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反派和男主是死敌[快穿] > 第14章 变形计里的农村女
  况且,从一开始秦明月就没有后路可退。

  照她刚才那个想法,“所有人都是无辜的,难道自己就该死吗?”

  秦明月的嘴角弯起,柔和的面容添上这三分讥笑,莫名带着讽刺意味。

  午饭过后,秦母就催着她赶紧把车还了,虽然上次她也在菜市场,并且听到萧誉说的话,可是她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

  想当年,秦母也是村里的一朵花,什么人没见过,那些富家公子哥就爱玩砸钱这一套,也就只有那些拜金的人才会答应。

  之没问秦明月是怎么回事,不是因为秦母不关心她。

  正是因为太过相信了,所以她压根就没考虑到另一种可能性,按秦母所想,自家女儿还没从一段感情中走出来,又怎么可能陷入新一段感情?

  因为村里消息相对闭塞,所以她不知道外界人是怎么说秦明月的,怎么恶毒怎么来,不留分毫善意。

  而身为本人,秦明月却对此喜闻乐见,骂得越狠,说明她这个反派当得越成功,深入人心。

  新光村里,她一个人走在铺满碎沙的泥土地上,慢条斯理,一举一动皆可入画。

  虽然对她抱有恶意的人有许多,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这张脸还是很能打的。

  清纯中带着温柔,就像邻居家妹妹,她的美是那种没有攻击力,容易让人卸下防范的美。

  即使事到如今,仍有颜粉为她说话,那些黑粉可以黑她的人品,但不能黑她的颜值。

  萧誉住的地方离她家并不算特别远,走几步路就到了,追其根本还是因为她们村本来就不大。

  他现在是住在村长家里,也就是林翠花家,这时候秦明月估摸着他还没那么快离开。

  相对于周边其它房子的粗糙,眼前的这座房子看起来更加精致些,没那么贫穷,拿不出手。

  看着这栋房子,秦明月扫了两眼,随后轻叩了下门。

  林翠花听到声音,从院子里出来就看到她,难得一次居然能看到秦明月来自己这儿,她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冷嘲热讽的机会。

  “哟,我当是谁呢?什么风把明月妹妹吹来了?”,说到这个妹妹时,林翠花的语气加重了几分,显然还在记恨上次她在林晏面前打她脸的事。

  秦明月对她的话不甚在意,认识了这么多年,她什么性格自己了解的一清二楚,嘴上说着不留情面,但心地其实不坏,她也只能从嘴上找她茬而已。

  比起她以前见过的那些圣母婊的女主好太多了。

  秦明月没理会她的找茬,视线越过站在面前的人,往前看了看,没看到自己想找的人后,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随后才把眼神放在了林翠花身上,向她问道,“萧誉人呢?”

  因为那些工作人员和导演都住自己家,这些天,林翠花也听到了不少有关秦明月的事情。

  原先她是不相信他们说的话的,如今倒有些怀疑了。

  在这村里,林翠花可是把秦明月当成了此生最大的竞争对手。

  此刻,她看着跟往常无两样的女生,眼中狐疑之色尽显,“她就真的这么放弃林晏了?”,林翠花不相信。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作为情敌,林翠花可是清楚她对他的占有欲。

  平常一见到自己在场,就跟护犊子似的挡在林晏面前,防范得跟什么似的,怎么可能变卦变得这么快?

  可是事实却不由自己不相信。

  那亮晶晶,闪闪发光的眼神,林翠花也只在秦明月看到林晏时见到过。

  在她目光下,秦明月一见到萧誉人,就立刻小跑上去,白裙飘飘,格外动人。

  “阿誉”,声音婉转,带着一丝羞涩,看得她目瞪口呆,刚刚还跟她说得好好的,下一秒就变脸。

  远远的,只见秦明月伸出手想要拉住那个青年的衣袖,却又怯怯地缩回去了。

  “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萧誉皱着眉头,收起那肆意的神情,不复平常的玩笑之意,冷眼看着她,似是十分反感她的举动。

  可若是真的反感,本应该回去的他为什么还呆在这里?这恐怕也只有萧誉他自己知道了。

  虽然说林翠花觉得这一幕场景有点虚幻,但不管是不是真的,对她来说都是十分有利的局面。

  想到这里,她转了转眼珠子,瞧了瞧远处纠缠不清的两个人,偷偷向林晏家里走去。

  “是她自己送上门来被她坑的,也怪不得她”

  林翠花自以为自己的动作很小心了,却还是落入了两人的眼中。

  “这就是你想要的?”,萧誉意有所指地看着蹑手蹑脚,消失在两人视线中的人,嗤笑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秦明月露出一副什么都没听懂的神色出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她这次来只是为了还钥匙而已”

  尽管她如何狡辩,然而萧誉看透的眼神让人觉得无处躲藏。

  秦明月的目的的确是让林翠花把这消息告诉林晏,但她从没觉得林晏会亲自过来。

  能做的她都做,至于结果,尽人事,听天命。

  *

  林家,林翠花找到林晏时,他才刚刚从镇上回来,神情很不好看。身姿挺拔,与寻常无异,却似乎又多了些什么。

  林翠花看不出来,比起过去,现在的林晏让她有一点害怕。

  不过她看不出来也很正常,看得出来才有鬼了,因为林晏那多出来的正是他对权势和地位的渴望。

  他一想到在镇上听到外界人对阿月的评价,甚至是那些污言秽语,头一次觉得自己无能。

  粗粗衣裳下,拳头紧握,透着隐忍。

  在门口见到林翠花时,林晏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他跟她本来就不熟,之所以对她有点印象,还是因为秦明月挺关注这个人的。

  他抬了抬眸,见到挡在身前的人,“有事?”,声音不近人情,眼神阴鸷,俊朗的面容看不见原来的清透。

  可以说,她那个当老爹的村长气势都没这么强盛。

  若是以前,有这么个机会让他们两个单独呆一块儿,林翠花怕是会兴奋得三天睡不着觉。

  然而,这次,她只是把秦明月找萧誉的事儿告诉了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三步一回头,脚步溜得比什么都快。

  说实话,在说完这些后,林翠花心里有些后悔,总感觉这次是真坑了秦明月,但想想后又觉得没什么,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难不成林晏还会杀了她不成?

  溜得太快的林翠花自是没见到身后林晏的眼神。

  只见他磨挲着大拇指,敛住漆黑眸子,声音低沉,阴森森呢喃道,“阿月,你真是太不乖了”

  秦明月再次见到林晏时是在她家,她刚从萧誉那儿回来,一进门就见到他右手染血中玻璃渣残留,看起来特别心惊。