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31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正如秦琰想得不错,他尚且受伤得这么严重,撞自己的秦明月绝对不会轻到哪里去,只会比自己更严重。

  小别墅里,房子里空荡荡得一片。

  上次秦老爷子送的那些人,秦明月没有收,只是让她们偶尔过来打扫一下,平常时间是见不到人的。

  卧室里,她轻嘶了声,缓慢脱下肩膀处衣服,露出白皙晶莹的手臂。

  比起秦琰的皮糙肉厚,她的胳膊纤细,白嫩得可怜,那青紫在她肩膀上显得尤其可怖。

  让秦明月难办的是,因为女扮男装的缘故,她还不能让别人帮她上药,只能自己给自己上药,有些地方够不到,也就只能放着。

  这叫作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若是被教她的那个人知道自己把他教的篮球用成这样,恐怕会被她气到,骂她傻。

  想起那个人,秦明月眼神里透着格外嫌弃。

  她的篮球是在学校外认识的一个男生教的,当时她是女装状态。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秦明月至今都难以忘记,因为对她来说,那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所以想忘也忘不掉。

  因为男装习惯了,所以在刚穿上女装的时候,有些习惯还没来得及改得过来,于是秦明月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走进了男厕。

  恰好,殷尊当时就在里面。

  显而易见,之后的事情可以猜到了,不是被当成偷窥女,就是被当成极端的追求者。

  在秦明月看来,他是一个性子反复无常,让人摸不透的变态,作为柳初的时候,她没少被他欺负。

  偏偏为了演戏演到底,自己还反抗不了。

  记得有一段时间,男主秦琰沉迷于打篮球无法自拔,作为同桌的秦明月肯定是要给他加油的。

  他知道这件事后,硬生生地把她从位子上给拎走了,篮球也是那时候教的。

  “看别人打篮球有什么意思,自己亲手打才比较有意思”

  然后就开始手把手教了起来。

  幸亏当时秦明月本着日后说不定能用到,所以认真学了,否则这次还打不了男主脸。

  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阵阵痛感,秦明月皱了皱眉,却还是忍得住。

  “如果她连这点痛都承受不了,那将来车祸断腿的痛苦岂不是更加难以承受了?”

  没错,作为反派,真不是说说而已,她不如男女主幸运,所有倒霉事都只会朝她来。

  不管什么阴谋诡计,面对男主时,它总能被化险为夷,然而对待其他人的时候,就不这么善良了。

  在剧情后期,秦明月会因为一场车祸变成残废,与秦家产业彻底无缘,而且每到下雨天时,膝盖上就会痛起来了,寒气入骨,令人夜不能寐。

  她无法躲过这次的车祸,除非有人愿意替她。

  就好像水鬼故事中,要想步入轮回,就要找个替死鬼。

  但又有谁会没有目的,心甘情愿为别人废一双腿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至少秦明月是不相信的。

  *

  上次她跟秦琰pk篮球的视频十分的火,不少的星探找上门来问她要不要当明星,毫无意外,都被秦明月拒绝了。

  毕竟她可是立志要当霸总的人。

  华大是京大的隔壁校,同时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年代比京大更为久远。

  殷尊看到网上流传的视频时,直接捏爆了矿泉水瓶。

  虽然他不能想到秦明月就是柳初,但是从这个视频中可以看出他们两个人关系匪浅。

  毕竟视频上面的这个少年明晃晃的一身篮球技能都是他曾经手把手教给她的,而作为前主人的自己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呢?

  “用他教给她的东西教别人,她可真一点也不客气”,想起柳初生气时双颊鼓成包子时的柔软、想欺负模样,殷尊邪气横生的眼中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怀念。

  “跑了这么久,她终于舍得出来了?”

  当初,他查了半天,也没能找到秦明月的踪迹,现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线索,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这些天,秦琰倒是安分了几天,因为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很快到了,他忙着准备礼物。

  秦明月是最迟才知道这件事的。

  原本秦冠义和白惠夫妻两人是不同意秦明月出现在人前的,但被秦老爷子一力给压下了。

  “既然他选择把“他”接回来了,那“他”就是秦家的一份子,到底还是自己的孙子”,秦老爷子年纪大了,心终究没有年轻时候硬。

  宴会当天,各家族的人都来了,声势浩大。

  这是秦明月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本来大家以为新接回来的私生子会是个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的,没想到当看到人时,大吃一惊。

  这容貌,这气度一点也不下于从小在秦家里养尊处优长大的秦家大少爷。

  只见秦明月身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斯斯文文的,嘴角挂着一副淡笑,一举一动彬彬有礼,让人看了直点头。

  有认真查过她的人,再一想到高考状元这一光环,对这个私生子的好感度再次上升了不少。

  对这些生意人而言,私生子怎么样?有手段才是王道,能爬到今天这个地位的,有几个手上都是干净的,没有一丝污点?

  真论起来,秦明月私生子这个名头真不算什么。

  有些人甚至开始考虑起他的价值了,家中有适宜年龄的女儿也纷纷谋算了起来,攀上秦家这棵大树,还怕投资拉不到?

  而身为话题中心的秦明月,明明处在物质缭绕的氛围中,却看起来像是置身事外。

  瞧着手中的红酒,她轻摇了摇,让它逐渐晕染开来,眼里笑意不减,时时刻刻带着笑,只不过里面的深意无人能领会。

  “也不知秦家未来的继承人如果在自家爷爷的寿宴上出了丑,又将会如何”,秦明月有点好奇起来了。

  至于沦为弃子,她倒是从未想过。

  因为这世界对于男人总是宽容的,就算事情成了,顶多添一次风流账,而对女人来说,则是声名尽毁,千夫所指。

  看着服务生端着那杯酒杯消失在视线里,她眼底的笑意越发深了。

  这杯酒的结局只有两个,要么被秦琰喝下,要么就是被人发现,然后怀疑到她的头上。

  不过秦明月做事向来不会留下把柄,即使怀疑又怎么样?没有证据就无法证明是她做的。

  作为霍家的子孙,秦老爷子的寿宴,霍子谕又怎么可能不被邀请来?

  进门便看到那个私生子带着阴谋的笑,下意识他就想到秦琰,也是这段时间才知道,原来上次图书馆见到的那个少年就是秦琰让他把他从学生会刷下去的那个私生子。

  顺着秦明月的视线,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远处的酒杯上。

  在秦琰拿起酒杯,准备喝下去的时候,他立马上前夺了过去,“别喝,里面有东西”

  见到霍子谕不似作假的眼神,秦琰脸色微沉。

  于是,宴会结束后,他们将酒杯里面的东西拿去化验了下,结果显示里面被人下了药。

  这个人不用猜,他们就立马想到了秦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