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5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眼前,木制圆桌上已经备好了纱布和简易器械。

  秦明月扫了一圈,没见到秦母人,不知道她又去哪个婶婶家串门了。

  “所以说现在家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她心里这一思绪一闪而过。

  若是寻常时候,秦明月肯定会纳闷林晏为什么自己家里不弄,偏跑到她这儿。

  旁人不知,他们两个认识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是个左撇子,完全可以自己处理。

  然而此时她完全想不了这么多,又或者是不想想那么多,故作不知,神色自然不做作。

  去掉突然在自己家里见到他时的惊愕,她几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林晏的手上。

  粗糙的手掌上,鲜红的血滴顺着细纹划落,像是流不尽似的,即使秦明月平时帮人包扎,见多了伤口,此时却也忍不住轻嘶一声。

  “林晏哥哥,你的手怎么弄成这样了?”

  声音温温柔柔,眉头颦蹙,一双杏眼微动,隐约可见担忧,语气中蕴含着责怪和心疼。

  在说完的下一刻,她眼里闪过一丝懊恼,秦明月咬了咬下唇,朱唇明艳,白色连衣裙将腰身完全地展现出来,不堪一握。

  这一幕姝色落入林晏眼中,心中微动,

  他忍不住握了握拳,想要平息那份悸动,然而却忘记了手上还有伤。

  本来就扎在伤口上的玻璃碎片更进一步,传来阵阵疼痛。

  虽然林晏一直听村里的叔叔婶婶说秦明月长得好看,可是他习惯了她在身旁,总是不引以为意。

  这还是他第一次认真注意她的长相。

  从林晏这个方向,可以清晰可见秦明月的侧脸,白玉无瑕,隐隐透着光泽。

  黛眉清秀,一双眼睛犹为出众,五官并不大气,却小巧可人,身姿柔美,平时说话斯斯文文的,可该娇气的时候又十分娇气。

  大概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以前不觉得,如今想起,林晏怎么想都觉得她看起来十分顺眼。

  因为要上药的原因,秦明月离林晏很近,只有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

  看着她轻手轻脚,动作轻柔,生怕把自己弄疼的小心翼翼,林晏心中积郁的凉意散去了几分,生起一丝柔软。

  恰好,此时一丝碎发从秦明月脸庞散落,挡住了她的视线。

  下意识的,林晏伸出手,想帮她捋起那丝碎发夹在耳边。

  然而这个动作却在快触及到她时被躲开了,动作幅度极大,仿佛眼前之人就是个穷凶恶极,病毒细菌般。

  于是,林晏伸出的手顿住了,左手悬浮在半空,双眼微敛,遮住了发凉,冰冷彻骨的眼睛。

  察觉到他的气息变化,秦明月的眼里有丝慌乱,她连忙冲他解释道,“林晏哥哥,我不是故意要躲开的,只是…只是……”

  她说话一卡一卡的,意犹未尽。

  “只是什么?”,林晏嘴角微勾,带着无尽的讽刺,其中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嘲讽。

  他倒想听听看她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

  盯着与以前没有两样的关心面容,林晏心中冷笑了声,“她连几根头发丝都不肯让他碰一下,就这般嫌弃他的吗?”

  平淡的面容下,另一只完好的手上青筋暴起,殊不知此时他是用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这满腔的无处可发。

  见到林晏一副不说完就不罢休的样子,秦明月闪过一丝犹豫,声音迟疑,却还是将未说完的话说完了。

  “虽然……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毕竟不是亲兄妹”

  “俗话说男女授受不亲,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注意避嫌,不然让人误会就不好了”

  面对林晏越来越可怕的面容,秦明月轻戳了下手指,在眼前之人的目光下,声音越变越小,最后如蚊子般细小,消失不见。

  听着她的话,林晏怒极反笑,一个后仰直接靠在了椅背上,转了个方向,看着她。

  “注意避嫌?真是好一个注意避嫌”,秦明月不说还好,她一说,林晏心中的火气就蹭蹭蹭地往上涨,平时也不见得他这么容易生气。

  看着原本心虚,现在又理直气壮起来的人,他一个轻扯,便将不设防备的秦明月拉入怀中,不容挣扎。

  “你怕谁误会?萧誉么?”,眉眼中阴郁无比,漆黑的眸子带着某种魔力,仿佛要将人吸进去。

  清朗的少年像是变了个人,残忍的勾起嘴角,露出了本来面目。

  而从他幽黑瞳孔里倒映出的是一双心生恐惧的眼睛,看到他可怕的眼神,秦明月心中慌乱极了。

  她瑟缩了下,极力想逃离他的怀抱,却再一次被锢紧,可即使在这个时候,她的动作还是小心避开了林晏的伤口。

  “林…林晏哥哥,你别这样,你这样,我……我害怕”,边说,声音中隐隐有些哭泣。

  但处于暴怒中的林晏完全听不进去话了,他一手捏起她的下巴,阴鸷面容让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暴戾。

  “阿月,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不乖呢?”

  富有磁性的声音,薄凉中又带着不悦,

  她当他是什么?喜欢的时候口口声声的林晏哥哥一声声叫,不喜欢的时候,顾前思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林晏心底的话毫不掩饰地展露在脸上,让了解他的秦明月不由委屈起来。

  “我没有”,伴随的还有小小声的抽噎,泪水从眼角划落,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似乎以为这样子就可以让他心软,可是秦明月终究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自己。

  换一句话说,她高估了林晏的忍耐力。

  几分钟后,秦明月刚才还苍白的嘴唇此时已经红肿一片,脸上薄红,肉眼可见,原本白玉无瑕的耳尖通红一片,像是一张白纸染上了色。

  哪怕回过神来,眼神中也透着无措。

  追了林晏十几年,秦明月最过分的举动也就是拉他手,让他背自己,哪里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听到耳旁餍足的低笑,秦明月身子僵住了,就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不管再怎么擦,她总感觉身上还是环绕着他的气息。

  两个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说暧昧又不像,说厌恶又不合适。

  他们之间的变化,发现最早的人居然不是广大的网友,而是萧誉。

  作为京圈里的公子哥,他最不缺的就是前仆后继的女人。

  见多了圈子里的脏乱,所以他也越就知道一颗心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有多难找。

  在他那个圈子里,即使是公认的纨绔,就算不喜欢对方,也绝不会给人难堪。

  秦明月是个什么样的人,萧誉已经不想多做评判,但他着实有些羡慕林晏的运气。

  不为名,不为利,一个穷苦小子凭什么能拥有这么一段感情?

  外面对她的骂声那么多,他如何能保护她不受伤害?难道就凭这方圆几里荒凉的一方之地么?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过分激动,萧誉把投向秦明月和林晏两人的目光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