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51章 豪门文里的假少爷
  等到秦老爷子知道秦家精心培养的继承人现在在工地里搬砖时,差点没被气晕。

  以秦琰的脾气,就算秦老爷子现在亲自出面,他也不会答应进入秦家的工作岗位,更别提说会回来了。

  若秦明月打压他用的是秦家的势力,他大不了收回就是了,可她用的是殷家的势力,秦老爷子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跟殷家勾搭上了,但他不觉得他们会白白给她借势。

  别得了芝麻又丢了西瓜。

  他就不明白了,她就这么的容不下阿琰吗?

  秦老爷子都是活了多少年的人精了,这点眼力见却还是有的。

  因为从秦明月的眼里他看不出丝毫的厌恶。

  本来他想找一个时间好好跟她聊一聊的,可是接踵而来的一系列事情打乱了全部计划。

  也打乱了秦明月的全部部署。

  二十年前,军界的一位高官在执行任务

  过后遭到报复,刚出生的儿子没多久就被人偷走,生死不明。

  而那个刚出生就被人抱走的人就是秦琰。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变成秦家的孩子,但根据最近存留下来的dna信息,证明他的确就是那个孩子。

  看在自己儿子占据别人二十多年人生的份上,楼先生可以对秦明月先前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代表着接下来就可以容忍得的了。

  *

  就连殷尊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也不免感叹秦琰的好运,先前二十年是豪门公子,哪怕后面被发现不是真的,没受多少苦就又找到了身为政界高官的亲生父母。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

  而刚刚好,他回到的那个楼家又跟殷家有不少的交情。

  只能说这世界可真小啊。

  殷尊原本想着只要秦琰不纠缠秦明月,他可以把他当好兄弟看待,但显然殷尊是想太多了。

  他自己之前做的事,自己心里没点数?

  原先秦琰还不知道为什么秦明月突然说反口就反口了,只以为是女人善变,结果在一次和霍子谕见面时,他在不小心时候说漏了嘴。

  至少秦琰没想到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居然是殷尊。

  可仔细想来却不无道理,他们两个本来就是情敌,他这么做也情有可原,若换做自己,说不定做得比这更过分。

  但知道归知道,秦琰可不会将心比心,实在是他这事干得太不厚道了,这仇不亚于夺妻之恨,好好的姻缘就这么被拆了,秦琰能不恨吗?

  以至于殷楼两家大人交情很好,小孩却是结成死仇。

  这些事,秦明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的是自己大势已去,再蹦跶,也只是徒增饭后笑料罢了。

  绕了一圈回来,她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办公室里,她环视了一圈,笑了笑。

  眼里有遗憾,也有怀念,像是临别时期的告别。

  秦琰得势,并没有像秦明月所想的朝秦家或她进行报复,采取不插手,不作为的束手旁观者态度,大有不想来往的意思。

  说到底他对柳初也不过是少年时期的执念罢了。

  虽然说刻骨铭心谈不上,但求而不得倒是真的。

  不过朱砂痣都能变成蚊子血,更何惩白月光呢?迟早得成为饭粒子,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这一点秦明月看得清楚,殷尊也清楚,本来以为没有了秦琰的阻碍,她就能接受自己。

  结果无数次都被拒之门外。

  她每次说别人理智,可自己才是最为理智清醒的那个,若即若离的态度让人欲罢不能的同时,也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殷尊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他的好脾气几乎全都花在了秦明月身上了。

  可是显然那个人并不领情。

  这时,他生出了跟秦琰同病相怜的落寞感。

  卧室里,窗帘全都被拉上,秦明月独独呆坐在轮椅上,听着门外的暴躁声,嘴角微微勾起。

  慢慢地,轮椅上的人影消失不见,仿若从未出现过。

  ××××××

  然而,剧情并没有随她的消失而停止。

  就在她消失后的下一秒,结实的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

  见到里面空无一人,只余下一个轮椅时,殷尊的表情僵在那儿,他扫视了房间好几眼,确信里面一个人也藏不下。

  但明明她刚才还在跟他说话的,一个活人就这么在他面前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怎么可能?

  不死心下,他又朝窗户底下望去,那地面距离楼上有五六米,即使从这里下去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

  殷尊没注意到门外佣人看着他的目光,像看个入室抢劫的罪犯的眼神。

  秦明月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离开了,自然,所有人对她的记忆都会消失,殷尊也不例外。

  只不过他的脑电波稍强一点,能抵抗这种力量的时间更久一些。

  不过身为普通人,他也照样逃不过这种命运。

  只见刚刚还是暴虐,凶狠躁动的人安静了下来,低敛的眉下,疑惑之色出现在像狼一般深褐色的眸子中。

  殷尊看着脚下明显是被自己踹得支离破碎的木屑,还有被他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觉得荒谬。

  周围兵荒马乱,佣人们惊恐慌乱地盯着他,像是害怕恐惧。

  因为她们眼中看到的是,眼前的刀疤男戾气深重,气势汹汹地踹开了门,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人畏惧至极。

  殷尊无视众人的目光,神情恍惚,总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

  可是对于这一切,包括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在他怔愣间,警察直接上门以私闯民宅的理由把他带走了,因为早在他闯进来时,佣人们就已经报了警。

  等到他解决完事情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人查了一下那栋别墅,结果发现是秦家老爷子送给一个孙子住的房子。

  殷尊知道那个人,秦明月,秦家的私生子,一年前刚刚车祸过世,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不像是因为只是见过的缘故。

  这丝熟悉尤其在知道自己养了一群的女人时更加明显了。

  因为殷尊平时并不是个重欲的人,这个举动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少了一部分的记忆,又或者说是被人为抹去了?

  黑夜,殷尊倚靠在墙角,遥望寂静的天空,空落落的心像是缺了点什么似的,手中夹着一根烟,淡淡的火星,烟雾模糊了他的脸,带着一起怅然。

  第二天,他出现在了秦明月的墓前,那个私生子墓前,周围已经长满了杂草,就连墓碑上青苔也可以看见。

  令殷尊诧异的是,有人比他先来了一步。

  只见霍子谕撑着一把黑伞,站在墓前,他看着上面黑白照片的人依旧眉目含笑,温润如玉,岁月永远停留在他二十岁的时候。

  心里忍不住替他惋惜。

  所有人都遗忘了他,但每年无论有多忙,霍子谕都会过来瞧他一眼。

  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偶尔对他有点印象的人对这个撑着黑伞,长相俊朗的青年感到好奇,若说他跟墓主人很好,可见他来了这么多次,却从来不曾看见他替墓主人扫过一次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