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9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即使是回去了,他也依旧对秦明月抱有极大的关注。

  但这份关注如果说喜欢未免太偏颇了,虽然对于秦明月,他比平常人多了一些耐心。

  眼看着变形计已经进入了尾声,直播间里秦明月的身影一次却都没出现过,这让萧誉有一阵兴致缺缺。

  这段时间有不少朋友邀请他出去玩,都被他拒绝了,即使是去了,也只是坐在那儿,没有带女生。

  圈里不少人都说他转性了,就连老爷子都夸他长进不少,可是也只有萧誉自己心中明白不是这样的。

  每次临到头的时候他都会想起秦明月的脸,温柔耳语的声音,羞涩的笑容,于是看着怀中身材傲然,诱惑力十足的女人就变得意兴阑珊,没有丝毫兴趣了了。

  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直播间里,所有人都看得清秦明月和林晏在冷战,更准确的说是林晏单方面在躲她。

  而想起她对自己的无情,萧誉不禁嗤笑一声。可究竟在笑什么,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包厢里,几名花花公子各搂着一个女人,笑说荤段子,只有萧誉一个人独独坐在角落里,看着视频。

  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拿起酒,一杯一杯的往下灌。

  边上,跟他关系好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忍不住闪过一丝担忧,再这么喝下去,也不是事啊。

  别误会,这次可不是他们约他出来的。

  而是萧誉一通电话约他们出来,结果人来了,也不管他们,自己在那边使劲的喝酒,一脸魔怔。

  三个人从小一块长大,虽说不是穿着一条裤衩,但是怎样的人可以说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对方了。

  这为情所伤的模样,还是头一次见。

  沈哲看过那女生长什么样,是个漂亮的,但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漂亮的女生。

  看着只能喝酒消愁,一点都不听劝的人,两人恨铁不成钢,“你说你一个有钱有颜的,怎么还怕抢不过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农村少年?”

  听到这话,萧誉轻笑一声,哪怕喝了这么多酒,他也是很清醒。

  “谁说我喜欢她了?我只是想喝酒了,不行吗?”

  “行行行,你是萧大少,当然行”,如果萧誉没让人替她公关,他说不定就信了他,花钱做“慈善”,嫌钱多啊。

  娱乐圈里由粉转黑,由黑转粉多的是。

  大概被黑的太惨了,秦明月就算是做出什么出乎人意料的事,她们也不会太惊讶。

  这大概是被黑的唯一好处了。

  其实有时候观看节目的人也在内心疑问自己,为什么就讨厌秦明月呢?就好像有个程序禁锢了她们的思想,叫她们讨厌她才是正确的。

  而萧誉这添的一份力,只不过是把天道对人心的影响彻底打碎。

  短暂的蒙蔽,可以获取片刻的剧情安稳,可是一旦这镜像被打碎,有时候反弹得更加厉害。

  虽然秦明月有时候的举动让人吐槽不已,可真正严重的黑点却一个都没有,既没涉及黄赌博,又不触及到法律。

  说到白莲花,她是有一点作,但是又在接受范围,并不是很突兀。

  同期真人秀里那个女明星碰瓷其他男演员,哭哭啼啼,矫揉造作,比她过分一百倍也不见得黑得这么惨。

  在公关的人把秦明月在变形计节目中的一举一动整理出来,经由几个大V转发后,可以说绝大多数人惊呆了。

  稍微理性一点的观众,察觉到自己的失智,立刻反应过来了。

  而不想承认这些的人,在反反复复重复了几遍秦明月的片段后,也放弃了挣扎,因为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说到底秦明月不是演戏,只能算上友情出镜,不应该抱有这么大的戾气。

  世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人,就算是亲人朋友也会争吵,只不过是把现实放到大银屏上,从上帝视角看罢了。

  就好像一篇小说,如果你代入的是主角,就觉得反派怎么怎么可恨,讨厌,恨不得她立马下线。

  但身为主角,她的行为举止真的就符合三观,或者不出丝毫差错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往往因为你代入的人物是主角,所以就把它们忽略了,或者说无视了。

  在意识到自己攻击人的理由脆弱不堪,根本就禁不起推敲后,许多人都神隐了。

  以至于哪怕后来秦明月和苏筱不和时说的茶言茶语,她们也不敢轻易喷人,只敢在旁边观望。

  其实只要见过苏筱和秦明月的人,就会发现她们两个在一定程度上的人设有点撞了。

  同样穿着一条白裙子,苏筱看起来清洁傲岸。而秦明月因为体质原因,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羸弱。

  这一点在她们面对面的时候更加明显了。

  在视频里,两个人头一次正面对上对方,上次秦明月狼狈而逃,这次却是做好了准备,仿佛上次狼狈逃离那幕从始至终都没发生过。

  “你就是秦明月?”,苏筱抬着脖子,虽然语气中并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可眼底的倨傲却没有半分掩饰。

  秦明月抿着唇,没有说话,一双流波微眨,看向了里面,可屋内的少年却没有丝毫出来见她的意思。

  她心中知道他在刻意躲她,可心里清楚归清楚,却无可奈何,只是身上气息更加忧郁了。

  听见秦明月的委屈巴巴的一声“林晏哥哥”,屋内,林晏笔顿了顿,就连纸张被晕染了都不知道,他没发现自己整个人的心思都被屋外的人夺走了。

  “苏筱是千金大小姐,身边还有不少黑衣保镖,她向来娇气,会不会被吓到”

  这么一想,向来冷淡的眼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村里的消息相对闭塞,林晏还不知道有人在为她洗白。

  而屋外,见秦明月没理会她,还故作忧郁,苏筱心中就来气,林晏是她看中的人,想从她手中夺人,没那么容易。

  她推了她一把,没好气道,“我在问你话呢”

  这个力道不算重,换个人顶多踉跄几步,可是秦明月自小身子就柔弱,被她这么一推,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摔就摔吧,别人不小心摔倒都是狼狈至极,偏偏她像是在表演一般,姿势美妙,仿若预演,让人不误会她假摔都难。

  “啊”的一声惊呼,直接让屋内的少年的理智全都落空了。

  木制门被打开,只见林晏在看到地上的人时,冷着眼,尤其是在看到秦明月膝盖上沾染的丝丝血迹,拳头握得很紧。

  可是还未等他做出动作,不知何时出现的青年先一步走到了秦明月面前,将她拦腰抱起。

  萧誉桃花眼看着苏筱和远处的两人,感受到怀中的柔软,似笑非笑,“沈哲他们说的对,他又不是个做慈善的,世上哪来的免费午餐?

  在他字典里,可从没拱手让人这个词,更别提输给一个样样不如自己的人。

  就算得不到秦明月的心,他也要得到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