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21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事到如今,她也不认为林晏是真的喜欢自己,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夺走时的不甘。

  在林晏眼里,她就好比小猫小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秦明月有自知之明,她从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什么都不做就能让男主喜欢上她。

  要想当一个称职的反派,更准确的说在林晏这儿,如果只是一味做出令人厌恶的事,只会消磨掉对方好感,达不到虐心的效果。

  这个道理就好比一个贫穷的少年交往了一个爱慕虚荣的女朋友。

  一开始,他并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宁愿苦着自己,省吃俭用,吃着最便宜的泡面,也要给她最好的生活,甚至为了买一条项链让她开心,可以花光自己辛苦兼职挣来的钱。

  可纵容归纵容,却不是她肆无忌惮的理由。

  再多的喜欢也肯定禁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无理取闹,而当那些喜欢被消耗光了,剩下的恐怕就是满满的厌恶了。

  秦明月的考虑也是如此,除非实在没有办法,否则她不会让自己当这个恶人。

  这些年来,几乎每次她都想办法让自己处于无辜的境地,把所有的愧疚留给他人。

  就好像这次,她用一次的腿伤换来了林晏的自责。

  不一样的选择,所带来的结果也就不同。

  所有的可能,秦明月差不多都把它们算计在内了,其中包括这次的下雨和他的突然病倒。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在初一见到林晏时,秦明月就看出了他气色不对,所以

  在听到秦母说他感染风寒时,她一点也不惊讶。

  甚至她还把后续的可能一一逐列出来。

  天道尚且能算计人心,她也不多承让。

  病榻上,林晏的脸色透着不健康的苍白,眼底有一丝倦意,偶尔轻咳几声,让人看了极为心疼。

  其实在找秦明月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发热的迹象了,只是不在意,又或者说没人在意。

  习惯成为使然,想起之前秦明月毫不犹豫地跟着萧誉走的背影,他心中莫名空落落。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为了一个陌生人跟他闹别扭了,先前是萧誉,这次是苏筱,在她心里,他就这般不值得信任吗?

  在林晏闭着眼沉思期间,一道暗影忽然将前面的光亮挡住了。

  似有所觉,病弱少年缓缓抬起眼,只见秦明月端着一碗汤药站在自己身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尽管知道这不是个问问题的好时机,他还是问出口了,声音沙哑,隐隐透着疲惫。

  “不生气了?”

  这句话让秦明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抿着唇没说话,手上的汤药却是向他靠近。

  见到这幕,林晏也大致知道她还在生他气,如果猜得没错的话,秦明月是因为他爷爷找她,所以才过来帮忙的。

  不过也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哪里会照顾人?更何况村里懂点医的也只有她了。

  论照顾人,恐怕没有人比秦明月更适合了。

  林晏失落归失落,却还是把药喝完了。

  看着见空的碗,秦明月没有要逗留的意思。

  然而,就在她转身走的那一刹那,床榻之上,处于沉寂状态的少年突兀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让人措不及防,同时也拦住了秦明月的去路。

  “别走”

  在说出这两个后,他顿了好几秒钟,似是难以启齿,又过了几秒,一句“对不起”才姗姗来迟。

  背对林晏,秦明月看不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但从这声音中,明显能听出来他的挫败。

  记忆中,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低下头颅,向她道歉,可是秦明月听归听,心中绝不会有半分心软。

  在林晏的视线里,只见她缓缓转过身来,一对睫毛微敛,十分自然地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空余的另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上,将他抓着她的手慢慢拨开,动作虽缓却不容置疑,没有留半点余地。

  脸上表情甚至没变过一分一毫,就连声音也同原来一般温柔。

  没有同电视剧里演的,又或者是现实世界中女生生气时的歇斯底里。

  狭小屋内,秦明月用着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道出最无情的话语。

  “林晏哥哥,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毕竟啊,我们什么关系也不是,不是吗?”

  声音诱哄,可也掩饰不了她一句话否认了所有。

  温瑶从外面回来,进门的时候差点被林晏脸上的神情给吓到了,双眼冰冷,脸白得没有一丝人气,周身气息仿佛能冻伤人似的。

  问也不理,后来还是听林爷爷说起,她才知道是明月姐姐来过。

  “也不知道她跟他说什么了,把人打击成这样?”,温瑶心里小声嘀咕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说她对林晏

  不感冒,但不都说他对秦明月算是上了心的。

  不对比没有发现,但一对比,就会发现他在对待秦明月和其她女生时,有着明显的差别待遇。

  可即使这样,温瑶也不是很看好两个人,凭借秦明月的样貌,才情,嫁一个家世清白,相貌端正的人家绰绰有余。

  林晏有什么?除了一副好相貌,什么都没有。

  哦,不,他还有那硬邦邦,恍若臭水沟里的石头的臭脾气。

  不得不说,温瑶对他还是很有意见的。

  尤其是在看到苏筱走进来时,这丝意见变得更大了。

  倒也不是说她斤斤计较,得理不饶人,可是事实如此。

  温瑶自己是参加变形计所以才能在这边呆着,可她呢?什么都不是,更别提说她住的还是明月姐姐的房间。

  从瞧见苏筱的眼神开始,温瑶就不是很喜欢她。

  虽说她年纪不大,但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坏,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明明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很喜欢自己,可偏偏在林晏面前就要摆出一副大姐姐知心模样。

  这幅样子一下子就让她想到了她继母,两个人同样都是只做着表面功夫。

  想到这里,温瑶气呼呼地鼓着腮子。

  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一个爆栗小心翼翼地落在了她的头上。

  不用看,这个人肯定是陈栋。

  直播间里,观众们看着两个人的互动,一脸姨母笑。

  这段时间里,萧誉也没闲着,上门献殷勤这个句子在他手里形容得十分到位。

  哪怕秦母鸡蛋里面挑骨头,到最后坚定的心思也软化了几分。

  看着赖在自己家里没有要离开迹象的青年,秦明月拧了拧眉心,似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