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56章 全息网游里当绿茶
  娃娃脸少年说:“既然任务是被你触发的,那么关键点应该就在你的身上”

  “我身上?”,秦明月拧了拧眉,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得到了一个猜测。

  在两人的目光下,她微侧着脸,小心翼翼地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张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脸。

  似春日晨起雨露,又似冬日梅花映寒。

  尽管游戏论坛里流传着许多张她的美照,然而见到真人时,娃娃脸少年仍是闪过惊艳神色。

  一旁,温君芥眸子深了深,说实在,以月色微冷的容貌的确当之无愧九霄第一美人。

  想起他之前听过的这称号是怎么来的,眼里闪过兴味。

  短短时间里,温君芥不敢说对秦明月了解通透,但对她基本的性子大致还是能摸得清的。

  这一点倒不像是游戏里传的那般,仗着美色乱勾搭人,当小三。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见两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秦明月摸了摸脸,不解地看向他们。

  “没有,就是觉得不愧是九霄第一美人”,娃娃脸少年揉了揉自己脑袋,不敢看她,耳尖微红,似是不好意思。

  这话让秦明月无言以对,回想起现实中的那张脸,她静默不语。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温君芥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一座桃花林赫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一望无际的粉红,原来先前月色微冷发丝上的那片花瓣就是从这里由来。

  还不待秦明月说些什么,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就连身上的衣物也换了一套。

  她掀起盖在头上的红色盖头,入眼便是

  千年蝉衣制作的大红嫁衣,美艳绝伦,镜子中金色发冠,凤凰展翅,无一不透着尊贵。

  见此,她没有露出惊慌神色,往周围扫视了一眼。

  红绸布满整个房间,窗户前贴着大红囍字,外面灯笼亮着,还能听到大厅里客人碰酒声。

  若不是任务框还在的话,秦明月还以为又换了个世界。

  察觉到门外有人进来,她急忙把盖头盖上。

  醉酒的男人走了进来,眉眼锋利,红袍鲜艳似火。

  宫羡同样是想要通关炼狱副本的玩家,只不过他是在通关最后一刻激发了这个随机任务,然后就直接被传送到大婚现场。

  喝酒也是真的喝。

  看到坐在床边穿着喜服的女人时,他醉酒微醺的眉眼一挑,感叹系统做得真逼真。

  房间里的两人都互以为对方是npc,宫羡并没有想去瞧新娘子长什么样的意思,总归也是个假人。

  他往椅子上一坐,静等着任务发生变化。

  按照事情的造作能力,接下来绝对会发生一些事情,这场婚礼要么被搅和,即使进展也不会一帆风顺。

  秦明月也是这样觉得,盖头下,她抿了抿口脂染过的红唇,“也不知道温君芥和娃娃脸少年那边怎么样了?”

  此时,在宅子的另一头,灰袍修道士和娃娃脸仍在桃花林树下,驻足而立。

  “她人呢?”,最先发现月色微冷不见的是温君芥,只见他皱眉,问着身旁的少年道。

  娃娃脸少年:“不知道啊,明明刚刚还在这儿的”,他语气里同样布满疑惑。

  两人找了一圈后放弃了寻找。

  “看样子她不见了应该是跟任务有关”,顿了一秒,温君芥猜测道。

  只见原先没有丁点提示的任务框里出现了一个新的任务。

  “抢亲?”,盯着这两个字,再听远处传来的贺喜声,他脸上闪过一缕怪异。

  再看娃娃脸少年那边,他的任务跟自己的恰恰相反,居然是阻止来人抢亲,这让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

  在温君芥如看死人的目光下,娃娃脸少年尴尬一笑,摆了摆手,“君哥,你别看着我啊,我哪想到任务这么坑?”

  尤其是见他手放在剑柄上,仿佛下一秒就要动手,娃娃脸少年更是怂了,“先别动手嘛”

  “要不先找到月色再说?”,他试图拖延时间。

  然后就见到已拔出一半的剑身又再次落回剑鞘中。

  温君芥沉声道:“走吧”

  娃娃脸少年一愣,没反应过来,“干嘛去?”

  “抢亲”,这两个字掷地有声,偏偏娃娃脸少年怎么听怎么不对味,见君十一快要走远,他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急忙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进入这个任务的玩家分为三个阵营。

  一部分就如温君芥一样主要任务是抢亲,一部分同娃娃脸少年需要保证大婚正常进行,而最后一部分的人不是两者之中,而是暗杀新娘子和新郎。

  现实之中,游戏公司人员暗戳戳地观察任务进度,稍有不对,就准备上报管理员。

  谁让这个游戏自由度太大了呢?除了不会真实死亡外,基本上就是另一个现实世界。

  别看玩家们可以随意捏脸,就可以混淆年龄,出现网恋照骗,忘年情等一系列事情。

  游戏是绑定身份证的,在进入游戏时,官方会让同意年龄在账号个人简介上显示的条款。

  虽说在游戏中,真实年龄可以自由隐藏,但如果真想知道对方年龄,操作起来还是很简单的事儿。

  执行人员看着投影出来的画面,轻渍两声,“不得不说,系统自动挑选的人凑在一起还真是养眼。”

  无论是冷血刺客,抢亲道士,还是花间浪子,亦或是被誉为九霄第一美人的音杀者,都长着一副好容貌。

  画面中,冷血刺客一身黑衣,一张脸被半块面具遮住,只露出一半诡异符号的面容。

  屋顶上,坐姿放肆,匕首在手中把玩着,而屋底下,觥筹交错,好不热闹,与孤独一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割裂感。

  前方,有人大闹婚堂,席慊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隔壁的另一间房子。

  那里烛火灯亮着,隔着纸窗,依稀可见到两个人影,她们就是他今天晚上要刺杀的目标。

  想到完成任务后能得到的酬金,冷血刺客舔了一下薄唇,闪过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