能带得出手吧?

  可秦明月干得究竟是什么事?想到这里,他望向电脑旁找人跟踪出来的资料,气得手都在抖了。

  桌面上,一眼看去,隐隐约约能看出最上面的是跟各式各样人的聊天记录,里面的内容整三个词来描述,“骚浪贱”

  在他这边装矜持,在别的男人面前倒是混得很开。

  一百万块钱或许对宫羡来说算不了什么,出去浪一圈都不止这点钱,但重点是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这么气了,还在跟秦明月虚与委蛇的缘故。

  深吸一口气,抑制住想把对面的人掐死的想法,在冷笑中,他打下了与脸上恶狠狠的表情不符合的文字。

  话里的怅然,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

  宫羡:“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秦明月:“为什么?”

  然而他没有回答她,反而又输入了奇奇怪怪的语言。

  “遇见你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件事,就算让我去死,我也很满足了”

  完全牛头不对马嘴。

  也是秦明月对他傻大个这个标签深信不疑的缘故,所以她丝毫没觉得是骗人的,还以为他真出了什么事。

  刚好,宫羡这时又发来一条消息,“我们分手吧”,进一步证实了她的猜测是对的。

  在秦明月再次问道“怎么了”的时候,他这次没有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了,只发了个灰心丧气的表情包,“因为我没钱养你了”

  宫羡:“我家里破产了,还倒欠了几千万,催债的人上门说如果三天不还钱,就要砍断我的手,我不想拖累你”

  这丧气程度,在秦明月看来像只傻里傻气的二哈。

  即使到现在,居然还在为原主着想,这等情深义重,她着实负担不起。

  还是早点了事,早点完。

  想了想,秦明月没有继续回他,感觉就好像是被他的情况吓到似的。

  虽说宫羡早有准备,却仍是脸色不好看。

  “没事时候就说喜欢,等到大难临头的时候,连应付都懒得应付他一下,这利用完就扔,不愧是她”

  秦明月这一波操作气得他肝都在疼。

  他该庆幸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段就把他给删掉。

  但感觉也离删不远了。

  其实单论那个一百万,宫羡本可以以诈骗名义报警追回,按他对秦明月的了解,那钱肯定已经花光了。

  可是他丢不起那个脸。

  如果被圈里人知道,他网恋遇上了个骗子,怕是会变成整个上流社会的饭后笑谈。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作为男人面子问题。

  公寓里,忽然匿掉的秦明月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也不想知道。

  虽说她也不是个道德高尚的人,却也知道想要跟宫羡撇清关系,起码要做到钱货两清。

  跟一百万相比,她反正是身无分文,拿不出来。

  不过不代表着她就不能找别人拿,秦明月可没忘了她是个绿茶女。

  而作为一个能放得起几十万烟花的人,区区一百万,男主肯定拿得出来。

  秦明月相信,只要她补得够快,麻烦就找不上她。

  三天后,宫羡的银行卡里多了一百万的转账,然后某鱼上,他直接被人给删好友了。

  无事一身轻的秦明月自然而然的瘫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抱枕,感叹道,“我真是聪明”

  听见她的声音,席慊从房间里出来的脚一顿,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拿着杯子去接水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门外传来几道敲门声。

  席慊打开门,入眼就是秦明月的巴掌脸。

  “中午我点了外卖了,不煮饭了,等会外卖员到了,给他开个门”,她自顾自地说道,丝毫没有让他说话的机会。

  为了从温君芥手里坑点钱出来,她也不容易,这几天连个好觉都没睡上,黑眼圈都出来了。

  秦明月打了个哈欠,迈着棉拖鞋,在黑t桖青年的目光下走进了房间。

  背后,席慊抿了抿嘴,漆黑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之后,他才低声道了一句,“骗子”

  这一切,秦明月丝毫未觉。

  一觉过后,她睡醒了过来,然而心情却不是那么的美妙,因为中途那个闷葫芦压根就没叫她起来。

  看着垃圾桶里的外卖盒,再听着他的狡辩,秦明月气得脸都红了,“所以这就是你一个人吃了全部外卖的原因?”

  席慊没说话。

  她瞪着这个比自己高出许多的人,冷哼了声,“算你狠”,气呼呼的进了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