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26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见此,虽然知道他已经不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少年,秦明月却仍然感到无止境的心寒。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或许她的初心是利用与报复,但不可否认,在中间她曾有过数次的纠结。

  有时候她不止一次在想,如果她们只是个纸片人就好了。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坏人,正如她不愿意当个恶人一样。

  秦明月是个反派,然而在这个世界,她的做法与这个词相去甚远。

  不论是陷害还是刁难温瑶,她一件都没做到。

  悬崖边上,少女的视线掠过林晏,在看到萧誉时片刻的停顿。

  他就站在众人的中间,只不过此时他的脸色看起来很差。

  “是啊,若是普通的寻仇,或许还有可解的余地,然而那是家破人亡之恨,你不留情,他又怎么可能留情呢?”

  “从踏上这个不归路的时候,他们就没想过回头了”

  一个一无所有人的心理,秦明月再了解不过了,若是她,也绝不可能在这时候半途而废。

  因为一旦开头了,就回不了头了。

  秦明月掠过萧誉时视线一顿,最后落到了晕倒的秦母身上。

  哪怕她已经面对生死别离无数次,可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如果可以,她倒宁愿像他们一样,身在局中,哪怕是什么不知道,也是幸福的。

  *

  当秦明月从这个世界脱离时,唯一的意识就是全身的痛。

  可要真让她说出个所以然来,她又说不出是哪里痛。

  因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

  但比起这肉.体上的疼痛,她更多感到的是内心的空洞。

  因为林晏本可以抓住她的,但他在苏筱和自己之间,选择了另外一个人。

  虽然她早有预料,可是真看见时,秦明月仍有一瞬间的失望。

  这失望与感情无关,任谁费了十几年的工夫,到头来发现却是一场空都会失望。

  而在林晏的视线里,白裙子少女用着不知是什么情绪的眼神望着自己,明明没有说一句话,可就是让他感到一阵心慌。

  心脏不受控制地绞痛,就好像有人挖心一样。

  他知道这是自己身体的情绪,然而身为主人的他就是无法感同身受。

  萧誉跑到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秦明月缓缓地闭上眼,整个人就如一根飘絮轻飘飘的,以措不及防的速度坠落入这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三分钟后,苏筱成功回到地面,然后就被知道这件事的家里人带走了。

  而神色恍惚的林晏却被萧誉直接一拳打倒在地,“她那么喜欢你,信任你,你为什么不抓住她?”

  猩红一片的眼,带着恶狠狠的质问。

  真要打架的话,农村长大的他绝对打得过萧誉,然而林晏从始至终都没还手,因为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

  想到这儿,林晏心脏绞痛,瞬间整个人都失控起来。

  他没想到这种心痛不仅没有伴随着秦明月的消失而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有时候林晏都怀疑自己身体里还有个人在看着这一切,但他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可以证明这点。

  因为大肆篡改天道原定的剧情,秦明月虽然维持了人设,却还是判定没有完成任务。

  但她做到了让男主痛苦,这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

  上流社会中,所有人都知道林宴有一个早逝的白月光,为她,他一生都未曾娶妻生子。

  宴会中,林晏脱去了贫困少年的壳子,穿上了黑色的西装。

  如今,距秦明月掉下山崖已经十年了,他也被认回了宁家,借助苏家的势力,林晏扫清了不少的障碍,一跃成为了最年轻的金融天才,远远超越前世的成绩。

  然而在这众人崇拜艳羡的光芒下,他心里却是疲倦至极。

  恐怕也只有为他诊治的医生才知道,经常出现在电视机访谈节目里,被广大女性视为男神的林晏不仅有失眠症和厌女症。

  比起十年前,他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现在他只要一靠近其她女人就生理性厌恶。

  每每失眠,吃了药后,梦中都是秦明月的脸。

  偏偏他对秦明月不了解,只能靠着以前拍的变形计节目和其他人口中的秦明月来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十年的时间,变化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林爷爷早在三年前就过世了。而秦母消沉了两年,遇上了一个知心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儿。

  当初拍这个节目的导演因为变形计火了一阵子,但因为之后的几部烂片,最后还是消失在众人眼前。

  而先前只能在节目里见习的摄像实习生现如今也已经娶妻生子了。

  看到约他的人,他其实很诧异,诧异的同时还有一丝荣幸。

  任谁也想不到当初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农村少年会是首富宁家的儿子,也想不到他居然会有今天的成就。

  谈起对秦明月的印象时,旧摄像师闪过一丝回忆。

  “她呢?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明明看起来很年轻,可就像是有故事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接近的同时又有点抗拒”

  “我曾经也以为她是个有心机的女生,然而现在换个视角,换个心境看,却觉得是个傻女孩”

  说到这里,他有些庆幸当初没有把自己拍到的那些发出来了,否则他绝不会像今天这般安心地坐在这儿,谈起这些旧事。

  望着林晏的面孔,旧摄像师没有说的是前两天也有一个人来找自己问秦明月的事,而他把那些录像都给他了。

  想起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他想不出来事情为什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萧誉,为了一个死人,居然遁入空门,剃发修行,从此不沾尘世。

  摄像师怅惘了一声,替他可惜,因为他看得出来他的心并不静。

  半个小时后,看到门口特意来接自己的妻子,他眼底闪过一丝温柔还有珍惜。

  日见西下,林晏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回想起刚才那个人最后感叹的一声,敛着眸子。

  所以说啊,人生在世,还是要且行且珍惜,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

  因为,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