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32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但是知道归知道,也不知道那个私生子哪来的本事把整件事情做得滴水不漏的,仿佛这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秦琰查了半圈回来,什么东西都没查到。

  “他该感谢她下的不是毒吗?”,看着远处哄得老爷子眉开眼笑的温润少年,秦琰握紧了拳头。

  秦家每个月给秦明月的零花钱并不算多,根本不足以买得起昂贵的东西,但重点贵在心意。

  就连秦琰也不得不承认她这次准备的生日礼物很有心机。

  他爷爷平生除了下棋,就是喜欢欣赏各大家的毛笔字画,虽然他不知道这幅画是哪个大师作的,但看他爷爷脸上的笑意就知道他对秦明月送的这幅画十分满意。

  不过短短几日的时间,她就把家里最有话语权的人搞定了,果然不是什么省心的货,不然为什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时候回来?

  秦琰可是知道,她那当情妇的母亲身体健全,现在活得好好着呢。想到这里,他的眼神闪过锐利。

  那□□裸的目光落在秦明月身上,她就算想忽视也忽视不了。

  老宅里,她朝他回头看了一眼,挑衅一笑,嘴角带着讽意,终于露出了真面容。

  天使的外表,魔鬼的内心,她把这两个角色转换得惟妙惟肖。

  这时候,秦老爷子也注意到他了,下一刻露出了和蔼又不失庄重的笑容,“阿琰回来了?”

  “爷爷”

  秦琰抿了抿嘴,走了上前。

  明明两人才是亲爷孙,可是在对话时,却少了秦明月和老爷子谈话时的轻松愉悦。

  秦老爷子自然也发现了这点,心里叹了口气,“白惠那丫头到底对他太严厉,苛刻了”

  在不知道秦明月时,秦家就只有一个儿子,从小到大,秦琰就被自己母亲逼着学会如何当一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跟普通小孩相比,他太早熟了。

  也只有秦明月在时,他才恢复了一点生气。

  作为老狐狸,秦老爷子当然知道秦明月是故意讨好他的,但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

  世上难得糊涂,搞那么清做什么?

  终归他的心还是偏向自己看着长大的秦琰的。

  秦明月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自然看得比谁都清,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能运筹帷幄。

  居高临下,从秦琰的方向看,只能看到秦明月的侧脸,柔和的五官,细碎的发丝,然而就是这么一张迷惑人心的脸下却藏着一颗染得全黑的心。

  瞧着坐在位子上,即使看见自己也没有任何动作,神情几乎是漠视自己的人,秦琰差点气笑了,这时候倒是不装乖了?

  “还真当他是不存在的?”

  说实在的,他心里十分不痛快。

  一个私生子凭什么有这底气可以无视他?难道就凭上次宴会上那些人夸她是个可造之材就飘了吗?

  秦明月不知道秦琰心里想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气什么。

  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就清楚知道眼前这个人打心底厌恶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私生子。

  只要是个明眼人,想都不用想都知道,他不会乐意有人叫他哥哥。

  正好秦明月也不想叫,所以她就当没这回事。

  却没想到,为了败坏秦老爷子对她的好感,找她茬,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连原则都可以打破。

  在只有三个人的大厅里,秦明月身子僵了僵。

  只听一道疑惑的声音在众人中间响起,平淡的语气道出些许难过。

  “月儿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否则为什么连声哥哥都不喊呢?”

  不要说秦明月惊讶了,就连老爷子也被吓着了,自家孙子什么脾气,他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按他预计的,在自己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他们兄弟俩兄友弟恭的场面了,

  作为上了年纪的老人,秦老爷子跟其他老人一样,都一样希望看到儿孙膝下,尽享天伦的场面。

  忽略了秦琰的倒打一耙,于是,秦老爷子看向秦明月的眼神更加和缓了。

  最难的都已经叫出口了,那一天还会远吗?

  见到秦明月嘴角僵硬,秦琰还以为是自己这句话恶心到她了,心情舒缓了不少,连被一个私生子叫哥哥也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要知道秦明月如今是作为男生的身份出现的,如果她是男的话,听到秦琰这声月儿,怕是会气到吐血,然而她不是,所以也就不所谓恶寒。

  但秦琰不知道啊,在秦明月的语气中他可以听出她在叫出这声“哥哥”时的心不甘情不愿。

  刚开始听到的时候,他心情还算不错,可是到了后来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了。

  “让她叫哥哥,她还委屈上了?他这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都还没委屈呢?”

  可惜当秦琰意识到这点,再次想找秦明月麻烦时,都被秦老爷子不动声色的化解了。

  三天后,图书馆门口,秦明月被一个女生给拦住了。

  因为新开学,课程有点忙,所以这段时间她没有过来,自然也就不知道有人特意找“他”

  杨蝶在图书馆外蹲守了一个礼拜,才看见上次帮她解围的那个少年。

  她本来就不是个大胆的女生,当时向霍子谕告白也只是一时冲动。

  本来被喜欢的人拒绝了应该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然而她却恰恰相反。

  “你还记得我吗?”,她期待地看着秦明月,也不知是希望“他”记得自己,还是不希望记得自己。

  “是你啊”,秦明月一眼认出了她,眼神疑惑,“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今天“他”穿的与上次的不同,一身白色衬衫,衣领全扣,斯文阳光,同时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

  杨蝶是为了上次的事情专门来感谢秦明月的,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只可惜中途,秦明月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他”露出个抱歉的神情,让人不忍心责怪。

  杨蝶看着他走远,直到单薄少年消失在实现里,才收回目光,收回视线时还依依不舍。

  秦明月这次过来并不是为了去图书馆篮球,而是去参加讲座,地点就在图书馆的隔壁栋楼的会堂里。

  步入会堂,秦明月走到一个小角落,将电话接了起来。

  “乖儿子,给妈打点钱过来”

  名贵SPA店里,一个充满低廉气息的女人撩了撩波浪发,对着手机里的秦明月说话,一脸志得意满。

  柳韵觉得自己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就是把死去姐姐的女儿抱养过来,从小女扮男装,瞒天过海,成了秦家的儿子,否则她怎么会有今天这般日子?

  秦明月数了数,今天已经是她这个月以来第四次来找自己要钱了,而且金额一次比一次大,像个无底洞一样,怎么填都填不满,胃口可真大。

  楼梯口,秦明月右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心中冷笑。

  “她还真当她是个提款机了?”

  隔着一扇窗,“他”望着楼下的风景,眼底阴冷一片,不复先前在其她人面前表露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