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42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周围路过的员工偷偷摸摸地瞄了两人一眼,还以为柳初是秦琰找上门来的风流债。

  甚至有几个人在她的肚子上停留了两秒,只见小腹收紧,看不出有没有怀孕。

  若是以前,秦琰说不定就让这事过去了,然而正处在气头上的人是没有理智的。

  “怎么?你们都很闲吗?”

  深邃的眸子里暴虐之意四起,吓坏了其他人,也吓到了柳初,以至于当他再次回头看向自己时忍不住眼神瑟缩了下,后退了两步。

  只见她嘴唇微张,似是惊愣,泪水蕴含在眼眶里,不上不下,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可怜了。

  而这都是被他吓出来的。

  这轻微的细节,秦琰怎么可能没注意到,但他也只能当做没发现。

  淡蓝色衬衫,黑色西装裤,少年的锐气逐渐磨平,与此同时,伴随的更多的是沉默还有一丝淡淡的落寞。

  毕竟白母才刚刚露出了要秦明月进公司的意愿,下一秒柳初就得到消息过来找他,若说她和秦明月没关系,谁信?

  在秦琰看来,那个私生子是故意的。以他上次朝他下药而不让人察觉的本事,从他身上查到柳初简直轻而易举。

  而他的最终目的,无疑是利用她来打击自己。

  秦琰知道归知道,可是不可否认的是,秦明月真的做到了。

  在“他”回来短短半年,他已经将他前二十二年所没有受到的打击全都受尽了。

  再次面对柳初时,秦琰又恢复了刚才的面容,仿佛先前那一个暴怒的人不是他一样。

  哪怕他再厌恶那个私生子,在她面前却也不得不忍住恶心,装作跟他认识但不熟的样子。

  只见秦琰面上有些沉默,他思索了会道。

  “他不在这里,不过如果你着急的话,可以留一个电话号码,到时候有看见他的话再通知你”

  “好……好的”

  柳初仍处于害怕的状态,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反应过来后急忙点了点头,小声地道了声谢谢。

  然后两人就开始交换电话。

  听到手机的铃声,秦琰先是将它按掉,随后在新建联系人一栏备注那边停顿了一秒,最后默默地打上了几个字。

  看着他有自己的电话了,柳初犹豫了会说道,“那我就先走了?”,因为站在这里接受众人的视线总让她感觉不自在。

  秦琰没有说话,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声“等会”让她脚步停住了,就见男人转身走了进去。

  过了两分钟,秦琰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的衣服,和她身上穿的有点像情侣装,让柳初看得一愣一愣的。

  “走吧”,秦琰说道。

  他瞧了愣在那儿的女生一眼,自然说道,丝毫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

  而双目布满疑惑的柳初看着男生已经走远,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小跑跟了上去。

  *

  中午,盛美达餐厅里,人来人往的,柳初看见这个地方,眨了眨眼,原来他带她是来吃饭的。

  看着轻车熟路的人,她赶紧跟了上去。

  二楼上,一个男生望着底下跟在秦琰身后的熟悉人影,连忙冲里头的人激动唤道,“殷哥,我看见小嫂子了”

  上次在校门口,他拉着柳初走的画面可是有不少人看到,刘金玉也是其中一位。

  别说,自家老大看中的女人长得还真好看,跟天仙似的。

  “只可惜好看的妹子都有主了”,想到这里,刘金玉闪过遗憾之色。

  透过窗户,殷尊居高临下看,只见一男一女坐在位子上,他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柳初身旁的人是谁。

  刘金玉就听他轻“呵”一声,手指在窗台上有节律地轻叩了几下,脸上看不出喜怒。

  一道白光把他的脸分成了两半,一半处在阴暗,眼底占有欲极度疯狂,一半处在柔光下,冷眼看着底下男生为女生细心剥虾。

  视线之深让秦琰心中警惕,他下意识抬头看去,两人眼神对视,谁也不让谁。

  顺着秦琰的目光,柳初看到了那个人,她曾听说过一句话,想知道一个男人长得好不好看,就要看他的寸头。

  而楼上的男人,寸头,黑色风衣,酷的同时又带着狠厉,看见她的目光,他冲她笑了,既不是开心,也不是礼貌性的笑。

  这抹笑柳初描述不出来,在她的视线下,只见他轻吐出一口烟气,随后用手指直接掐断了烟头,让看的人都替他觉得疼。

  等到她再次看过去的时候,窗台上的人已经消失了。

  餐桌上,柳初盯着自己向来喜欢的食物,却瞬间没了食欲。

  回去时,是秦琰送她回去的,车子停在一栋普通民宿下,“到了”,他偏了偏头,看着坐在副驾驶上快睡着的人,轻声道。

  “哦”,柳初打了个哈欠,强烈的困意让她不自觉地流了一滴泪,憨中带着可爱。

  随后她就在秦琰的视线下下了车,目送看着车子走远。

  正当她转身想要走的时候,突然,整个人都被人从身后纳入怀,挣扎不得。

  “是我”,声音很熟悉,霸道中富有磁性。

  殷尊身上还残留着烟草的气息,但整个怀抱却是让人感觉很温暖,安稳,与凶狠的外表截然相反。

  在他看不见的身后,柳初有一瞬间的悸动,然而下一刻转而平静无波,她用没有表情的一张脸,道出慌乱,紧张的情绪。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

  路过的人看着他们,还以为是小情侣间的情趣,笑了笑。

  然而,柳初的巴掌可不是开玩笑的。

  慌乱之下,她推开了殷尊,在他脸上扇了一个巴掌,那清晰响声不像是手下留情。

  殷尊一下子僵在那里,五个手指印仿佛刻在脸上,他低着眼下,戾气暴升,看起来就像是会打人的。

  可是待到抬头,看到她陌生的眼神,还有害怕的表情,又逐渐冷静下来,因为以柳初柔柔弱弱的性子,不可能会打他,并拿不认识他的事开玩笑。

  “明明上次还是好好的,不是吗?”

  或许秦琰心里还保留着几分善良,所以

  不忍心欺骗她。

  然而,殷尊本就是个黑透心的人,良心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仅仅只是在心里有所觉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大胆的出手试探了。

  花圃边缘,他站在柳初面前,看着恍若小白兔的人,眼睛直直地盯着她。

  在她仿若看变态的视线下,殷尊手指轻抹下嘴角,露出丝丝邪气。

  “呵,不认识我?”

  说到这句话时,他语气略微嘲讽,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柳初红润的嘴唇,在上面顿了许久。

  见此,柳初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只听眼前之人继续道。

  “阿初翻脸不认人的工夫真是越练越熟了,明明前段时间我们还在床.上抵死缠绵,现在却说不认识,可真令人伤心啊”

  待他说完,说出伤心的人没露出什么异样,可听他说的人却是脸上红了红,闪过一丝气愤与恼怒。

  “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