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8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阳光下,秦明月面容柔和,眉眼淡淡,嘴角轻微抿起,一身朴素白裙子,格外动人。

  林翠花曾有一瞬间因为她晃花了眼。

  虽说她平时会学秦明月装扮,可不得不说,她这一身我见犹怜的气质寻常人根本学不来。

  周围的男生只要一见到秦明月,注意力就全部都在她身上,丝毫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所以从小到大,林翠花都很讨厌秦明月。

  这些年来,她无数次找秦明月茬,却都是灰头土脸,无功而返,大概是被打击惨了,其它能力没长,抗压能力倒是增长了不少。

  而对于突然出现,让秦明月出现脆弱心理的苏筱,林翠花不喜的原因,说来也好笑。

  她的心理是“自己这么多年都奈何不了秦明月,凭什么她一来就可以打击到她?”

  这种心理有种我无可奈何秦明月,别人也休想奈何得了她的护犊子感。

  当然,林翠花自己是没感觉到这点,只有秦明月的眉眼弯起,带着一股深意,她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跟出来的温瑶,低着头下,嘴角略微弯起。

  这股笑意让人看了背后发凉。

  角落里,新来的摄像师揉了揉自己的眼,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是拖关系走后门进来观摩的学生,平常拍摄轮不到他,平时就爱拿着一台摄像机找角度自我琢磨。

  有空的时候就拍一些视频让场内的老师傅指导。

  刚刚他去上厕所的时候,忘记把摄像机给关了,加上角度比较隐蔽,有东西遮挡,秦明月才没发现它。

  看着眼前视频里呈现出来的画面,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可是由于不确定,他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如果这是真的,那这将会成为这个节目的爆点。

  表面柔弱白莲花,背后心机深沉,从这笑容看来,她绝不会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

  “有阴谋”是摄像师此时能想到的唯一词语。

  在他沉浸在思绪里的时候,林晏家院子里另有一番天地。

  温瑶,林晏,苏筱三人齐聚一堂,气氛有点怪异,天道给他们原本的命定路线是林晏是男主,温瑶是女主,苏筱是男主后宫之一。

  然而此时,除了苏筱单方面热情,本该有着情感纠葛的三人,互相冷漠。

  温瑶之所以留下来,没有跟秦明月她们一起走,就是想要臭骂林晏一顿,秦明月无所作为,不代表着她就看得下去了。

  没有情人滤镜,林晏在她眼里就是个长得好看一点的农村贫穷少年,有秦明月这么好的人喜欢他,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她虽然娇纵了些,但性子比较直率,没什么心眼,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就算旁边有人,也不关心。

  一通晴天霹雳下来,把在一旁听着的苏筱都搞懵了。

  “你这个渣男,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朝三暮四,不守夫道,亏我先前还在明月姐姐面前说你好话”

  “现在她走了,替你们两个腾位子,高兴了?”

  温瑶越想越替秦明月觉得委屈,到底还是年纪太小了,她心里一难受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当场哭了出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谁欺负她了。

  别说苏筱茫然了,就连直播间里的观众也不知所以然,她骂人就算了,为什么要边骂边哭呢?

  被温瑶娇纵可爱性子吸引的粉丝心中可心疼她了,一句句“乖宝不哭”,刷满屏幕都是。

  苏筱瞧了瞧哭得惨兮兮的温瑶,并没有要安慰她的打算,毕竟谁还不是家里的宝贝公主呢?

  转眼间,她又把目光放在了林晏身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苏筱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一点也不矜持,哪点像是有钱人家大小姐。

  实际上,她在疑惑眼前这个小姑娘是谁的同时,也对温瑶口中的明月姐姐十分感兴趣。

  因为她能感觉到救她的这个少年似乎对那个人有着不一样的在乎。

  这丝在乎让她有一瞬间的不快,以她的相貌和身份,从小到大她要什么有什么,十九年来,她也只有在林晏这边摔了跟头。

  难不成她的千金之躯还比不上区区一个农村女吗?还没见到秦明月人,苏筱就对她产生了一股厌恶。

  肉眼可见,在温瑶话说出口的时候,惊愕的神情在林晏的脸上一闪而过,几乎是本能反应,他下意识往门口瞧去,那里却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仿佛能想象到当时秦明月的表情,苍白柔弱,于是,薄唇抿得越发紧了,隐藏在袖口下的食指磨挲了两下,带着一丝烦躁。

  温瑶以为他会追出去,结果林晏只是简单看了一眼,什么动作都没有。

  因为理智告诉他这样才是对两个人最好的选择。

  他跟节目组签了几百万违约金的合同,根本不可能毁约,但秦明月并没有,只要离他远远的,观众看不到她,自然过一段时间就会把她遗忘。

  热度散去,意味着伤害度降到最低,这是目前林晏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其实他还有更好的主意,但没那个条件施行。

  秦明月虽然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但林晏心里想什么,她大致知道,说实在,他很理智,可感情里最怕的就是有一方理智。

  有这份理智,还不如拿去做科研用,放在感情世界里,简直是大材小用。

  在这段期间,有不少的节目组都来邀请秦明月参加,虽说她现在被全网骂,但黑红也是红。

  有多少明星想靠黑红都红不起来,偏偏一个普通的农村少女就做到了。

  可惜这些邀请全部都被她拒绝了。

  这些拒绝邀请里也包含着萧家旗下的娱乐公司。

  三天前,萧誉被自家爷爷以病重理由忽悠赶了回去,甚至来不及向村里的人告别。

  办公室里,他听到助理的报告,桃花眼里没有意外神色,他明知道她肯定不会答应,却还是抱着一丝万一可能,让人去问了。

  想到自家爷爷的逼婚,萧誉下意识想到了白色连衣裙少女,“如果是她,倒也不是不可以”

  似是开玩笑,又好像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