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35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见秦明月沉默,殷尊不怒反笑,“真的许久没见过这么的硬骨头了”

  早在他把她请过来之前,他就查过她的身份,区区一个私生子,也不知哪来的这么大的底气?是无知还是无谓?

  “他”不会以为秦家会为了“他”跟自己作对吧?

  “不知天高地厚”

  跟殷尊相处过一段时间的秦明月看到他此刻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肯定在想什么坏主意,于是下意识谨慎起来。

  可是一直等她离开,也没见他什么动作。

  秦明月知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了的,但是要她为了之后不知道要发生的事担心受怕,她更喜欢随遇而安。

  秦琰一直都不是什么好相于的,如果看他在秦明月那边吃了多次的亏就以为他是个良善之辈,那可就错了。

  论记仇能力,霍子谕远远不如他。

  “你要怎么对那个私生子?”,平常他也不是个八卦,爱管闲事的人。然而在秦琰找自己谈起秦明月的时候,霍子谕难得抽出空来,就为了听他的打算。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以己之道,还彼之身”,说出这句话的时,秦琰眼神眨也不眨一下。

  上次秦明月给他下药这件事他还没找她算账呢,比起找秦老爷子等人诉说委屈,他更喜欢用自己的办法解决。

  “她既然这么喜欢下药,那就让她尝尝被人下药是什么滋味”

  当然,秦琰可没有秦明月那么心狠,他

  的三观还是正的,至少他没准备让他在众人面前身败名裂。

  身为既定的家族未来继承人,秦琰还是顾及家族的脸面的。

  而虽然秦明月医术小成,但不意味着她看着就能察觉水杯里被人下了药。

  跟大多数人喜欢喝小卖部的饮料或者酒水一类不同,她向来只喝白开水,而且自带水杯的那种。

  这天,上了一堂大学物理课后,她被一个学长叫走了,似乎是因为这次新生晚会的事。

  水杯就那么的放在桌上,和一旁的书本隔着相望。

  至少,秦明月从没想过,有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她的东西,明目张胆,丝毫不顾忌又或者根本就不在意她知道了这件事会怎样。

  一如之前秦明月所做的那样,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巷子里,她一手扶在了墙壁上,垂着眼,整张脸面色潮红,连气息都不稳,眼尾一丝红色缭绕,惑人中又带着冷厉。

  只不过这股冷厉中夹杂着虚张声势的脆弱。

  就这么一张脸让路过的几个二流子看了移不动脚。

  在酒池肉林中浸染已久的他们自然看得出眼前这人的情况明显是中了药,“只可惜是个男的”,其中一个人眼里遗憾之意尽显。

  然而中间的那位却是心痒痒的紧,“他还没试过男的是什么滋味呢?”,被酒色掏空的暗黄脸上欲色一闪而过。

  殷尊来时,便看到这样的一幕,只见原先在自己面前硬得像块石头的人,声音虚浮,弱得一批。

  “呵,可真狼狈啊”

  他居高临下看着底下的人,脸上漠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点也没有救人的意思。

  秦明月无视他的风凉话,眼睛瞧都没瞧他一眼,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强撑着站了起来,冷眼看向面前几个人,吐出了一个字“滚”。

  即使到现在这个地步,“他”身上的矜贵一点也没少。

  最开始的那个人看了看秦明月身上穿的衣服不像是寻常人,再看了一眼显然认识眼前之人的殷尊,扯了扯身旁人的衣服,“要不我们走吧”

  可是被美色迷住的人哪里会听他的话,只见黄头发青年眼里阴邪,笑得淫迷,“美人”

  殷尊倒不知他居然漂亮得可以迷住男人,顿时恶寒不已。

  不仅是对底下那个二流子,同时还有对秦明月容貌的嫌恶。

  一个男人长那么阴柔做什么?对,在别人眼里的温润,在殷尊看来就是阴柔。

  他皱了皱眉头,懒得理会他们,直接跳了了墙头,“秦明月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自己没火上浇油就不错了”

  然后他的身影就从小巷里消失不见。

  三分钟后,殷尊再次出现在了刚才秦明月站立的地方,看到地上沾染的血迹,还有消失不见的人影,低声暗骂了声,随后朝血迹沿线找去。

  因为受了伤又中了药的缘故,秦明月走得并不快,他走了一段路就看到她了。

  血是从“他”的手臂上流下来的,那道伤痕里头肉翻出,足以可以看出划的时候有多狠了。

  殷尊没有立马上前,因为看“他”那个模样显然还能走,但他没想到的是,秦明月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光是这一路就流了不少的血,失血都足够让“他”晕的,只是强撑着不倒而已。

  医院里,看着已经用了药并包扎好的人,他神色阴了阴,又寒了寒,同时还有一丝纳闷。

  “见鬼了,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好心了?”

  殷尊苦思无果,把这一切都归咎于“他”跟柳初认识,可能是柳初的朋友。

  当秦明月醒来时,病房里已经没有人了,问护士是谁把她送来的,只知道是一个长得很高,很好看,二十二来岁的青年。

  她暂时想不到是谁,也就没去想了。

  瞧着手臂上的伤口,还有手背上的针眼,秦明月缓缓闭上了眼,隐藏住了眼里的戾气,“这次的教训她记住了”

  “秦琰”

  念叨这个名字时,她笑了声,声音若有若无的,像个幽灵。

  交了医药费后,秦明月直接出院了,她实际上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失血过多加上精气神还没回过来,以至于脸色看起来非常苍白。

  自从上次把钱转给柳韵后,她卡里的钱本就所剩无几,这次交完医药费后,余额现在只剩下几毛钱了。

  当然,这也仅限于秦家给的这张卡,秦明月自己也有卡,里面的钱只多不少,都是这些年兼职赚来的,包括但不限于帮别人完善软件漏洞。

  老宅里,秦琰再次见到她时,只看到一个白的像个死人的人,说实在,这要是走出去,别人怕是认不出她来。

  那个药居然这么恐怖的吗?居然要掉人半条命?

  这时,秦琰不由庆幸自己没真喝下去了,庆幸的同时,还不忘骂秦明月一句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