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7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林晏不理解秦明月的招黑能力为什么这么强?别说她在他心里不是白莲花,就算是,也不该有这么多人骂她才对。

  寻常节目也不乏有白莲花人设的人,但也没被骂得这么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手在推动着这一切。

  有一瞬间,林晏似乎感觉自己触摸到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

  术业有专攻,尽管他在其他方面确实很天才,可是他毕竟不是黑客,不可能将这些人一一吊出来打。

  就算是可以,这成百上千万的人他也不知从何下手。

  虽然林晏平时表现得很成熟,可到底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少年,面对这在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究竟是无能为力。

  哪怕在众人眼里,他能在一贫如洗的农村里长大,变为今天这副模样,已经是十分优秀了,但林晏仍是不满意。

  “考上了国内顶尖大学又如何?面对这件事,他到底还是无法解决,说是能力有限,可到底还是无能”,林晏自讽了一声,给自己下达了一个定义,这种无力感一直伴随着他。

  望着眼前翻不起丝毫水花,甚至还被几个路人冷嘲热讽的个人微博,林晏抓着鼠标的手再次用力,他突然很不甘心,“只要再给自己一些时间,他一定能成长到别人无法企及的地步”,可偏偏此时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尽管他不想承认,可现在的他还是太弱了。

  掐着时间点,林晏关掉电脑,无视了众人的目光,压了压鸭舌帽,走出了网吧。

  因为变形计节目比较火,为了防止被人认出,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全程都是戴着帽子,并且往人群偏僻的地方行走。

  而就在距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几个染着黄发,刺青的小混混围着一名年轻女生。

  这个女生穿着一件长裙,长发微卷,披散两侧,原先应该是优雅迷人的,然而现在却是狼狈不堪。

  可能是蝴蝶效应的原因,在后面剧情里出现的校花居然提前出现了。

  秦明月亲眼看到剧情上文字由黑转空白,又在空白上重新浮现了一行黑字,就连后续剧情也在合理范围得到了修正。

  上面这样写着,“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男生,苏筱心脏砰砰跳了起来,眼前的人就像是天神一样突然出现,救她于水火”

  “而戏剧里,英雄救美的场景永远都是一段心动萌芽的开始,苏筱也不例外”

  “在看到她露出的白花花胳膊时,林晏眼神躲避,耳朵微红,却是脱下了自身的衣服,给她披上了件外套”

  秦明月看着这段话,白了又白,青了又青,感情它给自己来这么一招,以为这样子就能让剧情回归原样了吗?

  “既然这么想修,那就让你修个够”,她冷笑了一声,咔嚓一声,手中玫瑰花被她直接一刀剪断了。

  破旧巷子里,几个人围成一圈,盯着林晏,目光不是那么友好。

  “你小子,别多管闲事”,看清楚只是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那几个混混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想让他麻溜滚开,别多管闲事。

  但林晏心情本来就不好,遇到送上门的沙包,又怎么可能错过?

  他可是从小干活干到大的,跟这些没怎么锻炼,虚到不行的几个人交手,根本不用废多少力气。

  几分钟后,看着地上被打得极其狼狈的几个人,苏筱眼中的崇拜之意越浓。

  本来她是想要跟林晏道谢,问他名字叫什么的,却没想到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直接走了,好像打架只是为了发泄似的。

  这让她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魅力。

  虽然说她现在衣服有点褶皱,头发凌乱,可是也不至于让人甩头就走吧?

  一阵嘀咕过后,苏筱连忙跟了上去。

  因为生气,秦明月没注意到剧情里的漏洞,现在是夏天,正是最严热的时候,林晏身上就只有一件T桖,哪来的外套给人穿?

  除非这里面说的不一定是真的。

  此时,她坐在山里一块巨石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原野和草地,心放得十分平静。

  剧情变了,但她的结局一定不会变,虽然秦明月不知道这剧情里原主为什么会掉入悬崖,但总归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上一个任务世界,那跳崖情节至今仍历历在目,主角跳崖定律绝对不会死,但作为反派缺胳膊少腿是常有的事,那才叫做一个惨。

  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一瞬间她的背影让人看着就觉得悲伤。

  萧誉看到这时,忍不住道是自己想多了,他拍了拍石头上的灰尘,走上前直接坐在了秦明月的旁边。

  本来是想等她先开口的,结果等半天,她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向自己。

  于是他没耐住性子,转头问她道,“你怎么不回去?”,花心的脸上虽然表现得极为正经,却仍听不出是关心还是随口问一句。

  看到他,秦明月其实是有一瞬间的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淡,想起他刚刚的问题,她内心有一阵烦躁。

  回去?回去做什么?听秦母的唠叨吗?

  在农村里,一个女孩子如果考不上大学,要么复读,要么就开始工作,打工挣钱,待到法定年龄结婚生子,而她暂时不是很想听这些。

  不过谅他从城里来的公子哥也不懂这些。

  秦明月没有要把这些说出来的打算,可不代表她不说,萧誉就不会知道,毕竟这村里的人有的是人乐意跟他说。

  别说是农村,这已经是常态化了,初中没毕业,辍学打工的人比比皆是,不过他是领会不了。

  萧家虽然只有他一个儿子,但不需要靠他联姻,至于工作,对萧誉而言,钱生钱,太简单了。

  这么一个停顿,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了。

  秦明月本就不是热络的性子,之前也只是在林晏面前需要装,才对他稍微热情点,如今不需要了,自然没什么话好说的。

  对任务无用的人,她向来吝啬花时间在他们身上。

  秦明月见多了因爱生恨,求而不得的人,在她看来,萧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挺好的,起码不会痛苦,

  看着夕阳快要落下,她站了起来,客套了一句,就回去了,语气生疏,仿若先前的温柔都是假的。

  论无情,至少萧誉还没见过比她更无情的人,这拔吊无情程度,他圈里的那些浪荡公子哥都比不上。

  虽说秦明月已经预料到了那个校花苏筱肯定会在接下来几天出场,但在温瑶一大早跑过来告诉她时,仍有些惊讶。

  与之随行的同时还有林翠花。

  “奇怪,她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这个时候,秦明月还有心思在想这个问题。

  而林晏家门口,却是好一阵热闹。

  一整排的黑衣保镖护着一个仙女裙女生走了下来,同样一身白色裙子,价格却是天差地别。

  镶着钻石,闪闪发光。

  看这阵仗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家女儿,家中颇有势力或者说有钱。

  事实上她家前几年才刚刚洗白,黑白两道通吃。

  昨天苏筱也只是忘记带保镖了,才让人有机可乘而已,对于救了自己的少年,她随手让人一查就查到了,更别提说变形计有多火了。

  于是,她哀求着自己的父亲,让他答应把她送到新光村。

  而面对自家宝贝女儿的请求,苏父自然答应了,只不过要求是要随身携带保镖,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一幕。

  被人拉过来的秦明月就见到一男一女站在一起,男的俊俏,女的仙气十足,十分登对。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陈旧连衣裙,顿时闪过一丝自卑,捏着裙摆的手微微发紧。

  从她这个角度,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关系看起来很不错,苏筱眼中的情意让她觉得碍眼。

  先入为主,秦明月对着一幕丝毫不怀疑,更别提苏筱拉着林晏的袖子,看起来十分亲密。

  可从前这是她专有的权利。

  “林晏哥哥,难道这就是你说的喜欢吗?”,她眼神黯了黯,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离开,背影落寞。

  她没有勇气进去质问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但更多的是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转头那一刻,秦明月没看到林晏甩开苏筱那一幕,但摄像机却是把他们每个人的神情动作都记录下来了。

  见秦明月离开,林翠花急忙跟上了她,“喂,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怎么可能会有事呢?秦明月摇了摇头,除去脸上微微苍白,其余的都很正常。

  她很认真地对林翠花道了一句“谢谢”,奈何林翠花死鸭子嘴硬,死都不承认自己关心她。

  “喂,你可不要自作多情,我才不是关心你呢?我只是看那女的不顺眼而已”,怕她不相信,林翠花比划了个指头道,惹来秦明月一阵轻笑。

  “我知道”,她并没有生气,别说她们俩是情敌,就算是一个陌生人也很少有人喜欢她。

  因为白莲花注定被人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