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8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这意味着那个私生子所有的过去都将被抹去,就连所做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名义上是送的意思,更准确的说是否定,既否定了他,又否定了她。

  或许秦老爷子没那个意思,但在柳初看来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新鲜的瓜让闻风而动的人看得十分起劲。

  祈文常当初还让秦琰去查那个私生子跟秦家有没有血缘关系,没想到.到最后不是秦家儿子的会是在豪门里呆了二十多年的秦琰自己。

  这倒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事。

  看到身旁倚靠在栏杆,眼神轻微抑郁的人,他小心翼翼地看向他,眼睛偷瞄了一眼栏杆下的大江,生怕他一想不开就跳下去了。

  不过,这也是祈文常想多了,秦琰可没那么脆弱。

  开始时,他知道这个消息时的确是震惊的,但他从没想过否认这个可能。

  因为算来,虽然从小到大做了无数次的体检,可是冥冥之中,似乎有人眷顾他一样,没有人提出要查血型,即使查了也没认真去看。

  若说难以接受,倒也没那么夸张。

  因为在他有记忆以来,白母对他都是以最严格的继承人要求培养,无论是业余娱乐还是学习成绩上,从未有一丝温柔。

  而秦父秦冠义又常年留连花丛,不管事的那种,所以亲情没有普通人家那么的好。

  孩童时候或许是有一些孤慕之情,可是他现在早已过了渴望关爱的那个年纪了。

  除了一开始心里产生些波动外,其它的秦琰什么想法都没有。

  比起,他在为这件事感到郁闷,秦琰更纠结的是如何面对柳初,不对,现在应该叫秦明月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一方面是因为愧疚,他占据了她二十多年的豪门生活,而本应该享受这一切的她却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不知道在外面受了多少的苦,表现得那般懂事。

  为了保证剧本正常进行,秦明月自圆其说,借了孤儿院一个六岁生病夭折的孩子身份。

  秦家的人之前之所以查不到她是因为柳初这个身份很少出现过,她的生活轨迹几乎是一片空白。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秦老爷子的拉配。

  其实在听到秦爷爷提出来的决定时,秦琰十分的惊喜,这份惊喜让他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忘了。

  甚至是没注意到秦明月投向自己的表情,那个表情怜悯中又带着无情。

  据她演出的表现,作为私生子性格的自己断然不会拒绝这么大的利益诱惑的。

  当然,秦明月也不打算拒绝这门婚事就是了。

  因为有时候,比起远在天边,看得见摸不着的情况,朝夕相处,同床异梦会让人更加的痛苦。

  虽然这个计划偏离了她一开始的初衷,但比起之前略有点生涩的办法,这个的效果似乎更好一些。

  不知为何,她脑海里下意识出现一个人影,一个令人有点讨厌的人。

  而此时那人正坐在飞机舱里,往国内飞去。

  “如果他知道的话,怕是会说她傻吧?”,秦明月心想。

  飞机舱里,与此同时,殷尊打了个喷嚏。

  一个晚上过后,飞机停落,机场里走出了一道身影。

  气势凌冽,全黑色的毛领保暖衣上围脖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深邃,隐隐带着煞气。

  微青的黑眼圈可以看出他此时有点疲惫。

  殷尊没想到自己才不过出国一趟,回来时秦琰和柳初两人的婚约就已经传得人尽皆知,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原本他还疑惑秦明月不是死了,听到这则消息时还差点被呛了一口水,结果发现此明月非彼明月。

  “他辛辛苦苦跑国外给人找医生,结果当事人倒是活得风生水起的?还准备结婚?”

  知道这个消息,殷尊可以说是气得发笑了,只想把柳初吊着屁股打,这丝笑意不到眼底,泛着冰冷色彩,隐隐有一丝暴虐。

  连带着一旁被他威胁来的老医生看了,心中也直骂疯子。

  国内不允许持枪,可国外却没有那么多的禁忌,尤其是殷家和黑道关系极为密切,所以更加的不好惹。

  虽说医者仁心,但他一贯有自己的原则,一年医几次向来固定,然而眼前的青年硬生生地坏了他的规矩。

  硬气的人或许会说一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可偏生老医生还真有软肋在殷尊手上,不得不屈服,夹起尾巴做人。

  这也导致了他对自己需要治病的人心生迁怒。

  “谁让她在那个阴晴不定,卑鄙心狠的人心里那么重要的呢?整不了他就算了,难不成他连拿她办法都没有?”,白胡子糟老头吹鼻子瞪眼,心里暗摸摸想道。

  不过想归想,在看病的时候,他却是极为认真的。

  秦家里,白惠对秦明月的腿一直都格外关注,一码事归一码事,如果能把腿治好就更好了。

  毕竟,一个女孩子腿废了,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她自己或者不觉得,但别人会怎么看她?

  怜悯还是同情?

  不论是哪个,都没有丝毫的用处,都是白母平时最不屑一顾的东西。

  所以当殷尊说从国外请来了一个对这个方面有研究的著名医生时,她没多家考虑就同意探视了。

  *

  只见进来时还皱着眉头,臭着一张脸的老头,在看到秦明月的腿时却寂静沉默,病房里只能听到他手指轻叩声。

  他时不时地敲了敲秦明月的膝盖,或者捏一捏小腿上的肉,然后问她有没有感觉,毫无意外,只得到她一个摇头结果。

  “别说是治好了”

  “以她这个情况,能保住腿,不截肢已经是幸事了,怎么可能恢复到从前?他当他是神仙在世啊?”

  即使是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老医生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直直吐槽道。

  不过面对殷尊威胁式的目光是,他这句话只能卡在喉咙里,违心回答还有的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