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27章 豪门文里的假公子
  “混账东西,我怎么会有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打理公司你不会,竟跑去学那些个花花公子包养情妇,弄出个私生子”

  “你是嫌老子命太长,非要气死老子才高兴吗?”

  秦家老宅里,已经上了年纪的老爷子重重地敲了敲拐杖,显然是气狠了。

  大厅中央,中年男人低着头,对正发火的唐装老人十分畏惧,“爸,我错了”。

  怯懦无能的声音在空荡的厅内回响。

  周围的佣人早已经被遣散下去,只余下一个在秦家呆了二十年的管家站在唐装老人身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任秦冠义再怎么想也想不到当年只不过是图一时新鲜包养的女人,居然敢背着他偷偷生下了一个儿子,然后时隔十几年,找上门来。

  虽说他跟白惠只是商业联姻,没有多少感情,但不代表着他不疼爱自己的儿子了。

  可以说从第一眼见到秦明月起,这个中年男人就对“他”十分不喜。

  二楼走廊上,秦琰看着这场闹剧,就像是看一场笑话。

  “仅仅只比他小三个月的弟弟,可不就是个笑话嘛?”

  他不想对出轨的父亲多做什么评价,一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也配做他的父亲?

  至少秦琰不是很想承认。

  他的目光慢慢移动,落在了角落里从始至终被所有人刻意忽略的少年。

  “他”长得很白,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一身全黑的T桖与这宅子格格不入,脸庞阴柔,甚至是阴郁。

  就好像一只见不得人的老鼠暴露在阳光底下,让人厌恶至极。

  当然,这只是在秦琰自己看来的。

  别人眼中,秦明月就是个小可怜,瘦小,身上没两块肉,感觉就是被苛待过的。

  旁边,秦老爷子在那边教训着自己的儿子,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神情落寞,实则却是在发呆。

  尽管如此,当秦琰恶意满满,并且带着深意的眼神看向她时,她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

  秦明月下意识往那个方向瞧去,余光却只来得及瞥见一道背影,冷酷,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即使没看到这个人的正脸,她也大致能猜到这人是谁。

  能自由出现在秦家大宅,并且对自己抱有恶意,来者不善的人,除了此次的任务目标,秦琰,还会有谁?

  想到这里,秦明月下意识敛眸。

  她现在的身份是男主的私生子弟弟,虽然,这个身份是假的。

  实际上她是名义上的母亲柳韵从她死去姐姐那里抱来的女儿,从生物学意义上来讲,秦明月还得叫她一声小姨。

  一眼贯穿剧情,如果说原主是反派的话,那这个小姨也不多承让。

  她不仅没有告诉原主她的真实身份,并且从小到大,给她灌输一种秦家欠了她的思想,让她对秦家的人深恶痛绝。

  以至于原主回到秦家后,不管是争夺家产还是在其它事情上,都处处与男主作对。

  而秦家身为豪门世家,之所以能瞒过这些人,一方面是有医院大意的缘故,但更多的是天道的意志作用。

  普天之下,也只有它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这次,秦明月是不打算再像上个世界一样来柔的了。

  小三和正妻的儿子永远不可能和平共处,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上个世界任务的失败让她受尽了不少的苦头,灵魂的虚弱导致她现在就算呆在一副健康的躯体里也显得整个人十分苍白,病态。

  按设定,原主应该是一个对商业颇具天赋,心机深沉的人,但偏偏优柔寡断,狠毒不足。

  在这种情境下,秦明月硬是给自己加上了商业天才的buff,用“暖男”“行走的空调”来诠释优柔寡断。

  她的心机深沉不同于原主,谋定而后动,而像吐着蛇信子躲在背后,给人致命一击的毒蛇,稍有不慎,就会被拉入万丈深渊。

  既然下定决心要当恶人,那就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秦明月现在读的是大一,跟男主在同一所大学,秦琰读的是京大的商学院,而她读的是排名第一的计算机专业。

  秦老爷子虽然同意让她回秦家,却也只是允许她上个族谱,每个月定时零花钱,然后随便给了一栋小别墅,相当于让她自生自灭。

  为了一个私生子大摆宴席庆祝,这也只有那些脑子不清醒的人才会做的,显然他并不糊涂,毕竟这始终不是什么光彩,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虽然秦老爷子对这个私生子不是那么喜欢,但也没苛待她的意思。

  别墅距离学校很近,为了照顾到她,还分派了一个管家,几个佣人。

  但也只是仅此而已,除了必要的家庭聚会,她被所有人刻意遗忘忽视掉。

  其它家族的人消息向来都很灵通,见秦明月不受秦家重视,下意识看轻了她,不把她放在心上。

  一个不被家族重视的私生子,能翻出什么大浪?估计到时候也就只有吃红利联姻的份了。

  不得不说,这很靠近现实。

  最近圈里的八卦尤其多,就连祈文常都听说这件事,尽管秦家已经在努力压下消息了,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京大篮球场,相比别人心痒痒,不敢问秦琰,他却没这个顾忌。

  毕竟他们两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穿一条裤子的交情,问谁肯定没有问当事人来得更清楚了。

  打完一场比赛,他抱着篮球,往流着汗的男生扔了一瓶水过去。

  “阿琰,你家的那个私生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实在的,祈文常听到这个消息时,着实有些吃惊。

  一听到他谈起那个私生子,秦琰脸一下子冷了下来,眸子冰寒,当然,这丝冰寒是针对秦明月的。

  可比起眼神变化,他回答他的语气却是漫不经心的,“除了那个老头在外面撒的种,还能怎么回事?”

  见此,祈文常忍不住噤声。

  不过没等一会儿,他又恢复了平常的状态,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那可不一定,你确定亲子鉴定是真的?不是做假?”

  倒也不是他想危言耸听,这些年圈子里不知道是什么风气,屡屡有人想借着腹中子上位,上次于家那位还被爆出了孩子不是他的。

  然而秦琰一口直接否决了,“不可能”,因为他爷爷为了保证亲子鉴定的准确性,连换了三家不同的医院。

  这三家的信誉都极高,还有一所是秦家投资的医院,不可能作假。

  除此之外,让大家没有怀疑的是,秦明月的眉眼与秦冠义相比确有六分相似,只不过她看起来比较阴柔,不像个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