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25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萧誉从秦母口中得到秦明月失踪的消息时,他正在想着该送她什么生日礼物。

  太贵重的礼物以她的性子肯定不会收的,但太便宜的萧誉也拿不出手。

  有时候他开玩笑想干脆把自己送给她得了。

  可玩笑归玩笑,萧誉自己心里也清楚,在别人眼里,他或许还算得上一个黄金单身汉,但在秦明月面前,恐怕也只有被嫌弃的份。

  看到秦母脸上焦急的神色和因为慌乱导致的上言不搭下语,青年一改平常的漫不经心。明明自己心中也很担心,此刻却冷静地安慰起别人。

  “阿姨,你先别着急,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秦母:“中午煮饭的时候,明月看见家里的葱和香菜都完了,就说去田里摘一些回来,可现在都过了两个小时了,一直没见人影。

  “然后我就去找她,结果在路上,我看到了这个”

  只见秦母露出了一把散乱的葱和香菜,还有秦明月从不离身的手链。

  其实在来找萧誉之前,她也去她常去的地方找了一遍,但还是没有看到人。

  在那时候秦母就知道秦明月一定是出事了。

  虽然秦母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

  因为是个单亲家庭,秦明月自小就很懂事,从不让她担心,再加上她身体柔弱,从不乱跑,更不会发生走远让她找不到的事情。

  相比村里其她的小孩自由自在的玩耍,秦明月更像是被禁锢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的世界里反反复复出现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人,身边玩伴认真想来除了林晏,没有一个人。

  问到萧誉也是秦母实在没有办法了,能问的人她都问过了,村子就那么大,她能跑到哪里去?

  正好,萧誉也是这么想,秦明月的生长环境就这么点点大,能接触到的人也只有村里的那些。

  若说有人针对他还不足为奇,但对一个前十八年都生活在乡下,家世也普普通通的人,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下意识的,他就想到秦明月很有可能是被牵连了。

  忽略掉没有绑架价值的其她人,村里最有可能被绑架的人除了萧誉自己,另一个人就是苏筱了。

  而萧誉现如今能好端端地站在这儿就说明了那些人不是为他而来。

  短短时间里,萧誉想了很多,居然将事情猜得八九不离十。

  这个猜测在.在林晏家寻找苏筱无果后成真了。

  见到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警察,萧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戾。

  这丝冷戾在看到林晏与警察交涉谈吐自如时,更加严重了。

  “林晏,她人呢?”,萧誉一把揪起林晏的衣领,质问道,那力道看不出来平时吊儿郎当的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劲。

  法律规定,人口失踪24小时才允许报案,但秦明月明显失踪还不到半天,更何况从镇上来这里也需要时间,警察根本不可能这时候到的。

  除非林晏一早就知道,而且报案了。

  见萧誉过于激动,他很快就被身旁站立的几个人拉开了。

  林晏没说话,是一旁年轻站着的警察的声音,“你冷静点,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一个小时前,我们接受到举报,说有不良分子绑架人质,目前已确定人质身份,秦明月和苏筱二人。”

  “现在救援队已经开始了救援工作,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然而,这段话不仅没有平息萧誉内心的焦躁,反而闪过了不好的预感。

  记得上一次出现这种情绪的时候,是他母亲飞机坠亡的那天。

  片刻,萧誉心生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把人抢回家再说。

  等待尤其漫长,更别提知道绑匪的身份后。

  要知道苏家是混黑的,势力还很庞大,能跟它结仇的,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人,说得好听是绑匪,说的难听点的就是一群亡命之徒,不要命的疯子。

  这点,秦明月心里自然也清楚,所以当她听见苏醒过后苏筱不要命的乱骂后,更是无语凝噎。

  “她是不要命了吗?”

  “这时候耍什么嘴皮子?”

  断崖之上,四个中年大汉眼神凶狠地盯着她,若不是此时后头有追兵,恐怕这件事没这么好了。

  说到底还是对地形不熟悉,不然他们就不会落到现在进退两难的地步,同时也绝了秦明月和苏筱两人的生路。

  众人见到秦明月和苏筱两人时,她们是在一座悬崖上。

  风吹得很大,同时还伴随着脚踩在沙子上的声音。

  秦母不顾其他人的劝阻,硬是要跟过来。

  悬崖边上,秦明月白裙飘飘,随风舞动,说不出的美感,然而形势却十分严峻,只差一脚就能坠落深渊。

  一想到她也有可能跟她父亲一样,掉落悬崖,尸骨无存,无法承受这种痛苦的秦母直接当场晕了过去。

  林晏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异色,然而隐藏在这不为所动下,却没那么容易。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正如没有人知道他是硬生生克制住自己想要看秦明月的心,把视线移向了站一起的苏筱。

  说实在,他真的很意外,他没想到他这个名义上的邻居妹妹会这么倒霉碰上这么一档事。

  可是这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此时应该关注的人是苏筱才对。

  秦明月一不是他什么人,二又没利用价值,花时间在她身上简直是浪费时间。

  所以当林晏发现自己眼神再一次不受控制地看向少女时,他心中十分恼怒。

  这份恼怒直接牵连到秦明月身上,连带着周身寒气更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