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33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柳韵当然可以选择抱养一个男孩,但是她再怎么不聪明,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

  秦明月再怎么不是,也是自己的亲侄女,如果有一天事情被揭发了,作为她唯一仅剩的亲人,她难不成还会抛下自己,自己跑了?

  若是正常姨侄,当然不会。

  但柳韵似乎忘了,秦明月是一手她教出来的,心狠手辣,阴险可恶,不管是密谋夺取秦家产业,还是其它都有她的影子。

  这种人会在乎亲情?

  在绝对利益的诱惑面前,亲兄弟都能反目成仇,她又算得了什么?

  比起有一个人天天虎视眈眈,威胁你,秦明月更相信的是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说话。

  正当秦明月走神期间,一个男生突然出现,声音微喘,显然跑得有点累。

  “秦学弟,你好了没,讲座快要开始了”,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少年,男生连忙催促道。

  所有的老师领导学生都来了,就这个演讲的人还没来,陆原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显示正在通话中,若不是听一个女生说他已经来了,或许现在还找不到秦明月呢。

  秦明月回头看了他一眼,“好,我知道了”,也不知是对电话里的人说,还是对陆原说。

  在说完这句后,她就挂断了电话,神色一分变化都没有,丝毫没有被他刚刚的话影响到。

  要是陆原是“他”的话,此刻肯定很着急,绝对不会这么淡定。

  “也许这就是他与高考状元的差距吧”,他心里这样想道。

  会堂里,秦明月是作为这届的新生代表上台演讲的,才刚上台“他”就被人认出来了。

  学生时代,长得好看,成绩又好的人总是容易得到别人的关注,就算不怎么谈八卦的人此刻也都知道了他们计算机专业有这么一个人物。

  各位老师看着“他”全程脱稿,声音清朗,语速均匀,沉稳得一批,不由暗自点头。

  轻松而又不枯燥的演讲内容,清俊秀气的长相。

  再加上临下台时的温润一笑,顿时击中了许多人的少女心,引得台下一阵轰动,以至于后面的人讲的什么都没心思听了。

  “唉,她们高中的时候怎么就没有遇到这样的男生呢?否则也不用被家长逼着学习了”

  “毕竟有这么一个人在同一个教室,还怕没有动力学习?”,这是此时众人的心声。

  碰巧,京大里也有秦明月高中的同学,她们知道这件事后,纷纷现身说法道。

  “幸福肯定是幸福的,但承受的暴击也是成倍增长的”

  有时候绝对智商的碾压真的很让人怀疑人生,尤其是同一份试卷,“他”考了满分,而自己才堪堪及格的时候。

  她们不明白明明都是一个结构的脑袋瓜子,差别怎么就可以那么大呢?

  也不是没有人喜欢秦明月,但也只敢偷偷喜欢,因为“他”太耀眼了。

  在高中的时候,秦明月在外就是个暖男形象,温润如玉,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那就是隐形的中央空调。

  “他”对谁都好,但这份好中间又隔着一层分寸,点到为止,让人不会误会,所以至今为止,无论男女,都还没有人传过“他”不好的名声。

  秦琰查过,秦明月仿佛除了有一个当情妇污点的母亲,整个人可以说是完美到不可思议。

  资料上写着,他十岁的时候获得了少年书法比赛第一名,十二岁的时候考过钢琴十级,除去上学时期零零碎碎的奖项,在高三那年还发表过一篇论文,被列入了中华十大杂志里。

  估摸着上次送给老爷子的那副书法字画也是“他”自己创作的。

  秦琰深知众人德行,秦明月有这么一个履历在身,他那个私生子身子只会让人觉得遗憾,而不是惋惜。

  他就不明白了,以秦冠义那个干啥啥不行,也就脸好看,和柳韵那个虚荣拜金的情妇怎么就可以生出这么一个小变态出来?

  问霍子谕这个问题的时候,秦琰眼神疑惑,不似说笑。

  霍子谕听他唠叨完,才沉声回答道。

  “不外乎基因突变的可能”,接着他就讲了一大堆有关生物领域的知识,枯燥且乏味,

  可是坐在那里的人却听得相当认真。

  两人从基因突变讲到基因重组,又从遗传概率分析,讲到了克隆。

  从外面走进来想要交材料的学生会成员,听到他们讲的,露出了“我在哪儿”的茫然。

  因为两个人讲的这些东西他一句话也听不懂,他只能大致听出来他们是在讲生物方面的。

  但重点是他们两个不是读的金融专业吗?

  这个疑惑才刚刚冒出头,这时霍子谕停止了谈论,看向了他。

  “有什么事?”

  “会长,是这样的,这是下周迎新晚会的策划案”,来人把手里的材料交了上去,犹豫了会才继续道,“就是节目人员还少了几个”

  因为通知的时间有点赶,所以暂时还集不齐人。

  霍子谕随手翻了两页,抬头看向他。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后把哪些差的邮件发给我”

  目送着学生会成员离开,秦琰也没多呆,过一会儿就走了。

  自从上次秦明月跟他篮球pk赢了之后,她就从替补的成了可以代表学校出席比赛的正式队员。

  这意味着,之后的每一场,秦琰都不得不跟这个私生子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几天他忙着练球就是为了一雪前耻。

  秦明月清楚自己的弱点,说到底自己终究是女生,体力始终比不上男的,但个子矮也有个子矮的好处,动作比较灵活。

  在比较不及的情况下,她只能让自己输得漂漂亮亮。

  于是,作为赢的那一方,急于求胜的秦琰就让人观感急剧地下降,而秦明月作为输了的那方,反倒令人更加的关注。

  因为在众人看来,“他”只是把这个比赛当成切磋,而胜败乃兵家常事,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输了并不可怕,怕输才可怕。这种精神恰恰是大家所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