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34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看着被众人环绕,心疼安慰的秦明月,远处秦琰眼神恶狠狠的,“还真是小巧她了”

  “有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简直就是可惜了”

  虽说他也不在乎这些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不稀罕归不稀罕,别人抢走与自己拱手让人的感觉终究是不一样的。

  这种被人算计的滋味,实在令秦琰十分愉快。

  白惠一直都很关注那个私生子的一举一动,知道最近以来的几件事,对秦明月的不满达到顶峰。

  前些日子,她跟人谈生意,那人居然没眼色说起了那个私生子的好话,话里语里都是赞赏的意味。

  就连平时的死对头也拿这个私生子来怼她,让自己丢尽了脸面。

  办公室里,白惠的脸难看至极。

  “一个私生子也敢盖过她儿子的风头,时间再久了,岂不是要把她儿子继承人的位置也给夺走?”

  这份威胁感尤其是在看过秦明月的生平履历后变得更强了。

  秦家已经有一个优秀的儿子了,根本不需要再来一个人来夺他的锋芒。

  见到白总脸上的表情,办公室里,于助理大概知道怎么做了,不由为秦明月怜悯了一瞬。

  豪门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否则早就烂大街了。

  秦冠义虽然不是经营公司的料,但娶的老婆白惠却是其中的一把好手,不过,虽然她是代理总裁,占有一定份额的股份,但秦家最大的股份到底还是掌握在秦老爷子手里。

  老宅里,听着阴暗角落里禀告上来的话,秦老爷子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只余下一声叹息。

  “可惜了”

  秦老爷子一早就猜到儿媳妇白惠不会对秦明月这个私生子善罢甘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的这声可惜是送给秦明月的,毕竟难得有一个孩子肯哄他开心,就这么毁了,他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

  这时,秦老爷子就不由责怪起于助理了,干嘛要把这件事告诉他?徒惹自己心烦。

  若是于助理知道他心里想的,恐怕会大呼一声冤枉,“这不是您叫我说的吗?”

  果然,给人打工真不是人干的事,说什么都是你错。

  秦明月不知道这些,她所能看到的剧情也只有简略版本的,更别提剧情都被她搞得乱七八糟了。

  原来的设定中,原主并没有这么优秀,同样回到秦家,众人的漠视让她觉得屈辱,再加上柳韵从小到大的洗脑,她看向秦家人的眼中充满恨意。

  而秦老爷子本来就是只老狐狸,吃了那么多年的饭,又怎么看不出年轻稚嫩,藏不住的眼神,他心中失望的同时又庆幸。

  真论及原主过去的二十年,若说有太大的过错没有,但也没有太过突出的优点。

  或许她是有点商业天赋,可比起从小到大精英教育培养,身边环境耳熏目染的秦琰,到底还是不如。

  就秦明月看来,她的悲剧源头一方面是被仇恨迷失了眼,另一方面就是以卵击石,太过不自量力了。

  当然,她也只能在这里说风凉话,因为终究她不是原主,也体会不了她的感受。

  回去的路上,秦明月嘴角擒笑,虚假得仿佛披了一层神仙面皮。

  突然她的脚步一顿,连笑意都淡了几分,只见她眼尾余光向后瞥去,那道影子似乎跟了她有好一会儿了。

  “嗤”,秦明月轻笑了一声。

  那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见到她停了下来,也停了下来。

  “出来吧”,秦明月说完后,目光直直地看向身后那个拐角处,原以为是一个来找她茬的,却没想到见到的是一个畏畏缩缩的女生。

  这倒是让她惊讶了一番,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没见过她吧?

  眼前女生虽留着黑长齐刘海,可是眉眼却和自己扮作的柳初有七分相像,这不禁让秦明月眼眸深了深。

  “有……有人找你”

  看她比划半天,秦明月才理解了她的意思,没想到这个跟她女装长得很像的女生居然是个哑巴。

  柳初的脸跟秦明月现在的这张脸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她不认为是有人发现了她。

  “到底是谁呢?”,秦明月可不信这只是凑巧而已,她的目光在黑上齐刘海少女的脸上顿了好一会儿。

  殷尊在自家包厢里,打了很久的台球,才等到人来。

  他没有抬起头来,眼神直视前方,一只手抵在棒前端,对准球,另一只手放在后头,稍一用劲,完美撞球进洞里。

  然后又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打球,无视了走进来的秦明月,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他等了她半个小时,让她等他一会儿也正常吧?

  然而,秦明月只是看了一眼腕上手表,五分钟一到,立马掉头走人。

  有一股窒息扑面而来。

  殷尊:“……站住”,幽幽的声音让听的人有些胆寒,至少刚才带路的那个人此时就瑟瑟发抖了起来。

  “假货终究是假货”,他的目光瞥过黑长齐刘海女生,没有一秒逗留,落在了秦明月的身上。

  想起视频里这个人熟练的篮球技巧,以及她们俩很有可能亲密接触过,眼神就一片阴郁,有一种想废了他的冲动。

  秦明月察觉到了他气息的变化,不知道又哪根筋不对了,若殷尊此时真的对她动手,她还真打不过他。

  不过秦明月终究是想多了,他还没那么缺心眼,在自家地盘上打人,这不是要进局子的节奏吗?起码套个麻袋先。

  只见殷尊眯了眯眼,威胁问道,“柳初在哪里?”

  见秦明月没有回答,没关系,他又换了个问题问,“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这两个问题既简单又难,

  不知何时,包厢里就只剩下秦明月和他两个人了。

  正当她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口又进来了一个女人,端着几杯酒和一些点心。

  秦明月听到来人的声音,唇抿得很紧。

  如果说刚刚出去的那个女生是眼睛和鼻子最像自己,那这个人则是嘴唇和声音,尤其是声音,简直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说实在的,她心里有一点恶寒还有别扭,“他到底是养了多少个替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