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5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七月六日上午十一时五十三分,xx市xx路段附近发生了一起货车与汽车对撞的交通事故,造成两人当场死亡,一人身受重伤,截止目前为止,该患者尚未脱离危险”

  一则新闻迅速在各电视台报道,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因为车祸地点距离京大、华大很近,大家都怕车里面的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散发着比以往更大的热情。

  秦琰看到这则新闻时,注意力全在那个车牌号上面。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上面的数字跟那个私生子的车牌号一模一样。”

  他盯着屏幕上的图片,不知为何,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丝预感不可能是来自秦明月,那就只能来自于柳初了。

  “他刚才跟她说他已经走了,她应该不会在那边傻傻地继续等吧?”,秦琰不确信道。

  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其实已经摇摆不定了,因为依照她的性子,还真的有可能。

  越想,秦琰心里越没底。

  他下意识拿出手机,打电话过去,可是连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正当他快要放弃时,电话里突然有了反应,可是里头传来的忙碌慌乱声音只让秦琰的心里越发不安。

  “请问您是这个手机主人的家属吗?”

  医院人员对着电话里的人问道。

  “是这样的,该患者出车祸,于下午一点急诊送到我院,目前正在抢救中…”

  乍然一听,秦琰懵了,刚刚还是好好的一个人,下一秒就进医院?与其说不相信,倒不如说不愿意相信。

  他没听电话里面的人说完,就匆忙挂断了电话,往那人所说的那家医院赶去,车速开到了最大。

  正巧柳初呆的那家医院是秦家名下的医院,他一到,立马就联系了院长,对里面的情况进行了解。

  “患者主要是由于失血过多引起了低血容量休克,现正在进行大量输血,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

  “但什么?”,秦琰追问道。

  “但是她腿上被重物碾压,而且送来太迟了,所以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院长的意思是要么截肢,即使侥幸可以不截肢,这腿也差不多废了。

  “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

  白大褂院长摇了摇头,“除非医学奇迹出现,否则不可能”

  看着秦琰脸上的表情,他试图安慰他道,“在那么大的车祸下,能保住性命已经很幸运了,如果不是那个男生紧紧护住她,能活着还是个问题”

  这时秦琰才想起了那个私生子,犹豫过后,才问出口,“你刚才说护住她的人怎么了?”

  “车祸当场死亡”

  讲到这里时,中年院长忍不住感叹一声,如果车祸发生时,那个男生没有下意识护住那个女生,活下来的就是他了。

  “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自己会死,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知道这个消息时,秦琰以为自己会很开心,毕竟一直和自己作对的人死了,这是一件好事。

  然而此刻他内心空落落的,并没有知道柳初出事时好多少。

  手术间里,柳初虽然昏迷,意识却极为清醒。

  在车祸发生的一瞬间,她用了个假人来护住自己,但这办法并没有什么用,该来的还是会来。

  秦明月这个身份已经不能用了。

  因为柳初的这个身体才是秦明月真正的身体,而漂亮得人神共愤,简直完美无瑕的男版她只是一个单薄的纸片人。

  而在所有人看来,这个纸片人已经护着柳初死了。

  听着外面医生讨论的方案,伴随麻醉药发挥作用,柳初带着不甘,睡了过去。

  而另一边,白惠还不知道车祸的事,她费劲千辛万苦才从秦明月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一根头发。

  欣喜,激动让一个长久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展露了笑颜。

  别人的头发都是大把大把地掉,然而在秦明月身上却是不成立。

  只可惜的是,她虽然成功拿到了秦明月的头发,但结果却不是她一早想象的那般。

  走出医院时,白惠拿着检测单子的手有些颤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睁大着眼睛,直直地看着亲子鉴定单上写的。

  虽然上面结果相似度的确是她想要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是Amel基因座结果却是显示为X,X,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她当年生的是个女孩。

  白母自然不会把这与秦明月联系起来。

  因为虽然他长得好看,却不会让人误会是女孩,还有脖颈上清晰可见的喉结无一不在说明这根头发不是他的。

  “那她从他这边拿的头发是谁的?”

  白惠一脸怀疑人生,她这段时间尽心尽力为那个私生子筹谋打算,现告诉她,他不是她儿子?

  一波三折之下,她气急攻心,直接晕了过去。

  才刚从医院走出去,又再次进了医院。

  殷尊是最晚知道柳初出事的人,当他知道这件事,赶过来时,柳初已经从抢救室里出来了。

  隔着一扇玻璃窗,他望着沉睡,没有丁点血色的人,心顿时揪紧地疼,这种感觉也只有在他小时候母亲去世时出现过一次而已。

  “明明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她好玩的”

  殷尊神色微冷,桀骜不驯的脸上有一丝困惑。

  因为看望有时间限制,他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他的目光在里间病床上女生的腿顿了会。

  “国外有个名叫乔治的医生,或许他会对她的腿有办法”,殷尊一回去就让人帮忙订了个机票,飞往澳洲。

  当柳初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她刚睁眼就看见坐在床边睡着的白母,下意识一激灵,直接把白惠给弄醒了。

  看着单薄,婴儿肥都没了女孩,白母眼中闪过心疼。

  她知道柳初是她女儿,是因为库存的血不够了,而她的血型恰恰和她相符,秦琰为了救她,求到了她头上。

  如果仅是这样,白惠或许还不会想到那儿,但她和那个私生子认识,这让她产生了一丝怀疑。

  所以在抢救成功后,她偷偷取了一根头发拿去做亲子鉴定,结果真是她。

  想到这儿,白惠慈爱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对她。

  而柳初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秦明月怎么样了。

  苍白的脸上,嘴唇微微干涩,脆弱得不堪一击,然而此时却倔强地看着眼前的贵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