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22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她向来不会花费一丝一毫的工夫在他们身上。

  而萧誉显然是那个例外。

  看着坐在她家里举止悠闲,仿若无人的大少爷,秦明月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往她身边凑。

  要知道,被她盯上了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林晏就是那个例子。

  只可惜萧誉知道归知道,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最后结果是怎样?

  想到这里,他看向秦明月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势在必得。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秦明月于林晏和萧誉两人大概就是如此。

  只不过相比林晏,眼前的青年显然知道如何放大自己的优势,增加筹码。

  “你甩了你那个青梅竹马,我跟你订婚怎么样?”,萧誉笑着看向秦明月,漫不经心的语气中,难得有一丝认真。

  他的身价虽然抵不上首富,却也是几百上千亿,只要跟他结婚,绝对吃喝不愁,就算离婚了,也能分到一大笔财产。

  从商人角度看,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换做是另一个见钱眼开的人,怕是不用思考就直接答应了。

  然而,秦明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躲不闪,一双眼睛干净澄澈,映衬着自己的心思肮脏不堪。

  两人之中,萧誉先一步狼狈移开眼。

  从小到大,他就从没见过像秦明月这样的人,不为钱,不为名,不为色,像一块淤泥中长出了一朵白莲,宁折不弯。

  就连利用人,也利用得光明正大。

  有时候萧誉在想,如果秦明月简单地答应了他,或许他也不会这般执着了,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

  秦明月深谙其道,所以根本就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撇开这些,她对萧誉并不感到厌恶,事情一码归一码,但他帮了自己却是不可否认的。

  以萧誉的性格,他绝不会是默默无闻待在女主后头,痴心不悔,即使付出了也不会说出口的男二。

  一开始萧誉的语气还有点暧昧,也许是知道了不管用,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商人式的谈判。

  挟恩图报在他身上贯彻得淋漓尽致。

  听着萧誉说起帮自己公关洗白这件事,秦明月抿着唇,眉头微皱,“你想怎么办?”

  眉眼冰凉,不复温柔。

  哪怕她对自己存有一丝的怜悯和温柔,萧誉都不会用这种方式逼迫她,也逼迫自己。

  他的视线扫过她的唇,鼻子,逐渐上移,最后落到了她眼睛上,里面寒凉,没有一丝温度,刹那间,萧誉顿住了片刻。

  回忆起记忆中温柔含笑,眉眼布满柔情的少女,他缓缓道出口。

  “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神永远带着温柔,像看着心上人一般,情意绵绵,不管是什么时候”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眼神极为认真,不似说笑。

  初一听见,秦明月就闪过“他疯了”的念头,任她再怎么想,也想不出萧誉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究竟是在折磨她,还是在折磨自己。

  可她不知道他就是疯了,只要能欺骗一辈子,自我欺骗又算的了什么?她先前不是照样做得很好吗?

  萧誉说的自然是前段时间,秦明月为了让林晏吃醋,不惜假装喜欢自己的这件事。

  见到她不应声,他缓了缓语气,让自己的气息看起来不那么压迫,但身上那副姿态却告诉秦明月他并没有打消这个念头的打算。

  只见眼前青年找了个舒适的位子靠了靠,桃花眼挑了挑,“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大不了我找你的小竹马要报酬”

  “顺便说起上次的误会,也算成全了你们这对青梅竹马”

  秦明月当然不会信了他的鬼话,相信他有那么好心。

  别以为萧誉消息不灵通,不知道两个人在闹脾气,小年轻就是如此,因为一些事情吵吵闹闹。

  不过这样也好,不然怎会有他乘虚而入的机会?

  面对这样的情景,秦明月最后还是答应了。

  “是萧誉自己要上门接受人间毒打,她岂有不成全的道理”

  “正好趁这个机会,她也可以让这趟浑水来得更乱一些”

  在秦明月跟萧誉周旋期间,网上,许久没看见秦明月的观众,看着千篇一律,没有爆点和冲突,平淡甚至有些乏味的变形计生活,突然有点想念起她了。

  没有秦明月在,她们总感觉这个节目少了点味道。

  往届的变形计节目里,不是城市小孩被diss,就是寄养在城市家里的农村孩子被广大营销号攻击。

  哪怕是只有一点缺点,网络的滤镜都会将这点缺点无限放大,最后成为网友吐槽的理由。

  而这次的变形计与往届不同,因为秦明月的存在,所有的焦点几乎都被她夺走了,虽说全是骂名,但黑红也是红。

  换做一个又黑又丑的人,自然不会引得这么多人关注,但颜值即正义,冲着秦明月的脸,她们也看的下去,当然,是边看边骂。

  但自从知道自己对她过分要求后,她们已经很克制了。

  谁想秦明月基本就消失在镜头里了,这好像一块鱼骨头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别看她们骂秦明月骂得这么狠,其实这里的绝大多数观众都是冲着她来的,毕竟白莲花这个濠头无论是什么时候都不会轻易落伍。

  少了秦明月的存在,虽说不至于让这节目做不下去,但流量少了不少,的确是真的。

  剧组导演因为这件事,愁的脸上都冒痘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全部的热量被一个配角给夺走了情景,喧宾夺主也不见得这样。

  秦明月每天都窝在自己家里,他们总不能扛着摄像机,追去她家吧?

  他下意识忽略了自己多给了她一个镜头的原因。

  新来的那个摄像机实习生,看着他踱来踱去的步伐,一言难尽。

  “既不舍得出钱,又不舍得秦明月白来的流量,世上哪来的这么好的事,抠门也不是这个抠法啊”

  “还好再熬几天就结束了,否则他们节目真的就做不下去了。”

  吐槽的不止他一个人,可以说组里绝大多数人对导演的做法都不认可,只是被暂时压制下来了。

  骂名全部秦明月背锅,这干得是人事吗?尽管她现在在网上的名声没那么难听了,可众人还是能清楚记得前段时间的流言利刃。

  亏得她不关注网络,否则一个才成年不久的女孩哪能受得住?

  大家都是有自己孩子的人了,对导演这种要钱不要名声的做法感到不耻,虽然众人没有说出来,可心里都明白得很,秦明月被网暴的背后绝对有他做推手的手笔。

  这次,他们其实已经对节目不抱希望了。

  然而在这种情境下,节目的流量居然又有了几分回升的迹象。

  这一切都只因为一个人——林晏。

  若说他大病初愈后与之前有什么不同,那么不同的可多了。

  如果说生病前的他虽然稍显沉默了些,但还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年。那么现在的他却是像极了未来时,掌握半个国家命脉的那个只存在剧情中的男人。

  三分凉薄,两分讥笑。

  一个眼神过去,便能引起一群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