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59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小修)
  他看着灰白一片的头像,还有许久都没有通过的好友验证,微皱着眉头。

  生气倒不至于,只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从来都是别人等他,还没有他等别人的时候。

  月色微冷这是第一个。

  本来秦明月以为他找自己是想要解除情侣关系,没想到见面后,温君芥一点都没有谈起这个的意思。

  游戏世界里,她穿着羽衣霓裳裙,站在树下,抬眼看向眼前负手背对自己的人,星眸里闪过疑惑。

  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君十一这时候转过身来。

  只见他薄唇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在看见她身上穿的衣服时顿了几秒钟。

  不得不说,这件衣服在九霄第一美人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怕是没有人比眼前人更适合它了。

  这时,温君芥大概能理解,为什么那些男玩家就算知道这张脸是捏出来的,还是迫不及待上赶着吹捧。

  因为他有一瞬间也被怔愣到了。

  短短时间里,他脑海里闪过许多思绪。

  不过下一秒又重新压了下来。

  枫树下,温君芥敛住眸里的神色,看向来人,道,“你来了?”,声音中微微带着熟稔。

  秦明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虽然游戏里两个人是夫妻关系,但也只是为了做任务,真论熟悉,还不如娃娃脸少年呢。

  所以,她实在是想不到他还有什么事找她。

  索性温君芥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随口问了声,没等她回应,就直奔这次的主题。

  “最近几天你都没上线,应该还没看过游戏活动界面吧?”,虽然是疑问的句子,却是用陈述的语气,笃定之意尽显。

  听此,秦明月微微摇头,她的确是不知道游戏里出了什么活动,趁他说话时间,她一边听,一边翻看最新的游戏活动。

  在她翻看的时候,温君芥顿了会儿,随后继续道,内容跟秦明月看到的活动八九不离十。

  “排行榜上出了个姻缘榜,只要在活动时间内,亲密值达到榜上前十,就能得到神宠冰火凤凰”

  他直言不讳自己想做这个活动。

  秦明月“啊”的一声,语气里有些质疑,“这似乎有点难吧?”,距离活动开始都已经过了两天了,一些人早就集了不少亲密度了。

  “这你就不用考虑了,你只管跟在我身边,至于其它,交给我就行”,温君芥眉眼疏离,一点也不担心她说的这些。

  他盯着没什么斗志的人,既没有信誓旦旦说一定能拿到活动奖励,也没有说接下来怎么做。

  可就是让人感到沉稳,不由自主想要相信。

  听到这个,秦明月还能怎么说?她眨了眨眼,语气微微迟疑,“那行…吧”,大不了就当玩两圈了。

  虽然她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但不妨碍温君芥知道她的心理。

  这时候轮到他的神情凝滞了,他君十一什么时候就这么让人不值得相信?

  对别人来说或许难的事,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因为氪金玩家无所畏惧。

  温君芥以为这一点从自己是充值排行榜上第一名就可以看出来了,却没想到人家连他名字压根叫什么都不知道。

  没发现这段时间,秦明月一直跟着娃娃脸少年叫他君哥么?

  两人说好了之后,就把基础的情侣任务给做了。

  出去看风景,同骑白鹤,但凡能加亲密度的都做了。

  即使如此,到任务结束最后一天时,他们还差好多亲密度。

  怕打击到温君芥的自尊心,秦明月啥也不敢提,啥也不敢问,就当这几天游山玩水去了。

  哪想到在最后几个小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在频道上刷屏了,引起了所有玩家的注意力。

  “君十一送给月色微冷999朵月色玫瑰”

  “君十一送给月色微冷999朵蔷薇之恋”

  “君十一送给月色微冷999朵……”

  看得秦明月一脸麻木,败家子,这送的是花么?这送的都是钱。

  她无视了其她人惊羡的眼神,还有嫉妒的目光,暗暗计算着这一个活动下去得耗多少钱。

  一朵月色玫瑰换成现实人民币1块钱,蔷薇之恋更贵,一朵3块钱,他这砸下去最起码也有几十万。

  果然,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毫无意外,他们两个成功入围了姻缘榜前十。

  不过神宠冰火凤凰暂时还不能领养,估摸着要等一个星期才会以奖励的形式送到账号里。

  一开始秦明月收到系统发送的消息时,还不知道为什么男主突然给她送花。

  后来看到灰袍修道士头上的名字,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这已经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一直到秦明月下线也没恍过神,

  她接了一杯水准备冷静冷静,结果就这么一冷静下来,她发觉到了原本没有察觉到的事情。

  “不对啊,既然他都准备好了要花钱了,为什么还要做那些基础任务?”

  “他缺那点钱?”

  只听秦明月一个人自言自语,纳闷道。

  比起之前,她现在的皮肤不止好了一点,犹如新剥壳的鸡蛋,白里透软,至少让人一眼看见能注意到她的五官。

  整体清秀,重点在于人看起来很灵动,不木讷。

  针对君十一,她心里隐隐有猜想,但也只是猜想而已。

  在秦明月思索间,房间外头,突然响起“铛”的东西摔碎声,隔着一扇门都能听到。

  厨房里,她看着地上再次摔碎的碗,还有站着的黑衣服青年的面无表情,头疼得抚了抚额。

  “你在干什么?”,语气里说不出的无语。

  短短一天时间内,他已经摔了三个碗了,特别是两个碗还是找她借的。

  听到她的问话,席慊抿了抿嘴,眼神毫无波动,理所当然道,“做饭”

  秦明月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微笑,实则心里气得牙痒痒的。他不会干活,在租房子问他的时候,直接说,不就得了。

  “碗究竟怎么得罪他了?”

  不是她不相信他,可按他的多事体质,再让他碰这些,迟早厨房都给他烧了,即使对半分,秦明月也赔不起。

  想罢,她冲黑衣服青年挥了挥手,灰心丧气道,“算了,我们换过来”

  “我煮饭,伙食费对半出,水电费你出”

  别问此时秦明月心里有多累了,还以为找了个老实木讷的合租伙伴,结果是个四肢不勤的,偏偏厨房还只有一个。

  “郁闷”

  看见她脸上表情,席慊再怎么不通人情世故,也意识到自己被人嫌弃了。

  他想说什么,可是在看到地上自己的杰出作品,最终还是选择保持了沉默。

  解决完午饭后,秦明月出去散了个步,回来时,她买了几颗水果。

  本来是想剥苹果吃的,但看到某鱼软件里的发来的消息时又把拿起来的苹果放下了。

  正好,黑t桖青年此时从沙发旁路过,她,本着室友间应该相互帮助的想法,长腿一伸,直接把他给拦下来了。

  “等等,你帮我把这颗苹果给削了吧”,语气熟稔,极其自然。

  秦明月专心注注地看着手机,没有抬头,自然也没看到他愣住的眼神。

  席慊看了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好几眼,在她等得不耐烦的时候,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用刀削完后,递给秦明月后,又重新走入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