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6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可是他即使眼神收得再快,也逃不过这么多人地推式,犹如扫描仪般的双眼。

  萧誉心里清楚他和秦明月什么关系都没有,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在大家的眼里,看到的是,秦明月抛弃与自己一同长大的穷青梅竹马,搭上了豪门贵公子,以为能一步登天,成为鸡窝里的金凤凰。

  结果事实却不像她所想的那样,不过两天工夫,这个豪门贵公子就腻味了她,或者是看透了她白莲花的真面目,一脚把她踹了,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

  本来秦明月的名声就在他们这儿为负,

  因为上赶着总是被人嫌弃,尤其还是在身份地位不平等的条件下。

  若是她上位成功,坐稳女朋友,或豪门夫人的宝座,或许还不会被这么的冷嘲热讽。

  但谁让她失败了呢?

  单单这几个剧情已经够演一出狗血戏了,但更狗血的是,她居然又灰溜溜地找上了穷青梅竹马。

  是的,在众人看来,秦明月和林晏两人之间尴尬的气场,还有他们面对家长在时表现的热乎,和下一秒他们不在时,神情变得冷淡和不自在,都代表着两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而除了秦明月想吃回头草,被拒绝这件事,他们不作它想。

  说实话论脑洞,恐怕没有人会比这些吃瓜群众更擅长了,不去写小说真是太可惜了。

  虽说林晏是个穷小子,农村人,一辈子可能没什么大出息,可在这新光村里,他的容貌足足甩村里众青年一大截。

  若是在这村里真选择一个人,林晏绝对是最好的人选,有网友分析了种种条件,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纵然村里的消息再闭塞,可不代表着里面的人都不出去,外面的人都不回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消息,知道这件事,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村里的人,包括秦母,大多数都听说了这件事,只不过都隐瞒了下来。

  唯有秦明月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几乎足不出户,所以一直没有听到外界对她的评价和谩骂。

  秦明月是大家从小看着长大的,她是怎么样的人,村里的人再了解不过了。

  “或许他让剧组来新光村拍摄,就是个错误”,村长家,林翠花的父亲叹了口气。

  而林翠花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却隐隐从大家的态度中了解到一些,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她也没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

  所有人都不认为秦明月会知道外界对她的谩骂和冰冷的恶意,毕竟一个几乎足不出户的少女,能知道些什么?

  无视掉那些复杂怪异的眼神,秦明月自己倒没多大感觉,她们想看到自己不知情的模样,那她就表现给她们看。

  不知世事,还沉浸在麻雀变凤凰的虚假梦里,一边吊着穷青梅竹马,一边追着高富帅少爷。

  说实话,当宁萱看到这场景时,着实有点被气到了。

  虽然她对秦明月先前帮了她是有几分好感的,但也不够她这样败啊?更何况关系还有亲疏呢。

  一个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一个是才见过一次面,稍微有点好感的人,孰亲孰重谁都知道。

  宁父刚从公司回来便见到自己的女儿气呼呼地嘟着嘴,小脸上满满都是不高兴。

  “怎么了?谁惹咱们家的小公主生气了?”,语气透着慈父般祥和。

  一旁,佣人在他回来时就在门口等候,她接过宁父脱下的外套,送去干洗。

  宁萱在听到他的声音时,差点没被吓到,第一反应就是盖上手中的屏幕,声音极其不自然,“没什么”

  似乎鬼迷心窍般,至今为止,她还没跟家里人说起那件事。

  人心叵测,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秦明月不知道,她只知道的是,在变形计节目结束之前,林晏不会被家里人认回去。

  因为一件小事也有可能引起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在秦明月填充剧情的时候,世界也会自动完善漏洞。

  天道虽然不可能掌控人心,但它可以让把控人心,不过即使如此,它也不可能做到事事顺心。

  自从上次林晏崩了人设之后,她明显能感受到天道对她的限制似乎弱了些,尽管这点微不足道,却让秦明月看到了一丝希望。

  她敛了敛眸,手指微动,听到外面传来的热闹声,才想起今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

  虽然林晏比她大一岁,可是因为秦明月早读书,所以两人是读同一年级,这也就是说高考考生里不仅有林晏,还有她。

  毫不意外,她落榜了,而林晏拿到了国内顶尖学府的录取通知书。

  秦母知道了这件事,说心里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事,但都已经这样了,这几年来,秦明月有多努力她也看见了。

  她相信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所以也就没多施加压力给她,小心翼翼,生怕刺激到她,干出什么傻事来。

  村里的人不知道她和林晏的糟心事,还把两人看成是一起的,此时却有点不看好他们两个了。

  秦明月好看是好看,可是注定只能待在村里,外面好看的姑娘那么多,林晏这小子出去了就是大学生了,哪还能看上她?

  这话不是他们想要危言耸听说的,而是因为村里有前科的。

  出门的时候信誓旦旦让她等自己,结果白白浪费了人家姑娘六年的光阴和一片真心。

  总而言之,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然而其他人考虑到的却不是这么回事了,而是秦明月配不配得上的问题。

  因为这个,几百年前她说过的那话不知又被大家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了,跟高考放榜这件事放在一起,莫名讽刺。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算听他讲一辈子题都愿意?”

  “重点的是人家想给你讲吗?连个大学都考不上,还想人家给你讲题?丢不丢人”

  林晏相信,说这些话的人中,绝对有许多人自己都没考上大学。可惜,隔着一个网络,谁都不认识自己,让人产生一种可以肆无忌惮说话的错觉。

  网吧里,他沉着一张脸,拿着鼠标的手十分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