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6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白母心中一颤,下意识撇开头,心中难免有些酸涩。

  这丝酸涩不是针对别人,而是针对自己最讨厌的私生子,秦明月。

  自从知道他不是自己亲生的,而自己却还被他耍得团团转的时候,白惠心里就堵着一口气。

  尽管这一切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她自己的胡思乱想,但她还是无法忍受。

  若按正常的情节,接下来白惠顶多是在工作上刁难刁难他,找他的不痛快,添点堵就算了。

  然而,还没等她把这口气发泄出来,转眼间却听到了秦明月的死讯。

  白惠从其她人的口中得知,他在货车相撞的那一刻,紧紧地护住了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人,自己的头部受到锐器扎穿,当场毙命。

  如果当时他有哪怕是一秒的犹豫,此刻柳初就不会清醒地坐在病床上看着自己了。

  这让白母庆幸的同时又感到一阵悲哀,甚至是不忍心对着眼前的女生说出真相。

  可病床的人已然有了预感,她哆嗦着嘴唇,声音颤抖,“你告诉我,他没事的对不对?”,眼神哀求,感觉都快要哭出声。

  视线相交处,白惠躲开了她的视线,平时布满威严的脸上沉寂下来,不发一言。

  是个明眼人都知道绝不会是件好事。

  见此,柳初没有继续逼问下去,松开了抓住她着的袖子,整个人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呆坐在那里,怔愣的目光,极为空洞。

  她现在这种情况,白母哪有机会跟她说身世的问题?

  自从她问完那句话后就一直保持着那副表情,两天以来,不吃不喝,连自己腿废了都不知道,沉浸在过去里,以至于身形比之前消瘦了。

  白惠站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十分心疼,瞧着那手背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这都是为了给她补充能量给打出来的。

  中途,秦琰有来过一趟,不过被赶回去了。

  独留一人的病房里,女孩坐在洁白病床上,低着头,头发散落在两侧,落下一道暗影。

  她一直保持着秦琰出去时的姿势,气息微弱得可怜,若有人进来,怕是注意不到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病床上的人终于动了。

  动作慢得可怜,仿若一个慢镜头,就连肢体也表现得极为僵硬。

  只见她微微抬起下巴,嘴唇干涩,透着一丝病态。

  然而她没有一丝停顿,眼神直直地看向前方,缓缓地露出了一抹与已经逝世的人惯常的笑容,就连嘴角弧度也像是量好的,分毫不差。

  瘦削的面容,淡漠疏离却笑得温和,让人有一眼看见秦明月的既视感。

  明明他们两个长得不一样,却让人有一种死人复生的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若说谁是最早发现这件事的,莫过于秦琰了。

  俗话说,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敌人。

  他跟秦明月争锋相对那么久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也知道。

  而柳初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简直就是死去的人再现,那样的真实,如出一辙,想让人不发现都没办法。

  这让所有人心中一沉。

  *

  一个星期后。

  医院楼下,花团锦簇的,许多病人坐在外面晒太阳。

  柳初一身病服坐在轮椅上,身后护工帮忙推着,阳光照在她身上,非常柔和。

  除了腿脚不方便外,她身上的伤已无大碍。

  轮椅女孩时不时的与旁边护工轻语几声,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正常。

  然而就是因为太正常了,所以才不正常。

  正常人知道自己的腿废了,会什么反应都没有吗?答案是不会。哪怕接受良好的人也会经过不愿相信,否认,质疑几个阶段。

  然而柳初没有。

  不是他们不想见她好,但这未免好得也太过了,反而让人更加的不放心。

  “根据患者的各行为,与之前做对比,她出现了情感淡漠的现象,更准确的说,因为愧疚和痛苦,她选择性的将自己当成了车祸死去的那个人”

  心理权威专家在见过柳初后,下达了个定论,“她把自己活成了秦明月”

  说实话,这种情况并不少见,除非解开心结,否则她会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

  但是柳初又与他之前见过的那些患者不同的是,她的举动并没有刻意模仿的痕迹,种种习惯深入骨髓,仿若与身俱来一样。

  按道理,给她一个刺激物,例如秦明月的照片,她会产生不一样的细节与波动,然而据他观察,什么都没有,就连路边的野草她看的都比较认真。

  这才是令这个权威专家不解的事。

  说到这里时,留着半截胡子的中年人有些困惑。

  他提出恳求,想要观察她几天,但被白母拒绝了。

  听到这个,他眼里明显闪过遗憾,临走时还特意强调了后续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找他。

  ×××××

  秦家。

  秦明月的死并没有在里面引起太大的波动,就连后事也是简单小办,只是感觉秦老爷子又苍老了几分。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总让人唏嘘。

  这场车祸缘由开货车的司机疲劳驾驶,并不存在其他人为痕迹。听说那个司机家里还有两个小孩还有一个未出生的婴儿要养。

  秦老爷子也想迁怒,但终归于心不忍,人都没了,现在讲这个也没意思了。

  老宅里,他休养了一段时间,突然提起兴趣想看看他那阴谋诡计颇多的孙子拼命护住的人是个什么样的。

  于是管家就备车,送他来到了医院,那里的人比他更清楚柳初在哪里。

  在几个人恭敬的带领下,秦老爷子拄着拐杖,走了过去。

  底下很空旷,绿化做得很好,他一入眼便是脾气十分不好,严厉的儿媳妇白惠拿着小孩子玩意,试图逗着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子笑的场面。

  这是秦琰小时候都不曾享受过的待遇。

  可最让秦老爷子恍惚的是,在轮椅上坐着的那人有他过世多年老伴的影子,尤其是那眉眼,特别的像。

  原本白惠是不打算把真相说出来的,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即使她不说,秦老爷子照样子也查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