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3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见此,殷尊眉眼一挑,似笑非笑,看着她这般作为只道是“虚张声势”,同时心里也已经有了底。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柳初怕是比任何一个人都了解。

  要是寻常,不管他说什么,她最多红脸,却不会气愤,因为,在她看来,他做出怎样的举动都不足为奇。

  而眼前如此生气的人,不像是平常的她,倒像是第一次见面时,明明是自己走错了厕所,却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硬不承认的人。

  想到这里,殷尊看着女生,眼里有丝兴味。

  不过兴味的同时,对她失忆这件事也存在着些许探究。

  因为至今为止,她的身份都还没查到,仿若凭空出现,让人总感觉抓不着,摸不透。

  如今她失忆了,或许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殷尊可从来就没说过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那什么仁义道德的跟他压根搭不着边。这一点光从他养了好几个替身就知道了,

  他盯着一脸警惕看着自己的人,对着柳初轻描淡写道,但语气里又带着笃定。

  “想知道我是不是一派胡言,那还不简单”

  他从一个个地方说了过去,包括她的三围,体重,年龄。

  “在你锁骨上,有一个刺青,上面是一个尊字,而我的名字叫殷尊。除此之外,你的胸口上还有一颗红痣”

  直到她的脸色僵硬,他才停止下来,看着柳初反问道,“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阿初?”

  念到“阿初”时,他语气说不出的亲昵。

  然而柳初一点都不想听,殷尊这话骗骗真失忆的人就算了,她又没失忆,其中有何缘由,作为本人更为清楚,哪会给他牵着鼻子走的机会。

  在殷尊运筹帷幄间,柳初做出了相信他的话的表情,然而从口中落出的话却是一点也不温柔。

  “就算是真的那又怎么样?”

  她显然是要把渣字运用到极致,讨厌的目光竟然丝毫不留情面直直地射向他,明明对自己就很害怕,可还是倔强地说出来。

  当然,如果她在说完这句话后没有转身就跑的话,殷尊或许会更赞赏一些。

  他迅速地拉住想要离开的人,紧紧抓着她的手腕,正对应刚才她说的那句话,回答道,“是不怎么样”,然而下一句却野蛮而粗暴。

  “只是想把你狠狠地艹到哭而已”

  殷尊一身黑色风衣,眼角一道刀疤给整张脸平添了几分凶狠,匪气十足的同时又多了几分痞气。

  这句话惊得柳初睁大眼睛直摇头道,“你疯了”

  *

  而路上,早已离开的秦琰突然看到副驾驶位子上遗留的包包,才发现她把包给落下。

  于是他又开车绕了回来。

  结果就看到原地上两人拉拉扯扯,柳初的脸上明显布满不情愿,而另一人……则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人。

  他下车冲上前用力把殷尊推开,挡在了她身前,气势汹汹地道,“她不愿意,你没看见吗?”

  身后,柳初抬头看了一眼挡在身前的人,睫毛微动,手轻轻抓住了他一截衣服。

  另外半张脸躲在阴影下,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殷尊瞥了她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来人身上,看见秦琰,他微眯了下眼,戾气很重,“又是你?”

  说到这三个字时,他语气加重了几分,光听声音就知道他对眼前阴魂不散这人极为不耐烦。

  听清楚秦琰说的话,殷尊深吸了口气,不怒反笑,甚至是嘲讽。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秦大少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藏的是什么心思,咱们俩说到底谁也不比谁干净”

  “我话就这么捞在这里了,她,柳初是我的,谁要跟我抢,就是在跟殷家为敌”

  男人指着躲在秦琰身后的女人道,眼中充满着势在必得,那占有欲浓烈得惊人。

  这场面,秦明月乐得看到如此,瓮蚌相争,渔翁得利,挑拨离间有时候就是这么容易。

  原本她的计划里有一节是抢男主女人,如今看来却是不需要了。

  弊大于利,真要被殷尊那个疯子盯上,

  她之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突然,她为身为男主的秦琰产生一瞬间的怜悯。

  在秦明月看来,如果没有男主光环在身,他是绝对斗不过他的。换句话说,就算他有男主光环在身,被殷尊盯上,也绝对够呛。

  这个预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成功见证。

  殷家的实力一点也不下于秦家,甚至还比它高出一筹,面对这样一个强大家族的针对,秦家不受点风波是不可能的。

  而引来这场风波的秦琰无疑是受到众人的质疑。

  如果说秦明月是反派的话,那殷尊也是个磨刀石的存在。

  在这场风波里,秦琰不但没有颓废下来,反而把握了不少的机会,爬了上去,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

  这些人看起来不多,可在日后起了支撑大局的作用。

  办公室里,秦明月坐在桌前,黑色碎发遮住了额头,只有那双眼睛让人看了仿佛能迷失在里面一样。

  前段时间,她就已经入职进了公司。

  原本以为只是个不重要的角色,然而白惠居然给她争取到了一个总监的职位。

  这让秦明月不由计较起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她可不会以为她是真的在为自己做打算。

  这一点白惠也知道,可知道归知道,却还是仍不住想为她做些什么。

  上个月是秦琰的生日,作为秦家未来的继承人,他的生日宴自然不会简单小办。

  事实上也的确是热闹非凡,可白惠看见的却是另一副景象。

  秦明月独自一人缩在阴影处,而假的那个儿子站在光芒之下,尽管知道不是他的错,却心中难免迁怒。

  “毕竟这明明应该是她儿子的”

  她儿子本应该出生就是天之骄子,受尽众人艳羡的目光。

  然而此时本应享受这一切的人却只能单独缩在角落里,无人问津,这让她怎么不气愤?

  人心本来就是偏的,一个没有血缘关系,一个有血缘关系,假的那个过得十分的好,而真的那个惨兮兮的,任谁也无法心安理得。

  除非是内心薄凉的人,只可惜白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