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24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要知道,能在未来的都市之王脑海中留下印象,说明萧誉也决不会是一个无名之辈,可或许是中途夭折,以至于林晏对他只有一点点印象。

  对比其他人,秦明月的存在感却是弱得可怜,因为从始至终林晏的记忆中就没有秦明月的存在,丝毫都没有。

  有时候他觉得她是虚假的,不存在的,可周围的人告诉他,这都是真的,包括藏在左胸膛里那颗搏动的心。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实在让人厌恶至极。

  理智告诉他,他需要探明这中间是什么魑魅魍魉,但林晏没有机会。

  因为两个人现在是处于争吵的状况,这种情形必须有一方进行妥协。

  秦明月因为人设限制还有对此次报复已经不报希望了,所以基本上就没有跟他再说一句话。

  这很符合她的一贯做法。本就是因为任务和报复靠近他,别提有多少真心。

  更何况她把之前的那个沉默烧显木讷的少年和现在的林晏分得很清。

  对她而言,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或者说不是她一早认识的那个人。

  人总是寻找轮回转世,可转世之后的那个人还是以前的那个人了吗?

  嘴上说着喜欢的是她的灵魂,可换一个身份,环境,塑造的人物也就不同了,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一模一样的人?

  这世上本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

  秦明月的性子跟她的清婉相貌截然不同,她眦睚必报,锱铢必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或许对于未重生前的林晏,她尚存一分不忍,可对于重生后的他,她毫无顾忌。

  而向来处于主导地位的林宴又不可能真的舔着脸凑上去,以至于两人就算见面了也没有交流。

  见证这一幕的萧誉虽然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零交流的,但对于这倒是喜闻乐见。

  看着再一次找到自己的青年,秦明月略显烦躁,但顾及到先前的承诺,仍极力地耐下性子。

  “我心里只有林晏哥哥一个人,你就算做得再多,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

  “所以不要跟着我了,不然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只见她直直地望向萧誉的眼睛,认真且警告道。

  萧誉:“……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看他表情明显是不引以为意。

  “冥顽不灵”,秦明月显然是被气狠了,硬是吐出了几个字。

  虽说柔情似水的眼神在她身上,根本不含半分威胁力,但她身上仅存的那一点良心被他给败光了却是事实。

  察觉到自己情绪泄露,秦明月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他既然自己要找死,那她就成全他,就是不知道他有几分的运气可以躲过这次的劫。

  自变形计结束后,在镜头上出现过的许多人都火了。

  年过四十,却还同三十岁一般年轻的秦母。五岁,整个人肉嘟嘟,婴儿肥的小宝。就连林翠花也被人冠上了朴实的头衔。

  而温瑶和陈栋作为此次的城市孩子反倒没有特别起眼的地方。

  她们两个回去之后仍保持着联系,不过那也是之后的故事了。

  现如今,秦明月和林晏两人的情况,有眼睛的都看得清楚。

  或许先前秦母还有些犹豫,认为两个人之间还有点可能,现在却真正死心了。

  相比他,一直在她眼前晃悠,刷好感度的萧誉反而让她十分满意。

  见此,林爷爷很是心急,尤其在见到林晏不冷不热,有些敷衍的态度时,更是生气了。

  “他平时是怎么教他的,不能骄傲,不能骄傲,可他干了什么事?”,虽然他考上大学,是个大学生了。但不代表着他就可以骄傲自满,看不起秦明月那丫头。

  这换是古代,可是要被戳穿脊梁骨的。

  面对着养大自己的爷爷,林晏脸色比在其他人面前和缓了几分,可听归听,但做不做又是一回事了。

  作为成功过一次的人,林晏自是清楚明白,拥有一个弱点对自己有多么致命。

  前世,自己虽然被认回首富宁家,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旁人只看到他因为回到了宁家而一飞冲天,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是经历了多少的磨砺。

  如果林晏是个良善之辈,那可就说错了,因为,在他成王的必经之路,必定掺杂着腥风血雨。

  这些年破产在他手里的企业不计其数。而一夕间让无数人失业,家破人亡,仅仅靠雷霆手段是完全不够的。

  御下之术也很重要。

  而他先前见过的苏筱的家族曾经就是混的黑道。

  要知道,混黑的不可能不结仇,虽然苏家已经金盆洗手,成功洗白了,却不代表着不会有人找他们寻仇。

  于是,经常落单,且身边安全防线过弱的苏筱就成为那些人的目标。

  前世,林晏就是用救了她得到了苏家很大一个人情。

  如今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不否认,他内心已经有了谋划。

  而这件事对秦明月而言却是无妄之灾,从天而降。

  她虽然一直都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改变的,但真到那天时,心中仍然感到不甘心。

  在变形计结束后没一个星期,她和借住在林晏家的苏筱就被人抓了。

  用眼睛都知道,这些人明显是针对苏筱而来的,可是因为秦明月倒霉也在场,所以顺手把她也抓了。

  绑架的原因很容易猜到,无非就是怕消息泄露,无法安全脱身。

  秦明月看着昏迷不醒的苏筱还有周围几名纹着青龙凶狠刺青的大汉,敛了敛眸,既没哭又没闹。

  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她被养废的体力,即使跑也跑不远。

  如果说先前秦明月还不知道的话,那么现在她也知道了故事是怎样落幕的了”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几名绑匪从原先的尚存几分悠闲,到现在几乎是紧赶慢赶,连脚步都有些慌乱。

  而他们逃离的方向不巧的正是一处断崖。

  就在同一时间,远在家中的林晏,神情淡定得近乎可怕,周身闪过尽在掌握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