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50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但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却是秦明月自己不曾料到的,她把这一切归咎于钱的问题。

  殷尊走后,白母又带她去看心理医生,然而又是无功而返。

  回到别墅里,秦明月就看到秦琰的身影,她皱着眉头,拒绝了他帮忙的好意,转着轮椅进了自己房间。

  身后,二十几岁青年看着她的背影。有一瞬间的落寞。

  秦明月现在住的是先前秦老爷子给的那个房子,而秦琰则是借培养感情住入这个别墅。

  只可惜他见到她的次数寥寥无几。

  别看秦琰现在还没那么厉害,但以后就不一定了,至于殷尊,他在这里面出现得很少,与男主并没有多大的冲突。

  秦明月既然决定了不跟秦琰在一起,就绝不会拖延。

  她进了房间后,没过多久就再次出来了,只不过多带了一份文件。

  前一段时间秦家刚把秦琰的户口迁出去,而她这次只是让他跟秦家的关系彻底断绝,既狠又绝。

  看着递出来的手,秦琰没有接过,反而把视线放在秦明月的脸上。

  “我不会和你在一起,所以别想了”,她双目没有躲闪,直直对上他的目光,忽略其它,这个眼神真的十分让人厌恶。

  可厌恶的同时又有几分复杂,在她的身上,他看到了从前那个私生子的影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一瞬间,他把她当成了先前敌视自己的那个人。

  听到他说的话,秦明月心里没笑,但面上却是露出嘲讽,见他不接,直接把文件扔在他身上,散落在地。

  轮椅转动,直接在它们上面压了一层灰,消失在拐角处。

  许久后,秦琰蹲下身子,一张一张地把它们拾了起来。

  等到秦明月第二天起来时,桌上遗留着一份摆放极为整齐的文件,上面已经签好了字,听佣人说,他什么东西都没带走,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其实说心情不好还是委婉了,面无表情,阴郁的样子着实让人感到害怕。目送着秦琰离开的佣人心中想道。

  桌前,秦明月手执刀叉的手一顿,反思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了,在秦家呆了这么多年,他总不至于身无分文吧?

  在吃早餐期间,她望了门口许多次,最后看着眼前的食物,瞬间没了食欲。

  下一刻,在旁边护工的帮助下她起身回了卧室。

  秦明月发现有时候当一个纯粹的坏人也挺好的,至少不用经历道德良心的谴责,明明她没做错,可浓烈的愧疚感却还是朝自己扑面而来,令人喘不过气来。

  外面阴雨连绵,腿上的疼痛又开始冒出来了,一阵一阵的疼,以至于她额头上冷汗直冒,明明天气有点凉,却出了一身的汗。

  头发黏糊糊的,沾在脸上极为难受。

  偏偏秦明月又不怎么喜欢让人见到自己这样的一面,腿上的疤难看至极,肌肉甚至长时间没得到锻炼,有些萎缩了,像只肮脏的蛆虫,丑陋又可怜。

  尽管她知道,在这个世界结束后,她的腿会恢复成原样,可还是无法接受。

  就这么的,原先生出的对秦琰的那几分愧疚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中间,那个外国老头来了几次。

  看得出来,他在为她的腿想办法,不过除非国内外医学再向上发展一个层次,不然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是不可能医治得了的。

  所以她压根就没对他报有希望过。

  正所谓没有希望就没有绝望,白母一开始还对她的腿抱有期待过,现在连提都没怎么提起了。

  又或者是被秦明月的疏离给推拒了。

  而秦老爷子对她违背他意愿很不满意,

  到底是他看着长大的孙子,比起没见过几次见面的她,明显他更偏向秦琰。

  但他也没表现得那么明显,谁让秦明月长得有点像奶奶呢?对着这么一张脸说出重话,秦老爷子也说不出口。

  于是几人就维持着既密切又冷淡的关系。

  虽然秦琰不是秦家的儿子,但他男主身份并没有改变,所以秦明月还是要处处针对他。

  于是这时殷尊给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派上用场了。

  没有资金,秦琰什么事都不能干,以前的那些朋友听说他脱离了秦家,除了祈文常,全都把他拒之门外。

  以前的秦大公子有多风光,现在的秦琰就有多落魄。

  秦明月坐在车上,远远地看着曾是天之骄子的人在工地上搬砖,身上脏乱与普通平民工无异,唯一不变的是,在太阳底下晒了那么久还是一样的白。

  司机老陈也是看着秦琰长大的,眼里有些不忍,但瞧见后视镜里秦明月的面容时,这丝不忍强压制心里,没有说出声。

  三分钟过后,低调的大众车消失在路边。

  而正在搬砖的人丝毫未觉,只是休息时听起那些工人闲聊起刚才有一辆车停在那儿,一直盯着他们。

  不过秦琰可不会觉得是来看他的,他坐在一旁平时他都不会看一眼的圆形矮凳上,猛灌了一口水。

  比起先前白斩鸡的模样,如今倒是男人味更足了些。

  他抬头看向天空,遇到光线眯了眯眼,“堂堂的京大高材生,居然沦落为搬砖工?”,秦琰觉得十分讽刺。

  “原来离了秦家,他真的什么都不是”

  嘴上虽然这样说,不过心里却没有一点瞧不起搬砖这项工作的意思。

  在这里他不是什么都没学到,至少他学到了不少为人处世工作的道理,而且身在底层,越能明白底下的人想要的是什么。

  就连一些小道消息也来得更快一些,比如哪个楼市开盘,哪块地准备拆迁了等等。

  秦琰不是不知道秦明月是在打压他,若说恨倒不至于,起码她给他留了一个搬砖的工作,好歹有口饭吃。

  说到底,她还是不忍心。

  这让秦琰在心里不由骂自己犯贱,她都这样对他了,他还不停地在给她找理由解释。

  因为看秦明月那副架势,显然是想让他永无翻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