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9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听此,秦明月低着头,看向自己的腿,眼睛微敛,挡住那道暗光,“恐怕也只有她自己十分清楚这腿是没得治了”

  不过她并不打算揭露,尽管她不知道这个外国医生有什么目的。

  相比于把一切答案都揭晓的无惊喜感,她更喜欢的是,清醒地看着别人希望后又绝望的表情。

  正如烟花璀璨天空时那一瞬间的炫目,亦或是烟瘾过后的糜烂色彩,都格外惹人心动。

  好听点说,这叫恶趣味,难听点说,这是情感冷漠,道德低下。

  病房里,白母见他们有话说就走出去了,把时间都留给年轻人。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别看秦明月现在装得一本正经,可实则内心悬得很,因为在她心里,殷尊这人就是个疯子,做出什么举动都不奇怪。

  她不会单纯以为他这次来就只是为了治她的腿。

  下意识的秦明月就想到了传得上流社会,人尽皆知的婚事,就连婚贴现在也在急急忙忙地筹备中。

  心中这样想,面上却是不透露丝毫。

  “你找我有事?”

  本应该是娇软的声音此时变成了语气平淡,柔和欠缺,虽然距离清冷很远,但尽显疏离。

  自秦明月清醒以来,他这是第一次见到她。

  虽然在来之前已经了解过了她的情况,可亲眼看到时又是不同的感受。

  一身淡蓝色条纹纽扣病服,单薄得可怜,秦明月坐在黑色的轮椅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这一幕与当时在包厢里见到他时重合在一起。

  让人分不清谁是谁。

  而殷尊真正想要看见的柳初却是一个影子也每没有出现过。

  见此,他眸子中的眼神千变万化。

  按他以前的思维,就算她是因为心理疾病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也只会被他像对待废物一样无情丢弃。

  因为如果他想要看见柳初,大不了再多养几个跟她鼻子,眼睛,声音长得相像的替身就是了。

  可是再遇见柳初时,他就觉得自己这想法很天真,天真的不像自己,假的就是假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可以让另外一个人替代的。

  即使她现在表现出不一样的性格,可难道就能否认她不是她吗?就能否认两人曾经相识吗?不可能的事。

  这么一想,殷尊的心又松了下来,转头回答起刚才她问的那句话。

  “这次来,我是要跟你做个交易”,面对眼前的人,他现在可不敢大意,殷尊拿出了平时谈判时的那副架势。

  一边说着,另一只手上也没闲着,慢悠悠,闲庭信步地走到了秦明月的身后,推起了轮椅。

  若不看她坐在轮椅上,一对俊男美女,看起来确实赏心悦目。

  秦明月看着他推着自己绕着花圃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有说出第二句话,终于耐不住性子了,一只手阻止了殷尊的动作。

  “什么交易?”

  肉眼可见,殷尊脸上闪过遗憾表情,却也没勉强。

  这时,轮椅恰恰好停在正中央,秦明月抬头便可以晒到太阳,见到近处的风景。

  耳庞回荡的是他硬朗,甚至是充满魄力的声音。

  霍子谕虽不认识柳初,却知道秦明月。

  他也想看看让自己兄弟为之神魂颠倒,宁愿入赘也要娶的人,还有那个令自己赞赏的私生子最后不惜牺牲性命拼死也要救的人是谁。

  然后就见到了眼前的一幕。

  堂堂的殷家大少爷,殷氏的唯一继承人居然想把自己名下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当做条件,只是为了让坐在轮椅上的女生答应不要和秦琰结婚。

  这大手笔即使是他也惊呆了。

  “疯了吧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他算是见到真人版了”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恐怕殷家其他人手上也只有百分之三十几的股份。

  再来一点股份,殷氏可以说话的人就换了一个人。

  以旁观者的角度,即使秦琰是他从小到大认识的好兄弟,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跟殷尊相比,他还是差了点。

  角落里,霍子谕的视线落在秦明月身上,只见她紧抿唇,光洁的额头,墨发上别着一个小夹子,隐隐透着苍白,惹人怜惜。

  偏偏又露出稳重的样子,柔弱的同时又带着几分坚毅。

  “倒是有几分韵味,难怪惹得几个人争抢”,霍子谕心道,他这想法完全看不出冰冷禁欲的脸下会有这么的闷骚。

  “说来也好笑,那个私生子的死除了她会为之痛苦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还会记得他,哪怕他生前机关算尽,野心勃勃,死后也落得个无人吊唁的下场”

  柳初是白惠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私生子秦明月是柳韵给秦冠义生的私生子,而秦琰的身世未知。

  在柳韵看来,“他”死了就死了,大不了她再生个。

  而先前在学校里表露出喜欢的杨蝶完全忘了还有这个人,重新追求起了一开始的自己。

  人心变得特别快,让霍子谕看了都觉得心寒。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秦明月扮演的柳初,抬脚消失在原地。

  不经意间,秦明月只瞧到了一截衣角,

  不过她没在意,把精力放在了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殷尊。

  目光灼灼,满腔的热烈仿佛能灼烧人一般,至少她的心被烫了一瞬。

  按小说套路,男主秦琰要么就白手起家成豪门新贵,要么就是有一个巨豪的爹,而最令人不耻的就是成为靠丈母娘家的赘婿。

  殷尊给的条件的确让人非常心动,可却不是秦明月的目的。

  然而,像是着魔一般,她竟然脱口而出“好”字。

  说出这字后,她有不解,迷茫,却唯独没有后悔。

  其实打心底秦明月也知道这种报复人的做法有点low,婚姻不是儿戏,也不可以作为报复人的手段。

  但男主光环太强了,每次她给他掐断后路,都有机会绝境逢生,甚至涅槃重生。

  所以秦明月才想得到女主光环来抵消这男主光环,只要她跟秦琰在一起,这个世界里,她就是女主。

  或许许多人对此不引以为意,但对于一个没有心存希望的人,无疑是看到一道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